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富贵不能吟 > 第091章 别带歪她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91章 别带歪她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每每这个时候,她内心里都会涌出深深的无力感。

    她不明白他们正当的抗争怎么会变成做错?

    既然世间有规矩定例,那苏士斟违反了这些规矩定例难道不能说是错吗?

    他们生而为人,难道就没有权力资格争取应属于他们的权益吗?!

    “以后若有人再跟我说要从孝道,我可不依!”她气愤地说。

    “好了。”苏沛英忽然又轻拍拍她的肩膀,温声笑道:“性子这么急,怎么得了?我还没说完呢。

    “哪里个个都是这么样的人?也有好些是拎得清的。更且还有,国子监祭酒陈文辉大人素来欣赏我的文章。

    “陈大人虽然一向不揽这些所谓的抱不平,但他愿意提携我。

    “明日他去吏部尚书胡大人府上约茶,到时候他会带我同去,把我引荐给胡大人。”

    苏慎慈刚才还乌云笼罩的心情立时就云开雾散……

    “当真?!”

    “那还有假?”苏沛英笑道。“陈大人与胡大人是多年好友,又曾做过我的恩师,总不至于哄我。”

    苏慎慈拍拍胸口,回想起刚才的冲动,又不好意思地笑起来。

    “我就是太想快些脱离苏家掌控了,一听到他们说起这些话就来气!——哥哥也是,说话大喘气,早跟我说不就得了?”

    害得她差点对人性失去希望了都……

    翌日放完学,戚缭缭才刚到家喝上老六榨好的一大壶的桃汁儿,苏慎慈就高高兴兴地来了。

    “好消息!我哥哥要入职了!”

    戚缭缭手一抖:“入哪儿?”

    “国史馆,管史书卷宗!”苏慎慈脸上洋溢着鲜活耀眼的光采,“是通过国子监祭酒陈大人托吏部胡大人帮的忙,再过十来日,就可以正式上任了!”

    听到国史馆,戚缭缭不由有些失望。

    国史馆管史书的差事不过是个小官吏,几乎跟仕途不大沾边,她以为有皇帝上回那席话,再怎么苏沛英也能在六部谋个职缺呢。

    这若不走仕途,将来又怎么跟苏士斟?

    到底还得苏沛英自己手里有锤才能砸得死那窝蛇鼠,她如今是个外人,即便有侍仗也只能是辅助。

    “怎么了?你不替我高兴吗?”苏慎慈瞧出她神色,诧异地说。

    “不……当然高兴!”戚缭缭搓手笑了下,“我就是在想该怎么庆贺庆贺才好。”

    苏慎慈挑眉望着她。

    她清了下嗓子,这才又正经道:“我只是觉得沛大哥屈才了。是不是托的人不对?”

    说到这里,苏慎慈脸上的兴奋劲儿也退去些了:“哥哥只提出想留在京畿入职。

    “陈大人说翰林院那个暂时不能强求,照我们眼下的情况,国史馆的差事较安稳,也便于精修学问。

    “他说若是万一没有旨意下来,就让哥哥先在那儿呆着,回头有些资历,他再找机会让他去国子监。”

    国子监祭酒陈文辉也是个正派人,不会害他,不过他不能深刻明白他们处境,难免保守。

    戚缭缭想了想,倒了杯果汁给她:“瞧这天热的,先润润喉。”

    如今皇帝虽然训斥过苏士斟,他有了束缚,但清官难断家务事,皇帝也不能时时盯着。

    他这个当爹的只要一日是他们的爹,要想背地里做点什么也很容易。

    说到底还是得苏沛英尽快崛起,才能真正掌控他们的命运。

    要成长,那就得进机要。

    “你爹那折子写的怎么样了?”她忽然想起来。

    那天回府后苏士斟虽然把姚氏母女都送出府了,但他又哪里是因为良心发现而悔过?

    不过是为了应付皇帝而已。

    次日就听说果然那折子让皇帝给打了回来重写,这几日也没顾得上问她这事怎么样了。

    “早上拿着去了宫里,这几日熬夜在写,不知道会怎样?但瞧着可是老实多了!”

    说到这里苏慎慈抿嘴笑起来。

    说完端起杯子轻嗅了嗅,又尝了一口,咦道:“这是水蜜桃做的么?挺好喝的。”

    戚缭缭又给她添满:“喜欢就多喝点儿,这是子湛做的,他手艺好。”

    “说什么呢?老远就听到你们姐俩叽叽咕咕了。”

    正说着,戚子煜笑微微地和戚子卿走了进来。

    苏慎慈连忙站起来喊哥哥。

    戚缭缭扯扯她衣角:“没听他们说咱们是姐俩么,你跟着我叫名字就成。”

    戚子卿戳她的小鬏鬏:“人家阿慈可有礼貌了,把她带坏了,仔细沛英饶不了你。”

    “不不,还有阿棠!”戚子煜抱着胳膊笑:“我觉得阿棠更可怕点儿。

    “沛英最多皱皱眉头,可谁要是把阿棠这位可爱的小青梅给带歪了,他能饶得了她吗?”

    苏慎慈为难地看着他:“子煜……”

    ……

    戚缭缭仔细想了想,觉得皇帝对苏沛英还是挺赏识的,毕竟他当初也是凭真才实学考取的进士。

    但是要让他堂堂天子经过这么一件事,就对一个新科进士主动地付诸太多关注也是不太可能。

    他老人家日理万机,朝堂上如今也不乏饱学有才之士,并不见得非要稀罕他。

    苏沛英能想到去求助陈文辉可见也是有了想法,然而还是没找太准。

    照她说,他就应该直接从皇帝或者太子这边动心思。

    皇帝太子父子俩一条心,既是皇帝赏识的人,太子必然也不会轻视。

    不过这也有个问题,没有合适的人搭桥。

    皇帝太子身边要紧的人向来行事严谨,不沾这些是非,不要紧的人也没那个能耐。

    苏沛英自己跑去递折子见皇上,反倒很可能把皇上对他的那点好感都给打没了。

    不过至少如今已经确定能留京,总算是没有了后顾之忧。

    只要能留在京师,那么日后总归是有大把机会的。

    这一点陈文辉说得很对。

    ……

    一晃戚缭缭已经连续跟着燕棠学了好几日。

    燕棠虽然仍是惜字如金,不曾有什么好颜色,但终归是没有再像故意不给她水喝一样针对。

    准确地来说他教的还挺仔细的,就连程敏之他们事先担心的是他在挟私报复什么的,也压根没有。

    当然,你也不要指望他能有多诲人不倦就是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