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富贵不能吟 > 第086章 先生不错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86章 先生不错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又没下毒,有什么不敢受的?”

    “不是……是侯爷已经许了重酬给在下,在下不敢再受姑娘馈赠。”

    话是没错,可他又怎么能忘记面前这位姑奶奶是个偏不那么守规矩的人?

    戚缭缭抬头扫了他两眼,半伏身敲了敲桌子:“你怕我?”

    “不……”

    ……好吧,严格说来,好像又有那么点儿。

    衙门里向来八卦多,尤其是他们这种非政要衙门。

    平时往来的重臣很少,就是有公文传送也是着衙吏们过来,官吏们自然得闲就天南地北地乱扯。

    黄隽家里是迁进京的,在京师毫无根基可言。

    十年寒窗苦读,好不容易拿到个功名,四处奔走想谋个好些的差事,也是庆幸命好,碰巧四夷馆缺人,他才得以进来。

    此处油水不多,但远离纷争,如此倒也安稳和乐。

    他这样的小吏素日里没有充当话题中心的资本,却旁听了不少京城里的大小消息。

    前些日子戚缭缭在会同馆杀出一个“泰康一煞”的名头,昨日在郡王府又开揍了苏家的小姐,很是威风了一把。

    早上同僚们说起这个的时候,还有人拍着他的肩膀嘱他自求多福,千万别一不小心开罪了这位姑奶奶。

    他黄隽但求家人平安,能小康度日而已,哪里的胆子敢跟这位走得过近?

    “不怕我为什么不吃?”戚缭缭笑着问。

    “……姑娘雷霆气势,在下确是有些敬畏。”

    “既然敬畏,那我带来的东西你不吃,就不怕我记恨你瞧不上我带给你的东西?”

    黄隽有些怔然。

    戚缭缭觑着他,又笑着捡起书本:“吓唬你的。”

    说完又道:“几口吃的于我来说不算什么,就当是犒劳你授课时的用心,没有什么受不得。

    “我戚缭缭虽然浑,但尊师道长几个字还是晓得的,你不收也随便你,就放那儿吧,回头我带走便是。”

    她曾从靖宁侯嘴里听说过这先生的几句境况。

    详情不甚很了解,但看他浑身朴素,除去官服外,鞋子是粗布制的,身上也没见有什么值钱的佩饰,想必家境实在窘迫。

    虽是赚了靖宁侯许的那份束修,但想来拿了钱也绝不会去置办这些吃的。

    她知道读书人都多少有几分傲气,他若实在不肯受,她当然也不会逼他。

    黄隽听完她这么说,却觉脸热起来。

    想她一个姑娘家尚且如此大方磊落,他是个大男人,反倒为几口吃的这般扭扭捏捏,实在不堪。

    想想遂躬身跟她作了个揖,默不作声将食篮提到旁侧先放下,然后走过来准备授课。

    戚缭缭瞥见笑了下,没再说什么。

    这天的课讲的特别细。

    戚缭缭求知若渴,恨不得他日日如此,当然不会再有别的什么废话。

    程敏之他们到来时,听到没转过弯的她张口对他们来了句鞑靼话,也是有点懵……

    “你这先生不错啊!这才几天呐!”

    邢烁惊呼着瞪圆了眼,然后去拍黄隽的肩膀:“哥们儿要不改天也教教小爷们几句鞑靼话?”

    黄隽文弱书生一个,吃不住这力气,又得罪不起这帮爷,只能闷声硬扛着。

    戚缭缭把邢烁手挥开,说道:“闹什么呢?这是我先生!以后都给我放尊重点!”

    哥几个肩搭着肩,嘿嘿笑着给黄隽施起礼来。

    ……戚缭缭收拾收拾就走了,一帮世家爷们儿姐们儿的欢声笑语,引来一路瞩目。

    黄隽站在门槛内,默然望着那食篮半日,才小心地拎起出了门。

    燕棠掐准时间换了衣裳自衙署出来。

    到了承天门下刚好又见着侧面走过来的那个人有些眼熟。

    黄隽也看见了他,不敢装作看不见,随即迎上来几步:“王爷。”

    燕棠点点头:“才放学呢?”

    说完就要走,目光一垂,忽然又看到他手上的食篮,便问道:“这是什么?”

    黄隽哪敢瞒他?忙道:“戚姑娘体恤下官,带了些吃的过来。下官不敢推辞,只好生受了。”

    燕棠目光微顿,盯着他眉眼看起来。

    黄隽又觉前额冒汗,连吹来的风都不能解热了。

    燕棠伸手揭开篮盖看了看,又看了看他。

    “王爷……”

    黄隽咽了口唾液。他又做错了什么?

    燕棠盯着他看了足有半晌,才又慢吞吞把盖子盖上:“天色不早,黄大人早些回家吧。”

    说完掉转了头,漫步出了承天门。

    提前到达的戚缭缭已经在燕湳他们几个簇拥下,在河堤上围着小红马转来转去了。

    戚缭缭说:“不知道乌剌人进贡的马什么样?有没有汗血马?”

    程敏之说:“不管有没有汗血马,他们带入关的马总归得是强的,否则怎么好赚我大殷的货物?”

    邢烁拍响了胸脯:“回头哥几个帮你去打听打听!有的话想办法给弄一匹来。

    “这小破马给小厮们骑还差不多,你骑这样的哪合适!”

    “小破马”甩了下尾巴。

    燕湳正要说话,扭头一见燕棠阴着脸正站在不远处,连忙肃正身姿喊了声“哥”!

    几个人齐刷刷回头。

    燕棠凝眉扫视着他们,最后看向戚缭缭:“你是来骑马的还是来消遣的?”

    哥们姐们几个面面相觑。

    “把他们都带出河堤去!”

    没等戚缭缭回应,燕棠已不假辞色地吩咐侍卫:“收工之前,不许他们过来!”

    燕湳他们哪里还有什么反驳的勇气?俱都老老实实地跟着侍卫走了。

    戚缭缭对燕棠的冷口冷面完全不意外。

    这家伙哪天要是突然对她好言好语起来,一定是江河水倒流了。

    “能上马吗?”

    燕棠望着侍卫自远处牵来的大马,眼角溜都没溜她,只漠然地丢出这么一句。

    戚缭缭并没有独自上过马,只依稀记得前身留下的那些不多的记忆。

    但看他这样子也是不打算帮她,便自行试了几次,然后在翠翘帮助下爬上了马背,不过已经是累得长吐了一口气。

    “好了!”她死命地抓紧着缰绳,一动也不敢动地盯着马脖子。

    燕棠微微叉开两条大长腿立在马下,横眼冷睨了她的动作两眼,接而道:“这几日先沿着河岸遛着。先学会上下马和掌握马缰再说。”

    说完他伸手牵了自己的马,以缓慢的速度示范着上了马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