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富贵不能吟 > 第093章 是非之地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93章 是非之地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一笔也写不出两个戚字来,就不能不提嫁人这茬儿么?

    一个个都看准了她嫁不出去是怎么着?

    “小二。”她招手把人唤过来,然后问:“你们这儿有个姓江的厨子是么?”

    小二道:“那是我们后厨的掌勺大师傅,姑娘莫非寻他有事?”

    “我就问问这江大厨他收徒么?”

    小二搔了搔后脑勺,又上上下下地打量她,寻思这位也不像是能抡锅铲的模样……

    “不是我,是他!”戚缭缭指了指戚子湛,“这是我侄儿,他慕名而来。”

    “是这样!”小二释然了,腰身挺了挺,指着后院方向道:“那你们得去后厨问问。

    “不过咱们这儿的厨子都是咱们大东家专门自别处挖来的,便是收徒,那规矩肯定也大,价钱也不低。

    “你们要是有这意思,还得有个准备!”

    戚缭缭没跟他多废话,称了谢,便招呼戚子湛去后厨。

    天机楼的后厨也很壮观,酒楼与客栈中间的院子的南边,一溜过去约摸三四间房的地儿,全是厨院。

    厨院门口是有人把守的,看到戚缭缭俩人走过来,立时沉脸喝斥起来,一脸横肉,凶得很,看到小姑娘也不例外。

    她客气地说明来意,那两尊门神才总算面色缓和了点。

    其中下颌上长着颗大痦子的指了指东边角门,让从那边进去第三间找二掌柜问。

    戚子湛非常激动:“这个我去就成了!这里全是些冒着铜臭味的商人,可别薰坏了小姑姑您!

    “您就回位子上等我就就成了!——翠翘千万好生伴着姑姑!”

    说完已是按捺不住地进了角门。

    自厨院到店堂又有一段不算短的距离,沿途总有人来去,操着各地的方言。

    这是与戚缭缭两世的生活都算遥远的一种氛围,不过倒是挺新奇的。

    然而才走了两步她就不能动了。

    远处店堂门口这时候正自门外走进来三四个人,仿佛是路过前来打尖的商贾。

    可当她看清为首的那人面目,再看看他身旁那蓄着络腮的的高大身影,眼睛忽然就张成了铜铃大……

    即便二人易了装,可为首那油滑的“商贾”这身打扮她却是曾经见过的,以她前世里皇帝儿媳妇的身份,要认出他是皇帝来并不难。

    而他既然易装在此,那么他旁边那个哪怕是粘了丑了叭叽的大胡子,浑身上下也依旧透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气息的人,联想一下他是谁,也很容易了!

    这可新鲜了,他们俩居然也会来这里凑热闹……

    “客官可有预订不曾?小店暂时席位已满——”

    燕“管事”没等小二说完就报了去处。

    戚缭缭脑子飞速转了转,然后身子往旁边一避,藏在了楼梯下的角落里。

    听得脚步声不紧不慢地上了楼,又往东边廊子下而去,她才又走出来,远远地一望,他们停在桂字号房门前。

    “小姑姑怎么还在这儿?”

    戚子湛不知什么时候到了她身边,轻拍了拍她肩膀。

    “怎么样了?”她问道。

    “嗨,没戏!”他手一扬说道:“他们收徒是得在店里帮厨的。

    “帮厨我倒不怕,关键他们得签契约,学成之后得在这里至少帮厨三年。

    “我好歹是个将门之后,主职是保家卫国,怎么能投上三年时间在这里?我爹一定会打死我!”

    这么一说戚缭缭也觉得这事有些悬。

    戚家还得齐心合力先干掉乌剌呢!

    也就先不说了。

    回来坐下后她又凝神听了听楼上动静,燕棠他们在这里的事她也决定暂时先不说。

    皇帝贵为天子,无事绝不会乱跑出宫,更不会易装跑到这里来,来则必有要事。

    只不过她却猜不到会是什么事,居然会劳动他堂堂天子御驾亲行……

    反正不管怎么说,既然是很要紧的事情,那她当然要保密。

    ……想来想去,是非之地,她最好是早走为妙。

    这么说着她就催道:“赶紧催上菜,吃完快回去,天都黑了。”

    戚子湛抗议:“这都才来……”

    ……

    燕棠对于皇帝执着地要参与天机楼这桩任务也是心有疑惑。

    不过圣意岂可随意揣测?

    他与皇帝进了桂字号房,约的人已经来了,两名着乌剌服饰的侍女拢手立在门内。

    屋里长条桌后也站着几个侍女,而桌畔则坐着个身段适中的穿着讲究的年轻女人。

    她的左右两侧立着一男一女,那男人见到皇帝,即与这女人说了几句什么,这女人便就点点头,让他们退了下去。

    然后微笑着抬起眼,说道:“袁掌柜好久不见。”

    “是啊,其其格小姐别来无恙?”

    皇帝笑微微地摇扇坐下,并且倜傥地冲她看过来。

    其其格吃吃地笑着,伸手给他递了杯茶,手指有意无意地在他手背上拂了两下:“我倒是没什么大恙,不过是犯了些小病,哪里值得袁掌柜惦记。”

    皇帝笑道:“哦?不知道是什么病?”

    其其格凑过来,妩媚地压低了声音:“相思病。”

    皇帝哈哈大笑。

    他身后的燕棠轻轻别开脸,凝眉望着地下。

    其其格又说道:“上次袁掌柜说有位在军中的亲戚想买私马,怎么后来就没音讯了?

    “近来我这里倒是进了批好货,掌柜的来得巧。”

    皇帝笑笑地扶着杯子:“其其格小姐都需得身边人提醒才能想起我来,我又怎么好意思总是来登小姐的门?”

    其其格手攀上皇帝胳膊:“袁掌柜真会说笑。”

    说完又挂在皇帝膀上:“不知道袁掌柜这位亲戚,是在军中任什么职务?

    “说给我听听,我也好斟酌斟酌推荐什么样的马匹。”

    皇帝没直接回答,反倒是慢吞吞地笑着冲她伸出手:“马的事儿先不说。

    “我会诊病,尤其是相思病,你先把手给我,我来看看你病情如何?”

    其其格盯着他看了会儿,便就风情万种地把手搭上了他手心。

    皇帝握着这只手,笑微微的凤眼陡然间一凛!

    随即他周身寒意四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猛然间翻过来扣住了她的手腕!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