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富贵不能吟 > 第083章 我是为他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83章 我是为他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靖宁侯他们回到府里,也笑话了戚缭缭很久才罢休。

    但转头他们从小子们嘴里得知燕棠揽下了教她骑马的差事,六个人十二双眼睛三杯茶,又保持了有那么片刻的呆怔才回过神。

    “这随宁莫不是中了邪?”靖宁侯完全摸不着头脑。

    在他们看来,不,在每个人看来,端方冷肃的燕棠跟张扬跋扈的戚缭缭是完全不搭干的。

    这两个人怎么会碰在一起?

    尤其是戚子煜上回还见到燕棠差点想要活活吃了戚缭缭……

    把戚缭缭叫过来一问,她横竖是不敢把她撩过燕棠的事说出来的,自然无可奉告。

    众人无奈,便遣了戚子煜去王府探燕棠的口风。

    燕棠早就已经接受过来自燕湳的一番追问,正拉着脸趁着夕阳在马厩里刷马。

    听完戚子煜来意,他拎了半桶水把马尾浇了,然后漠然擦起手:“我身为坊间比他大上几岁的哥哥,教教她骑马难道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吗?

    “你不也曾经指点过湳哥儿拳脚?还是说你觉得凭我的功夫不够格教她?”

    “不不!我绝不是这个意思!”戚子煜听出火药味,连忙摆手,“我小姑姑能得你教她,那是她的荣幸。

    “不过你这辈份说错了,你跟我打小称兄道弟,跟我小姑姑论不上平辈。”

    燕棠顿了一下,拾起马刷望他:“她跟阿慈是手帕交,她叫沛英为大哥,我与沛英也是自幼称兄道弟,这么一论我不是她的平辈又是什么?”

    戚子煜竟然被他给绕住……

    燕棠只当没他这个人了,刷了几下马尾,又唤人抬水来。

    戚子煜从旁觑了他半日,到底是没能忍住:“就算你说的有一定道理,可你不是看我小姑姑挺不顺眼的吗?

    “突然之间态度变了,真是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是出什么事了吗?”

    燕棠手势半点都没慢下,直到把整匹大枣红马给刷完了一遍,才望着地下幽幽道:“她不是帮了沛英大忙吗?

    “沛英难得有这么个机会,你就当是我替他们高兴。”

    戚子煜听到这里就释然了,笑着上前拍了拍他肩膀:“我就知道你是为了阿慈!”

    燕棠凝眉半晌,扭头道:“我说了是因为沛英。”

    “知道知道!兄弟我懂!”戚子煜笑呵呵表示理解。“要不是因为阿慈,我小姑姑哪里能有这福分!”

    说完他清着嗓子把腰抻了抻,负手又笑道:“那我就先替我小姑姑谢谢你了!

    “回头哪天休沐,兄弟再请你出来喝酒!”

    说完又笑眯眯地在他马背上轻拍了拍,心满意足地走了。

    燕棠没回头,刷着刷着马,那手势逐渐慢了下来。

    到最后停住,那凝住的眉眼之间,也并不见有被猜对了心事似的安然喜悦之色。

    ……

    戚子煜对刺探回来的结果很满意。

    戚家上下对这结果也表示满意。

    毕竟不是因为戚缭缭惹了人家,人家借着教骑马反过来治她就好……

    靳氏叹着气说:“阿棠若是真有心,为何不早些把慈姐儿娶过门?也省得她在苏家受继母荼毒了。”

    沈氏笑了笑,说道:“都是打小的玩伴儿,哪能就一定是儿女之情呢?

    “若是如此,咱们缭缭跟敏哥儿烁哥儿还有湳哥儿他们这样,又怎么说?

    “阿棠是个心实的孩子,他父亲过世后,明显性子也沉了,也就能和阿慈能说上几句话,你们可别轻易给孩子们扣帽子。”

    靳氏杨氏相视而笑:“就是觉着他能照顾着人家慈姐儿也不错!若能早定下来,也不至于有今儿这夭蛾子。”

    沈氏笑道:“那倒是。说起来,今儿咱们家妹妹可真是让人刮目相看!”

    说到这里,大家明显来劲了。

    当然她们议论这些的时候是绝不会让戚缭缭听见的,听见了那还得了……

    燕棠跟戚缭缭约好的时间是每日的申正,在承天门外往西半里,沿筒子河那一溜河堤上。

    因为她每日未正要到四夷馆那里学鞑靼话,一个时辰下来,恰好是申正,这个时候也正是燕棠下衙的时间。

    如此每日里练上半个时辰,按燕棠的说法,最多一个月她能够独自驾马出行。

    不过这是仅于成熟的马匹,将来她有了自己的小马时又得另说。

    靖宁侯决定先观察观察她有几分耐性,因此虽然是默许了她骑马,却没有给她准备马匹。

    夜里她先去马厩里挑了匹个头小些的母马,交代红缨明日申初给她牵到承天门来,然后才又安心地回房歇息。

    ……

    杜襄与夫人荣氏带着儿女回到府里后已经瘫在椅子里连话也不想说。

    杜若筠被兄长数落得不停抹眼泪,却又倔强得不肯哭出声。

    她也是没想到居然会被苏慎云给算计到,且还被她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给揭露出来!

    如此她素日经营起来的那股子高傲劲儿,便一夕之间全弄崩塌了!

    想想苏慎慈最后不止在众人眼里变得玉洁冰清,且还受到了皇帝与贵妃的青眼,真是越想越窝囊!

    因此除去羞愤便还有恼怒。

    等到那劲头终于稍过了些,眼看着眼泪将干了,哪知道又有不识相的丫鬟说漏了嘴,把燕棠要亲自教戚缭缭骑马的消息给带了过来!

    她立时气得没晕过去……

    说起来都是那戚缭缭的不是,倘若不是她,苏慎慈怎可能安然无恙?

    她把她们的脸都扫尽,眼下居然还得了燕棠的青睐!

    老天爷莫非瞎了眼!

    “行了!”杜夫人看她闹了半日,也不由发话了。“这事情娘娘都有了示下,你还想怎么着?!”

    “戚缭缭太不把人放眼里,兰姐儿跟她的事都过去这么久了,她还当着人面旧事重提,你们难道就不上戚家去说道说道吗?!”

    “能怎么说?”杜夫人睨她,“没见郡王妃大张旗鼓地把她给押去关起来了吗?

    “人家都把表面功夫做到了这份上,我们还有话可上门说的?再说,那可就是咱们得理不饶人了!”

    杜若筠无言以对,握拳抵着心口,只觉得肝都在疼了!

    ……

    相形之下苏士斟与姚氏这一路便更是灰头土脸了。

    苏沛英和苏慎慈说说笑笑地进门时,苏士斟刚刚回房换了衣。

    隔墙听见他们俩声音,那脸色便就一寸寸变得黑青下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