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富贵不能吟 > 第128章 是很乖啦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28章 是很乖啦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程如娴扭头:“我说他们又南章营了呀。我听我大哥说的,去了好多天了呢!

    “其实我和雅姐儿也想去,可大哥说我们反正也没有心思学,不让我去添乱。

    “——哎,你怎么了?”

    杜若筠怎么了?

    她像是被雷劈了!

    戚缭缭和苏慎慈居然到南章营去了?!

    该让她说什么好呢?

    阿丽塔让她去南章营,她自己犯难,被戚缭缭那么一搅更是也把这念头给掐了。

    而她戚缭缭那个不要脸的,在冠冕堂皇训斥完她,又讨好了大人们之后,转头却自己投到燕棠的南章营去了?!

    这世道究竟是怎么了?

    怎么她受委屈了有戚家那么多人护着她,她想学本事了有大把人教她,就连她告她一状,杜襄都能夸赞她!

    全天下的风头可都让她一个人给出尽了,现在连燕棠居然都中了她的邪?!

    她咬紧下唇,望着正与燕湳他们在朝阳下说话的戚缭缭,只觉再用点力牙齿便直接能咬碎了!

    ……

    这一日杜若筠都觉得五脏六腑如同刀绞。

    而巴图等人在接连于会同馆和天机楼失利之后,近段时间便不能不老实按照朝廷章程往下走。

    再加上这两日宫里又派来侍卫,说是要负责他们的出入安全,极大程度上束缚了他们的行动自由,更加让人恼火。

    “大殷皇帝虽然面上不动声色,实际上是半点亏也不肯吃,我怀疑,天机楼的事情乃是他一手策划!

    “说不定,那天夜里出现在酒楼里的那个商人,就是他本人!”

    在打发走了礼部例行来核数的官员之后,他盘腿坐在罗汉床上忧心地说。

    说完他又望着阿丽塔:“你那边怎么样了?”

    阿丽塔俯首,说道:“属下亲自在泰康坊外头盯了一个月,竟然没有拿到丝毫关于燕棠的把柄。

    “他不光是极少与人在外游玩逗留,更是除了身边近侍与坊间勋贵外,从来不曾亲近别的人,更别说是女人。”

    巴图眉头拧成了川字:“若是如此,那即便是勾引到了他也得不到别的什么好处。”

    瞄准大殷皇帝的近臣当然是要从中牟取利益。

    或者离间他们君臣,釜底抽薪,让大殷皇帝疑心他继而弃用他。

    或者是蛊惑得他晕头转向,将大殷军营里的内幕抖露一些出来,以达知己知彼之目的。

    倘若哪头都挨不着,自然就该打消念头了。

    他又问:“盯了泰康坊那么久,就没曾盯出点别的什么来?”

    阿丽塔略窘,很快说道:“日前在泰康坊外,确是曾见到颇为令人寻味的一幕,只不过……”

    她咬咬牙,便把与杜若筠见面,却遭戚缭缭砸了场子的事情说了出来。

    “武宁伯府与靖宁侯府早前曾为了两家小辈有过纷争,杜家姐妹早将戚缭缭视成了眼中钉。

    “且戚缭缭近来频频纠缠燕棠,触怒了杜若筠,属下想或许有可以利用之处。

    “然而没想到……”

    她至今也不明白戚缭缭是怎么知道她在那里见杜若筠的?

    难不成在她盯着他们的同时,她也在盯着她?

    “戚缭缭?”巴图讶了下,“就是那个扬言要砍了安达将军的腿的‘泰康一煞’?!”

    “……是。”

    巴图脸色沉了。

    说到安达这件事,他便没法儿有好心情。

    那安达可是王妃最宠爱的侄儿,这才刚露了个面就被遣送回去了,且还丢了那么大个人,他还不知道回头怎么去王庭请罪呢。

    怎么这个戚缭缭又蹦了出来?!

    他凝眉咬了咬牙,却又说道:“我们时间不多了,既然这里不行,那就不要再浪费时间!

    “先不要管那个戚缭缭,她成不了什么气候,也坏不了我们的事,还是抓紧时间盯着礼部和司礼监!”

    说着他又看过来,缓缓道:“这次负责签署文书的,还是司礼监掌印太监孙彭?”

    ……

    戚子泯说现如今巴图他们不管谁出门都会有侍卫跟随,美其名曰是护着使臣们人身安全,但谁又不知道这是为了监视他们?

    戚缭缭闻言笑笑。

    因着天热,屯营里晌午已经不出操了,只早晚清凉时练兵。

    燕棠想了想,就发令将戚缭缭他们的操练场转移到了王府的演武场。

    王府地盘大,人也不多,这倒是方便多了,戚缭缭也能省出不少时间做自己的事情。

    而她这两日已开始学习擒拿术,刚学还有些收不住手。

    第一回把庑廊下的花架子勒翻了,险些吓死了正在廊下打盹的鹦鹉。

    第二回路过三房时看到靳氏养的大白猫,看到人家猫在舔爪子,也忍不住手痒,把猫腿一攥掀了起来。

    十几斤重的猫被她弄得当场弹起来三尺高,怒瞪着圆眼嘶吼着想跟她同归于尽……

    后来家里的猫狗看到她就绕道走了。

    但是靖宁侯近来看她却越看越顺眼……

    “皇上昨儿召我进宫议事的时候也顺便说到你们,把我和两位国公爷都给夸了一顿!”

    休沐的这日他就特地让人把晨练中的她叫到了正院里,搓着手笑嘿嘿地跟她道:“我听子煜说你跟淮之学完骑射,现在又去阿棠营里学擒拿,真是很乖啦!

    “今儿我有空,你想买点什么,哥哥带你出去逛逛?”

    戚缭缭还真不缺什么。不但不缺,她还有东西要给他们。

    “我给哥嫂每人做了双鞋,你们试试合不合脚。”

    她坐在炕桌边,一面啃着蒸排骨一面着红缨把鞋子给拿来。

    靖宁侯简直不能相信!

    “……你做的?”

    他拿起那针脚细密绣工扎实,看起来长短也很眼熟的鞋子,瞪着眼张着嘴,胡子都翘了起来!

    她淡定地点了点头。

    当然是她做的。

    那天红缨说沈氏特地派了厨娘给她做饭,她就想起过来了几个月,也是时候展露出点手艺来了。

    沈氏也不敢相信,拿着那绣着她至爱的芍药花的银底紫花的鞋子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看!

    “原先让你学学女红,你前后抓针也不会超过十次,这怎么会——”

    这可不像是抓针十次的人做出来的,这像是抓针十年的人做出来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