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富贵不能吟 > 第084章 败事有余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84章 败事有余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把云姐儿带到书房来!”

    他把衣裳砸在了椅子上。

    苏慎云颤抖着坐在屋里,让丫鬟拿着热毛巾敷脸。

    杜若筠的羞愤和恼怒她全部都有,而且绝对只有更甚而无不及!

    她恨苏慎慈,她恨戚缭缭!

    “没想到她戚傻子不要脸地为了个苏沛英,居然下手狠到这样的地步!”

    苏士斟派来的人传完话,她那张扭曲的脸立时又抖了抖。

    到了书房,苏士斟迎面便是一只茶杯砸过来!

    她吓得尖叫着抱头伏在地下,声音没落,一只手又揪着她的胳膊站起来。

    苏士斟当头一巴掌甩到她脸上,方才好容易才敷过药的脸立时又伴随着火辣辣地痛感肿胀了起来!

    “你这是干什么!”

    姚氏闻讯冲进来,把苏慎云给搂到了怀里。“老爷这是还嫌不够丢人吗?!”

    “你还好意思跟我提‘丢人’?”

    苏士斟抬手指着自己的脸:“我还有脸给你们丢吗?早就让你们给我丢尽了!”

    苏慎云趴在姚氏身上呜呜地哭,姚氏望着也心烦。

    她娘家并不是什么大户人家,否则的话当初苏士斟的祖母也不会做的那么绝,明知道她与苏士斟情投意合还把林氏娶进来,还说她不知检点。

    她也自知是高攀了苏家,当年在惶惑之下才会不择手段地拴住苏士斟然后得到过门的机会。

    这些年她处处留心,努力让自己挤进世家夫人的行列,凭着这察言观色的本事,总算也打开了些门路,让人早就忘了当初的原配夫人林氏是什么模样。

    卫贵妃她也不是没见过,从前去宫里请安也是和和气气的。

    凭着苏士斟在官场上的如鱼得水,还有老苏家祖辈给大殷贡献出许多忠臣,她在贵人们面前多少有着几分体面。

    可谁也没想到她的所有体面,她这些年精心打造出来的贵夫人形象,竟然在顷刻之间轰然崩塌!

    现如今下至百姓,上至君主妃嫔,可都知道她这个继母带着儿女聊手苛刻他们兄妹了!

    也知道这么些年苏家大小姐居然是身端形正,又才华横溢的哥哥照顾长大的了!

    他们跟她这个“阴险毒辣”的后母除了同住在一个屋檐下,再没有一点关系!

    她恨哪!

    怎么当时就没有看透戚缭缭的用意,偏让她个丫头片子给带到了沟里呢?!

    倘若她当时不顺着她的话,当众承认他们兄妹不是她带大的,那么至少苏慎慈也变不成冰清玉洁的圣女!

    哪怕她是阴险毒辣的后母,那么她们是她带大的,他们也休想落得什么好名声!

    这下可好,跟人品端正且还“心怀仁义”的原配兄妹一对比,不光她姚氏成了渣,苏慎云也休想洗得干干净净了!

    可她当时又怎么会想到布下这一切的会是苏慎云呢?

    她也是万万没想到,这不才中了戚缭缭的计吗?!

    而若苏慎云在行事之前能知会她一声,也不至于成这样!

    想到这里她也一肚子气压不住了,一巴掌又甩到了苏慎云的这边脸上!

    “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苏慎云彻底崩溃,伏在凳子上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苏士斟看得心烦,叫人来把她带出去,顺便放话:“把她押去家庙里住半年,让她好好反省!”

    “老爷!”姚氏惊了惊。

    苏士斟瞪过来:“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看不出来皇上让我明日再递折子上去是什么意思吗?!

    “皇上娘娘没有当场说云姐儿是为什么?这不是想饶她!是想看看我拿她怎么办!

    “倘若我不惩治他,你觉得明日我拿着折子进宫会有什么结果?!

    “你们是不是想我连头上这顶乌纱帽都给丢了?!”

    姚氏掐着手心不敢吭声。

    “你也给我回娘家去!什么时候回来到时候再定夺!”

    姚氏面肌剧烈颤抖。

    可看到他眼里怒火,到底不曾反驳。

    苏士斟发泄完一通,疲软地坐了下来。

    端起桌上一碗冷茶灌下肚,缓缓匀了口气,方才又道:“真是千算万算没想到让他们出了这样的风头!

    “知道云姐儿闯了多大祸吗?

    “有今儿这么一遭,沛哥儿便算是在皇上跟前立了名了!

    “哪怕是将来他不进翰林院,皇上只要看到我,只要我在朝上一日,他一日就会想起沛哥儿来!

    “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刺喉的?这不光表示我不敢再轻易动他,更是连涉及到有可能不公的事情都得万分小心!

    “因为稍有偏颇,在皇上以及外人眼里我就成了蓄意针对!

    “娘娘都当着大伙面说我是个偏心父亲了,这就等于是在我脑门上盖了章!”

    说到激动处他屈起指节敲击着桌面。

    倘若说原先基于血脉之情他还有过那么几分斟酌犹豫,到如今竟是所剩无几了!

    就是他想,他们也不可能回头!

    姚氏纵然憋屈,却也无话可说。

    毕竟她不是原配,且苏慎云为何在她过门半年就出生,大伙都心照不宣呢。

    说到底她还得捧着苏士斟,哪里敢在这当口跟他较真?

    她挪过旁边一杯热茶来递到他面前。

    他接过来又喝了一大口,沉沉呼了几口气,随后摆摆手道:“先去收拾吧!用过晚饭就回姚家去!一刻也别给我耽误!

    “——我还得好好琢磨琢磨这折子要怎么写!”

    姚氏掐着手咬着牙地出去了。

    ……

    苏慎慈听香痕她们一茬茬地过来禀报前院动静,高兴得捧着盘瓜子磕起来。

    “缭缭简直太帅了!——你们先派个人去家庙打点打点,多使点钱也没事儿,让云姐儿在那里‘好好’呆呆!

    “才罚她住半年而已,怎么能让她太舒坦!”

    丫鬟高兴地去了。

    苏沛英不知什么时候到了窗外,闻言伸了扇子进来敲了敲她头顶:“也跟缭缭学促狭了!”

    “不如此不足以平我心头之忿!”她说着。

    然后放了盘子站起来,伏在窗上笑望着他:“缭缭没挨什么责罚,不过是抄抄经文和《女训》,也被我揽过来了,哥哥是不是也放心了?”

    苏沛英负手扬唇:“不然呢?”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