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富贵不能吟 > 第096章 授受不亲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96章 授受不亲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很快到了泰康坊,燕棠与侍卫们拦截住追兵,厮杀了一阵,等马车在掩护之下顺利进入牌坊之后,随即掉头顺着前路往街头奔去!

    路是往西边去,往走出不远便是海子河,过了海子河人烟渐少,马速随即慢下,身后成片马蹄声清晰入耳。

    乌剌人本擅骑射,那天机楼又有他们的巢窝,能在短时间内寻到马匹追上来并不奇怪。

    但是在大殷的都城里他们也敢如此肆意地追杀大殷子民,这也太猖狂了!

    “分几个人潜去他们后部阻住退路,围起来!”

    燕棠在河畔一片较宽敞的空地上勒马,随后带着戚缭缭翻身下地。

    很快两厢已经开始交战。

    戚缭缭虽然刚才“懂事”地没闹着要在牌坊口下马,但此刻被卷入这样的厮杀场中也是无奈得紧。

    “我怎么办?!”她大声问燕棠。

    “跟着我!”

    戚缭缭就跟着他。

    平时她一点也不觉得自己动作笨拙,可天杀的眼下却只恨不得自己能多长两条腿!

    ——这些人身手都太快了!她小跑着都跟不上他们突来的一个转身!

    “要不你把我送树上呆着吧!”她大声道。

    燕棠哪有功夫送她上树?

    抽空觑了眼她,随即飞身将她送到了马背上!

    大伙都是地上缠斗,倒是无人分心来顾及马背上坐着的毫无杀伤力的她。

    对方约摸十八九个人,燕棠这边总共是二十一个,对方虽然骁勇,但也耐不住侍卫们与燕棠配合默契。

    戚缭缭只听得耳边呼呼声响,血腥味一"bo bo"地涌入鼻腔,惨叫声不绝于耳……

    如此也不知过了多久,面前刀光剑影渐渐稀疏,厮杀才终于停止。

    “完了?”

    她抬头看了看,好家伙,面前一片倒下的,间或几个还在垂死蠕动,然而转眼也被插了刀趴地不动了。

    “害怕就背转身!”

    才刚杀停手燕棠抹了把脸说道。

    “不怕。”她翻身下马。

    燕棠以剑支地,匀了口气看向前方。

    侍卫们正在清场点数,死的人都是该杀不假,但总得翻翻看是否有什么别的发现。

    鞑靼人体力强,性子勇猛,这是事实,跟他们近身相搏绝不是件轻松的事情。

    戚缭缭望着凌乱的场地,忽然问燕棠:“你上次中"mi yao",是不是刚才那个女人下的手?”

    正拿袍子擦剑的燕棠顿了顿。

    戚缭缭望着他瞬间变难看的脸色笑起来。

    “那个女人也是乌剌人,你们既然一来就把她们制住了,足见是早有准备。

    “上次你死活不肯往外吐露你中过"mi yao",是因为不想让外人知道你出过任务。

    “而你真正不想让人知道的原因,是与你同出任务的人还有皇上。

    “所以你宁愿替我背下打杜若兰的锅,也宁愿受我的威胁也要拿回那把匕首,就是怕我哥从那匕首上顺藤摸瓜探知些什么。”

    燕棠并没有想到她心思这样敏锐。

    他轻睨了她一眼。

    戚缭缭又说道:“你这样忠心又能办事的臣子,难怪皇上喜欢事事都把你带身边。

    “只不过我还是不明白,这么点实在算不上大的事情,皇上为什么会亲自出马?”

    燕棠蓦然想起来皇帝拿出来的那块玉。

    他自小跟着父亲在宫里出入,与皇帝关系称得上密切,也从来没有见过那块玉。

    有什么秘密吗?

    但他并不能把心里的疑问告诉一个成天斗鸡走狗的纨绔小姐。

    哪怕她刚才这番分析也算有理有据。

    “圣上文韬武略,样样过人,乌剌嚣张,他就是亲自出手教训教训也正常。”

    他淡淡道。

    戚缭缭不置可否,末了忽然看过来:“原来你蓄上胡须时是这个样子。”

    燕棠面沉如水,伸手将胡子扯下,顺手将脸上的疤也给撕了。

    戚缭缭望着他脸上的血,忽然又问:“你从前杀过人没有?”

    印象中他就是那个一年到头头发丝儿都不会乱上半根的讲究王爷,做什么都遁规蹈矩。

    而眼下他却发髻微乱,浑身沾着血的他看起来凌乱又不羁,散发着颠覆原有印象的血性。

    燕棠望着夜色,半日道:“杀过,在西北。有一天夜出,半路有人偷袭,对方两百人围剿我们八十个人,我侥幸活着回来了。”

    戚缭缭忽然想起来,他当中有一回是曾去西北屯营呆过半年的。

    原因是他拜的几个师父有两个恰巧那半年奉旨去西北驻守,而那段时间正好是胡虏们挑事的期间。

    也似乎隐约听他提到过这么一嘴儿。只不过那会儿的她对这些毫无兴趣,因此印象不深。

    “并不是侥幸吧?”她望着正清点着的侍卫们,“两百个对八十个,若不是求生欲,怎么做得到?——后来回来多少个?”

    “十个。”燕棠目光略有沉黯。

    戚缭缭也没再问下去。

    战争本来就是残酷的。

    “能有人活着,死去的人才有价值。”她扯了扯嘴角。

    燕棠目光微凝,扭头看她。

    “还有帕子吗?借我擦擦脸。”她抹了把脸上,看着手上沾了血迹的帕子说。

    他自怀里掏出来递过去,看着她淡然若素的脸,语气也不由退去了素日的冷冽:“先前的事——”

    戚缭缭抬头。

    他静默了半刻,说道:“斩那胡虏女人胳膊的时候,还有刚才带你骑马——对不住。”

    斩其其格胳膊的时候他把她牢牢扣在胸前,刚才骑马也是两人共乘一骑。

    戚缭缭回想起来,随后眼一弯,慢吞吞地擦脸:“对不住有什么用,男女授受不亲。”

    他凝眉。

    她抬头道:“按常理,你是得对我负责啊!”

    她也没说错,换上杜若筠试试?

    “戚缭缭!”他加重音。他明明只是情急之下的举动……

    戚缭缭笑起来:“连皇上和侍卫们都看见了,我会说不清的。到时候舆论会逼得我无路可走,可能我会忍不住悬梁自尽以证清白……”

    燕棠简直无语。

    但终究也是他主动碰的她……

    想了想,他凝眉道:“我会交代待卫守口如瓶,皇上那边你更加不用担心。”

    “可是人在做,天在看,老天爷知道的。”戚缭缭说。

    燕棠横眼睨过来。

    戚缭缭笑着把擦过脸的帕子丢给他:“瞧把你吓的!——赖不着你!赶紧走,我还得赶回去邀功呢!

    “看在我今儿帮了你们的份上,帕子你就自己拿回去让人处理吧。

    “回头我嫂子们看到我带着男人的帕子回去,指不定又得数落我。”

    她边走边说道。

    燕棠接着帕子,原地站了半日却才抬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