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富贵不能吟 > 第089章 将门虎女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89章 将门虎女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程敏之他们简直望眼欲穿才等到他们回来。

    一看燕棠脸色简直跟戚缭缭吃了他这老僧许多豆腐一样臭,立时又老老实实地憋着什么话都不说。

    一直等到回到承天门下分了道,才又开始七嘴八舌地问起戚缭缭安好与否。

    戚缭缭除了渴了点之外,别的还真没有什么不适。

    回到府里,家里上下也是十分关注这个问题。

    戚子煜第一个到她面前听她的呼吸,查她的脉搏,确定没事才退到太师椅上去抖二郎腿。

    燕棠没与他们同路,回到承天门下时临时又进了宫,因为皇帝忽然传旨让他去御书房。

    “天机楼那边情况如何?”皇帝摇着扇子坐在炕头上问。“有些日子没听到他们消息了。”

    燕棠道:“近来巴图那些人因着行为受限,并没有机会与天机楼那伙人接触,如此也没有什么痕迹露出来。”

    皇帝点点头,停下扇子道:“安达的身份已经确定是乌剌王妃的侄儿无假,但他此行属不属大将军孟恩所派还未可知。

    “暂且也不必理会他了,撤掉多余的禁卫,不用再羁押他,明日便将他遣送回乌剌去。”

    燕棠领旨。

    皇帝又道:“他们来的这批人,可还有如安达一般混进来的?”

    “目前已经筛选过两遍,倒是未曾有发现。”

    “那就好。”皇帝沉吟道,“便是有漏网之鱼,在这番清查之下,他们也必将收敛些。

    “——既如此,那过两日下来就解了会同馆的禁令,让他们照常按程序朝贡。把情况随时监控好便是。

    “天机楼那边盯紧些,挑个空儿,咱们再去会会他们。”

    燕棠称着是。转而他又凝眉看向上方:“天机楼那边,臣以为皇上不必再御驾出马。

    “虽然京师内城防卫森严,可皇上易装而去,对方毕竟没有什么顾忌。

    “臣带着侍卫去,定将皇上想办的事情办成便是。”

    皇帝笑了下,摇着扇子起身,踱到帘栊下站定,望起对面墙上挂着的一幅塞外雪景图。

    殿内忽然安静下来。

    过了半晌,他才又慢吞吞吐出一句:“朕必须去。”

    ……

    翌日大清早地,进园子里晨练的戚缭缭就见靖宁侯与戚南风也在荷花池畔唠磕儿。

    “说什么呢?”

    她活动着筋骨凑过去。

    靖宁侯拢手嘲她:“真是怪了!往常总要睡到太阳晒屁股才起床,近来倒是起得比鸡还早了!”

    “因为你说我嫁不出去,所以我要多锻炼,避免睡得太多长太胖真没人要啊!”

    她顺势拍了拍她那柳条儿似的腰。

    戚南风嘁地一声笑起来。“男人才不喜欢你这样干巴巴的,都喜欢有肉的。”

    戚缭缭哈哈道:“那是你们老男人才喜欢有肉的,年轻的少年郎们都喜欢苗条的。”

    老男人们瞬间拉下了脸。

    戚缭缭正色:“我刚才好像听到你们会同馆?会同馆又出什么事了?”

    戚南风咳嗽着,说道:“没出什么事,就是昨儿晚上皇上下旨撤了巴图他们的禁令了。

    “那个安达确实是乌剌王妃的侄儿,大哥昨夜收到旨意,皇上着他与朝中使臣带领五百精兵遣送安达至西北。”

    戚缭缭微顿:“大哥亲自去?”

    “到底是个王亲,又是个不老实的,路上出点什么差池大殷难免沾灰,自然是我亲自去才放心。”

    靖宁侯说到这里也惯性地恢复了他大将军的本色,不但神色沉凝,日常漫不经心的目光也倏然间变得锐利起来。

    戚缭缭又道:“那你要出关么?”

    “不用。”戚南风说,“到时候贺楚那边有人来关外交接。送到西北屯营就成了。”

    戚缭缭这才放心。

    不然照贺楚他们那狼子野心,若是出了关去,谁知道他们会不会出什么夭蛾子?

    想来皇帝也是考虑过了的,在自己的地盘上,自然不会有什么意外。

    然而早饭后,看到披上了盔甲帅气得令沈氏眼里直冒星星的靖宁侯,她又忍不住说道:“我也想跟大哥一起去边塞。”

    “你去凑什么热闹?”靖宁侯乖乖地任沈氏给他整衣襟,压根没想搭理她。

    “我跟着你,帮你端饭送茶洗衣服!”她努力地凑过去。“我是将门虎女,也应该去闯荡闯荡!”

    “我有勤务兵,还有十几个护卫!”

    靖宁侯接过沈氏递来的包袱转给身边护卫,又回头道:“想闯荡?你先把你自己的事弄顺溜了再说!

    “还‘将门虎女’呢,你都‘泰康一煞’了还当什么虎女?

    “瞧瞧都什么时候了?还不去学堂?我还有事要叮嘱你大嫂,你赶紧走!”

    ……

    被嫌弃的戚缭缭这一天都觉得有伴侣的男人特别碍眼。

    ……

    入了夜的会同馆,巴图带来的几个近随都聚集在他的房里。

    “将军应该已经走出有百余里了,这是我们的失策!”他手搁在书桌上长吐气说。

    “我们还是低估了大殷,将军这一被遣送,无论如何,我们理亏的事实已经摆在面上了。

    “来日即便是再有纷争,他们也不算全无道理。”

    有勇士站出来说:“难不成他还想借这么点事跟乌剌发兵不成?

    “大殷兵力虽多,但真正能抵挡我们草原铁骑的可不多!

    “大人别忘了,咱们孟恩大将军手上正训练着一支奇——”

    “闭嘴!”巴图突然瞪过来。

    他抚案而起,怒斥道:“既知道这个‘奇’字,那么这样的话从此以后再也不要挂在嘴上!”

    勇士面有惶色,躬身退下。

    巴图扫视着面前众人,沉声又道:“来之前可汗就说过中原人极之狡诈,这次也算是给我们提了个醒,如今禁令虽是撤了,我们也不知道暗中有无人监视。

    “你们都给我仔细些,若是再出了篓子,我可不保证你们的死活!”

    众人俱都凛声称着是。

    巴图缓了口气,返身自桌上拿起摊开两张薄羊皮又道:“可汗有新的消息来,嘱我们与其其格她们配合好,以达成此行目的为重。

    “正好如今禁令已撤,你们都看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