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富贵不能吟 > 第118章 我的箭术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18章 我的箭术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姚氏当了十几年的苏夫人,出入都体面到不行,眼下哪能受这等奚落?

    自然哭闹不休。

    姚宗怡看她们打了半日也使不上劲,到最后掀了桌子才好歹让她们停下来。

    但停下来就消停了么?

    姚家这么多年全仗着苏家,眼下姚氏下堂了,也就是说姚家也没了靠山。

    姚宗怡的怒气恨意可半点也不比姚氏少。

    “把宋黎成即刻给我拖进来!”

    他砸了杯子,火冒三丈。

    宋黎成就在外头跪着,拖进来后姚宗怡对准他又是一踹。

    这里哭爹喊娘地,又是另一出戏了……

    戚缭缭他们赶到码头时龙舟赛果然已散场。

    不过这也扫不了他们的兴,看不成龙舟就去看戏。

    今儿“四煞”头回配合默契办了件大事儿,程敏之他们都觉得应该好好庆祝庆祝。

    戚家早就听说了苏家出事的时候戚缭缭也在场的消息。

    戚子煜头一个抓住她的肩膀:“听说你得能耐到爬上墙头去了?还是阿棠把你放下来的?

    “好得很嘛,原先还只是爬树,现如今都学会爬墙了!再过阵子你是不是就得上房揭瓦了?”

    戚子赫从旁桀桀地笑起来。

    戚缭缭顺嘴说道:“你们还不是经常翻墙?

    “前两天晚上子赫半夜里跟人喝酒回来,还是翻墙进院子来的呢!

    “把二嫂在二哥书房院子外头刚刚砌好的苗圃都踩碎了,二嫂念叨了一早上问谁踩碎的,我都忍着没说。”

    杨氏闻言随即冲戚子赫轻拍了一扇子:“原来是你小子!”

    戚子赫连忙捂住戚缭缭的嘴:“我哪里有踩碎二婶的苗圃?那不是野猫踢翻了墙上砖头打碎的么!”

    戚子煜拍开他的手:“你养的野猫力气能大到踹砖头啊?还不赶紧去砌苗圃!”

    戚缭缭挥手送别他。

    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苏家出了这么大一档子事,且又还是在百姓们也出入的牌坊外头小巷里,自然早就通过一夜清风传入了京师千万家的耳朵里。

    苏士斟跟朝上连告了几日假,皇帝看他早朝上位置空缺着,下了朝就把他传到乾清宫来了。

    没人知道他们说了什么,总之苏士斟出宫的时候背上都汗透湿了。

    翌日起苏慎慈就接过了对牌和账本,除去上学之外也学着管家。

    戚缭缭日子照旧。

    顾衍仍然对她诸多揶揄却又诸多宽容,杜若筠依旧看她不顺眼——从前她只看苏慎慈一个人不顺眼,现下又多了个她戚缭缭。

    不过她再讨厌她又岂能奈她何?就是能把她吞下去也得活活噎死她!

    苏家这事发生之后她也仔细捋了捋。也跟苏慎慈分析了下苏士斟的动向。

    她的意思是苏士斟这里暂不宜大动,还是先把他如此提防忌惮他们兄妹的原因找到再说。

    苏慎慈自然回府又去与苏沛英商议。

    苏沛英面朝着书架默立半晌,扭头看了眼她,没说什么。

    苏慎慈因为姚氏的失德而越发被人记起来,从前外头只知道苏夫人有个女儿叫苏慎云,哪里留意到还有个原配生的嫡长女苏慎慈?

    如此一看,当初永郡王府里请皇帝与卫贵妃为证,撇清原配子女与继室的关系是多么重要和关键。

    街头坊间对此众说纷纭,少不得就也传到了家庙里日日念佛抄经的苏慎云耳里。

    苏慎云原还指着半年一到便可回到苏家再大干一场,听到这噩耗当场就昏了过去!

    姚氏跟宋黎成通奸,这可是要把姚家宋家也给一并治了!

    她苏慎慈居然下手这么狠?!

    “父亲真的把母亲休了?当真?!”

    她不敢置信,但这种事谁还敢撒谎?

    她呆呆坐在地上,手脚冰凉。

    没有当苏夫人的母亲,她就如同断了手脚。而如今生母还跟人通奸……

    “那她的嫁妆呢?!她可给我留下不曾?!”

    反应过来后她立刻抓着下人问。

    事已至此,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了!难道她还有办法让姚氏回来吗?

    既然回不来,那她就只能为自己打算了!

    ……

    事后燕棠往苏家去过两回,出了这样的事情,想着或许有他能帮忙之处。

    但苏沛英看上去胸上成竹,行止之间沉稳持重,进衙门不过个多月,已隐隐有从容之色,面对苏家日后,他也安然得很。

    只有苏慎慈在管家上尚且稚嫩些,燕棠便派了庞辉来教她,又让她有不懂的便去跟叶太妃请教。

    叶太妃每日也闲得很,又怜苏慎慈自幼丧母,倒很乐意带着她。

    燕棠每日上晌在宫里当差,下晌去屯营练兵,事情不少,但空余的时间也有。

    这日傍晚回到府里,黎容就说:“戚侯爷回来了,王爷可以去拜访了。”

    虽然不是出征凯旋,可是对于靖宁侯的归来,戚家上下却还是极为开心。

    毕竟一家人团团圆圆地比什么都好。

    西北是苦寒之地,也仍然有特产,靖宁侯给沈氏带和二房三房都带了些毛皮。

    小辈们只有吃的,给戚缭缭的是把轻巧精致的小弯弓。她接在手里试了几下,竟然很顺手。

    “子煜说你正在学弓射,正好大营里就有擅制弓的,我就让他给做了一把。”靖宁侯端着茶轻描淡写地说。

    说完到底是按捺不住,又撩眼朝她看过来:“可算是长进了。听说马骑得很不错了?改日让我见识见识?”

    “那有什么问题!”戚缭缭说道,“等入了秋,我跟你秋狩去!”

    靖宁侯笑了下,显然并没有太当真。

    燕棠到来的时候戚缭缭就正盘腿坐在靖宁侯书房里罗汉床上把玩那张弓。

    靖宁侯把他迎进来,然后招呼她:“还玩什么,不来见过王爷?”

    又乐呵呵地拢着手跟燕棠道:“小孩子家家又闹着习什么弓射,还正儿八经地跟着敏之他们比拼,真是笑掉人的大牙!

    “——来来来,坐着喝茶!”

    “我已经满过十四岁了,不是小孩子了。看看淮大哥教我的箭术!”

    戚缭缭拿着弓走过来,然后顺手抽了只羽箭,对准窗外一棵芭蕉树,噗啦一声拉弓射了过去!

    海碗粗的一棵芭蕉,倒是也让她给射中了,虽然深度刚刚才没过箭头而已。

    靖宁侯愣了下,摊手看向燕棠。

    燕棠抖开扇子,垂眼望着茶几上的贴片儿,没说什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