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富贵不能吟 > 第126章 她这种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26章 她这种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她倒是忽然想起前世里程敏之的父亲也战死于沙场,程淮之袭了爵,然后迎娶了屯营里陈将军的妹子。

    “怎么会是她?”程淮之失笑,却并不再将这个话题往下继续。

    前世里他跟陈家小姐过得怎样戚缭缭不知道,但看这模样,他心里喜欢的人,应该不是他前世妻子了。至少现在没苗头。

    她也不深究,只说道:“那你想约心上人吃饭又约不到的时候,可以告诉我,我帮你。”

    程淮之不甚在意:“你能帮什么忙。”

    戚缭缭笑而不语。

    程淮之对于燕棠肯教这帮小的也是乐见其成的,毕竟燕棠确实功夫扎实,做事又专注,是他们这帮人里拔尖的人物。

    哪怕是瞧着没那么好说话些,可进了军营,你还想在后宅锦绣堆里一样被人前呼后拥地伺候着么?

    程敏之他们听说她居然打通了燕棠的脑筋,令他答应了让他们去南章营,高兴得差点没把她给抛起来!

    让古板严肃的燕棠点头答应他们这帮人的请求,那简直是他们从前想都不敢想的!

    没想到戚缭缭居然就拿一碗面把他给拿下了,她可真能耐啊!……

    就连燕湳都有点后悔昨晚把他哥怼过头了,早知道他就该对他好点儿……

    说到兴起,程敏之的两个弟弟也想去。

    戚缭缭当然乐意带着他们,但是觉得也应该提前跟燕棠说一声,自屯营里回来就还是先去了趟王府。

    燕棠听她说完来意,便把手里账本啪地丢在桌面上:“戚缭缭,我若没记错,你总共才请我吃了碗面!”

    戚缭缭立马道:“你要是嫌少,我请你吃十碗面也没有问题的!”

    燕棠简直没眼看她,把她往旁边一拨,回房沐浴去了。

    戚子煜听说她又要跟燕棠拜师,一只烤鸽子腿被他咬了一口就放下来了。

    “怎么又让他教?就不怕他半路撂挑子?”

    戚缭缭却说:“放心,这次我学的是防身的本事,肯定会尽一切努力不让他有机会撂挑子!”

    上回他废话说了一箩筐,其实不也就是怕她缠上苏沛英嘛!

    现如今苏家大定,苏士斟把中馈交给了苏慎慈,苏沛英也越发有威望,兄妹俩地位早不与当初同日而语。

    剩下的事情,不管是苏慎云也好,苏士斟也罢,他们自己已可以对付。

    能让她伸手的机会不多了。

    前两日才听苏慎慈说姚家正闹得人仰马翻,姚宗怡夹在妻子与妹妹之间成日间头皮发胀,也曾腆着脸来苏家求见过苏士斟,苏士斟没见。

    这几日他倒是在盯着宋家,宋家名下几家绸缎铺频频出事,虽没有证据是苏士斟着人干的,但除了他也没谁了。

    姚氏在娘家住的不安生,又挑唆着苏沛阳两兄弟哭着喊娘,苏士斟初初还去安抚着,后来因为安抚也不顶用,也就不曾再去了。

    外头对苏家风言风语不少,苏沛英少不得出面扭转风评。

    近日连做了两篇文章,经由素日看好他的前辈们广为传颂,舆论便又因着苏家这位品学皆端的大公子而稍稍好转。

    但好转来的风评也是给苏沛英的,跟苏士斟可没有什么关系。

    苏慎慈把府里原先忠于姚氏的那批下人逐步调开了,只除了正院里服侍苏士斟的人。

    苏士斟院里的人她没权动,这也导致了她想摸他的底的难度大增。

    不过他们也不急,目前最要紧的还是苏沛英的崛起。

    如今戚缭缭剩下的任务,就是破除掉苏慎慈与萧珩那段孽缘。

    这件事她不能不插手,避开楚王府那八年对她来说太重要。

    她自前世而来,就没有办法再眼睁睁看着苏慎慈重蹈覆辙。

    不过萧珩还得明年才会回京,这也还不用着急。

    当她用不着再“祸害”任何人,燕棠又还有什么好撂挑子的?

    ……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

    虽然燕棠仍然一副被戚缭缭给坑惨了的样子,可这日还是准时在南章营里等候他们。

    戚缭缭一来就被他束得差不多把整个上身所有线条都给勒出来的武打装扮吸引了目光。

    这也不怪她,实在是印象中他这副打扮的样子太少了,以往不是蟒袍就是甲胄,看着就很拒人于千里之外。

    哪像这样?一下子就令她想起了在小黑屋那个夜里,像是砧板上的肉一样可任人宰割。

    不过这念头也就是一闪而过,现在他是教头,她是小兵,得严肃点儿。

    近期先学拿骨。

    “拿骨就是拿关节。敏哥儿他们男孩儿可以先学,女孩儿先强身半个月。”

    燕棠把他们分成两边,然后指了背荫处的一片草地让戚缭缭和苏慎慈还有邢小薇三人过去。

    邢小薇其实已经有功夫底子,但为了陪她们俩,她也就还是从头再学起了。

    强身无非蹲马步、踢腿、练臂力等等。

    苏慎慈其实觉得擒拿这种武术不太适合她。

    她性子不如戚缭缭这样放得开,打小而来的教育使她仍有几分腼腆。

    何况她的身体比起戚缭缭来更弱,府里也不具备让她早晚练习的设施,更无人时刻指点,因此让她学擒拿,倒不如学个武器。

    燕棠就让她练练短匕招式,这样不用很大力气也能伤人。

    戚缭缭一如既往地认真。

    她心里有抱负。

    不是要挣功绩,而是为护戚家一世团圆。

    如果说最初她扎马步强身只为不成为戚家的累赘,不让他们再那么操心自己,那么这几个月时间过去,她又更加期望自己也能够与戚家老小并立站在大殷土地上。

    学武功是为了保护对她抱存着善意的人,学乌剌话则是为了更了解那场战役,也是为了更接近它。

    但没有人知道她这么认真是为什么,包括燕棠。

    他们在练功的时候燕棠少不了得盯着。

    看来看去,从头到尾竟只有戚缭缭最专心……就连苏慎慈都有些与邢小薇开小差。

    然而在他印象里,她本不该是这样的人。

    “王爷,二爷他们说想歇歇。”

    小士兵过来禀报。

    撑膝坐在小板凳上的他扫了眼满头大汗的他们,又顺势看了眼专注中的戚缭缭,说道:“歇会儿。”

    又道:“去交代伙夫,从今儿起,每日里熬些绿豆百合汤过来。”

    「记住本站网址,,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就能进入本站」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