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富贵不能吟 > 第092章 你的嫁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92章 你的嫁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程敏之他们来了两日,两日都被赶出堤岸呆着,对此很有怨言。于是纷纷说第三日不去了。

    结果第三日下晌她在黄隽那里还没上完课,他们仨就提溜着几包吃的喝的过了来。

    “反正呆哪儿不是呆,索性哥几个带上口粮去河堤上消遣去!”

    谁说纨绔子弟一无是处?瞧人家带活了街头多少商贸……

    更绝的是邢烁还带来了腌渍好的羊肉以及烤肉架!

    真想把戚子湛给他们聘过来,指不准每日里在这儿支个烤肉摊,还能赚一笔回去……

    出乎燕棠意料的是戚缭缭练习的时候居然称得上认真,并没有如他之前所提防的那样全无正经。

    如此他也就暂且敛去了本来的防备,专心地教,这两日已是可以自己顺利上下马,并且拉着缰绳慢慢地沿着河堤溜达了。

    看在这份上,如此日日冷眼瞧着堤岸上只差没把戏台子搬过来的那一伙,也忍了。

    这日晌午才刚巡完一路回来,黎容忽然就匆匆跑来衙署找到他。

    “有天机楼的消息……”

    ……戚缭缭正在黄隽那里上课,忽然就接到燕棠着人传话,说他临时有事,今儿骑马就取消了。

    紧凑的时间忽然就空了一段下来。

    黄隽看她头疼着时间怎么打发,就试着提议:“程二爷他们想约姑娘去看戏,等了有些日子了。”

    戚缭缭笑望他:“你去吗?”

    他忙低头:“不……”

    “一起呗!”戚缭缭伏桌看过来。

    黄隽把脸埋到了胸以下:“在下还得赶回去照顾老祖母。”

    “你祖母怎么了?”

    “……本来就腿脚不好,前儿下台阶的时候脚崴了一下。”

    “严重吗?”

    “不,不严重。”

    戚缭缭想想他近日下了课便慌忙往家赶的样子,哪可能不严重?

    便把翠翘叫进来:“让车夫去把常给咱们家看跌打的那位老军医接到黄家,看看老太太的脚。”

    黄隽慌忙阻拦:“使不得!在下不敢……”

    “你慌什么?”戚缭缭笑,“又不是我亲自去看。”

    ……

    程敏之他们并没有时间去看戏,因为他舅舅回京省亲了,他得跟他爹娘去探望。

    四人组里缺了个人,往往各种活动就自动不成立。

    戚缭缭觉得这是她注定孤生的一日。

    然而才走到庑廊下,戚子湛迎面就兴高采烈地跑过来:“小姑姑我请你吃饭吧!”

    戚缭缭拢着手欣慰地望着他:“我们家小六超越哥哥们率先找到意中人了?”

    “不是!”戚子湛郁闷地瞥她。

    接而又来了劲:“是我打听出来了,太湖楼的厨子是跟天机楼的厨子偷的师,我请你去那里吃晚饭,顺便也去偷偷师!”

    ……乾清宫。

    “巴图昨夜里到过天机楼,与其其格碰过面。

    “而今日一大早,其其格在首饰铺子里‘偶遇’了兵部员外郎汤祺的夫人。

    “其其格声称赔罪,给汤祺的妻子所购的一对玉镯子付了账。”

    乾清宫里燕棠跟皇帝说。

    皇帝正在摇扇子,沉吟道:“他们按兵不动了那么久,现如今终于开始向朝官出手了?”

    “应该不光如此。”燕棠说,“既然他们在相互配合,臣以为那么他们定然还会动些心思在这次出使上。

    “乌剌那边才进京就暴露了一个安达,如果不想前功尽弃,令此番计划泡汤,那么他们只能集中精力让大殷栽个跟头。”

    皇帝哔地收了扇子:“管他们什么计划!既是有把柄了,那就先把这其其格给端了再说!”

    ……

    京师的天机楼是个很有名的存在,不但有规模很大的店堂,而且还有条件施设上佳的客房。

    听说掌柜的是个汉人与鞑靼人的后代,年轻时曾经闯荡江湖,成家之后便就带着妻儿在京师盘了地头开了这家铺子。

    所以出入的人各条道上的都有,汉民或者是鞑靼商人,很多有身份的江湖人甚至把它当成了互通消息的联络点。

    有鞑靼人的地方,戚缭缭当然有兴趣,更何况她正值那么无聊的当口!

    ……半个时辰后她便与戚子湛戚子渝在好不容易找到的刚结完账的一张桌子旁坐下来。

    “一壶水蜜桃汁,一份梅子酱,然后荔枝烧肉,笋焖五花肉……”

    戚子湛点了一大堆。

    “吃不完咱们就带回去,我慢慢研究!”

    等小二走了之后他偷偷亮出他带来的几个带盖的小瓦缸。

    看了眼四处,又闻了闻空气中飘来的菜肴香,他又说道:“可惜四哥五哥没口福,偏赶在这时候去了门,不然来凑个热闹该多好!

    “到时候大伯一回来,咱们又没机会这么乐呵了!”

    戚缭缭举目望着四处,顺口说:“没事儿,改日我再请你们来吃!”

    这天机楼她前世里也来过一次,是跟萧珩来的。

    他少时跟着清缘寺方丈在黄山脚下长大,回京了想念正宗徽帮菜,每每思之而未得。

    恰好天机楼里为了应对五湖四海的食客,请来的厨子里恰好就有人擅长徽菜——确实还挺不错的。

    眼下店堂里人挤人,多数衣着讲究却显随意,桌桌客人高谈阔论,并不如别处酒楼那样拘束。

    这其中还夹杂着许多外邦人的交谈。

    他们神情放松,同桌的也不乏汉民,这样的融洽景象在燕京倒是不少见。

    她接过戚子渝倒的茶润喉,然后问戚子湛:“你就打算这样暗搓搓的偷师?怎么不直接找人拜师?”

    “我倒是想啊!可这是人家糊口的本事,人家能随便收我么?!”说到这个戚子湛就叹气。

    “我已经打听过了,这个厨子姓江,住在南城马蹄胡同。

    “人家虽是个厨子,却住着三进的宅子,家里还请着下人,可见凭着这手艺没少赚钱。

    “你说我去跟他拜师,得出多少钱?就是我出得起,人家还不一定要呢!”

    戚缭缭倒还真不知道这世道行情。

    不过她不缺钱,倘若只要出得起价钱这厨子就肯收他,那倒也不妨去试试。

    反正上次从杜家荣家还白得来十万两银子呢。

    什么时候花完了,再想办法去“劫富济个贫”也就是了!

    但戚子湛不肯:“我娘说了,那钱是给你当嫁妆的。小姑姑得靠着这钱嫁人,我怎么能用这钱?”

    身为长辈的戚缭缭刚刚生出来的那点慈爱之心刹时又被浇灭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