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富贵不能吟 > 第079章 她倒霉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79章 她倒霉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苏沛英此时正与一众品级未够的官僚守在园子外头等待。

    园子里的事情他也只听了个大概,自是相信苏慎慈不会那么糊涂,在这种场合下生事给自己找罪受。

    但无奈她背景太弱,若是被人栽赃陷害,她要脱身恐怕也难。

    若是皇帝与卫贵妃不去,他还能赶过去相护,这圣驾在内,他又哪能近身?

    心内忧急如焚,驻足在翠竹下,只能逼着自己稳下心绪。

    小太监来传旨的时候他还疑心是不是有大祸,忐忑跟着到了水榭,才见站的人里三层外三层。

    直到进入场中才看到苏慎慈面色平静地看过来,而戚缭缭则也带着一脸欣悦望着他,反倒是苏慎云顶着个大肿脸跪在地下,心下才又莫名安定了几分。

    卫贵妃待他行完礼,便不动声色说道:“苏沛英,杜家小姐告你妹妹的状,你是兄长,又才做了天子门生,你有何话说?”

    苏沛英略默,颌首道:“臣相信舍妹的品行,她做不出来蓄意伤人之事。”

    “为何?”

    “因为臣从未曾教过她害人,她也从无害人之心。”

    卫贵妃看了眼皇帝,接着道:“这么说来,你妹妹是你教导长大的?

    “这就怪了,你们都有父母,如何不是父母管教你们,反倒是你自半大孩子时起就接管起了妹妹?”

    苏沛英垂眸沉吟片刻,才深揖首说道:“回娘娘的话,臣与舍妹一母同胞,臣自认对她有管教之责。”

    卫贵妃想想,就不说什么了。

    只是笑道:“你走近些。”

    苏沛英依言上前。

    卫贵妃细细将他打量,只见他身量颀长,不算特别高大,但是在读书们里头却是数得上的挺拔潇洒。

    再看看他三庭五眼,端正得挑不出任何毛病,长眉大眼更是透出谦谦君子的端正风范,不由点头:“行止端正,不卑不亢,果然是一表人材!”

    她冲皇帝笑了笑。

    皇帝看向地下叹气:“苏沛英还真是不容易啊!

    “苏士斟,你这当亲爹的纵着别的儿女处处给他们使绊儿,就这样他还给你们苏家挣了个进士回来!

    “你是不是成天在朝堂里钻营钻得脑子都进水了?

    “你闺女替你求情,朕虽然想给她这份面子,但无奈心里还挺替朕这新科进士抱屈的。

    “娘娘刚才给了他机会,他也没有趁机跟苏慎云与姚氏不依不饶,也没有多说一句让你这个当爹的难堪。

    “这么看来,他比起你这个当老子的来可是强多了!”

    苏士斟额头都已经低得贴到了地面。

    皇帝站起身来,又道:“你回去仔仔细细地写个请罪折子,明日送到宫里来!”

    “……臣遵旨!”

    皇帝再瞄了他两眼,又看着苏沛英,负手将他细细地端详了一会儿,而后道:“好好过你们的日子。”

    说完便就抬步走下石级,往曲廊上走去了。

    宫人们随即跟上。

    卫贵妃稍稍落后,走到跪地的姚氏面前,说道:“苏慎云是你的女儿,你身为母亲竟然纵容她屡屡犯错,这是你的失职!

    “既然没有那个金刚钻,就还是别揽那个瓷器活儿!日后苏慎慈的事情,你就别插手了,省得让你们给带坏了。”

    又凝眉转身杜夫人:“我看筠姐儿素日挺规矩的,什么时候也变得满肚子小心思来?

    “你不也是书香门第出身吗?

    “若是姑娘们太闲了,就让她们多读读书,做做针线。若不然,练练功夫也好。

    “老杜家祖上可是大功臣,别为了争意气,倒把老祖宗传下的本事都给荒废了。”

    说完她也走下台阶上了长廊。

    姚氏与杜夫人俱都伏在地下诚惶诚恐地称是。

    戚缭缭则扯开嗓子高声呼喊:“娘娘英明!恭送娘娘!”

    高兴得只差没摇尾巴了……

    随后的戚如烟深深望着她,趁着大伙都在忙着送驾,不动声色绕到她身后踩住她脚尖!

    然后在她陡然的惨叫声里咬牙将她后领子一把抓起来:“给我滚过来!”

    ……

    苏慎慈喜不自胜自不用提。

    她一肚子话想跟戚缭缭说,皇帝虽然没许诺他们什么,但是末尾跟苏沛英说的那句话却是意味深长。

    可哪怕就是他并因此对苏沛英另眼相看她也满足了!

    苏家那点破事儿已经传开,纵然外人不知详情,苏士斟的为人还有姚氏那堆的心肠大家多少是有数了。

    而她冤情得以昭雪,人品如何也算是摆在那里了,日后就算是再碰上这样的事情,也不再至于这么被动。

    更难得的是,她方才在戚缭缭的提前告知下,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替偏心的父亲求了情。

    如此不但是让皇帝加深了对苏沛英的印象,并且日后就算是与苏士斟有什么冲突,至少也不会有什么不孝之类的话柄落在外头。

    要知道于走仕途的苏沛英来说,一个不孝之名也是能坑死人的呀!

    而苏士斟有了这茬儿,短期内是再不敢对苏沛英和她乱动手脚的了,哪怕是日后想对付,他也得多掂量掂量!

    ……如此细细想来,竟是占了不知多少赢面!

    而从头至尾,如果不是戚缭缭帮她筹划,她又哪里会有胜算?再怎么说也不会赢的这么漂亮!

    但等她终于发现戚缭缭时,她已被戚如烟推着快到园门口了……

    “缭缭不会有事吧?”

    苏沛英不知什么时候也到了她跟前,与她同凝眉看向远处的那道影子。

    邢家姐妹正从他来处走开,看起来他应该从她们口里知道了来龙去脉。

    “不知道。”她忧心地捉着双手说,“戚家姐姐看起来好凶……”

    苏沛英沉了沉气,说道:“郡王妃面前规矩素来大,看样子缭缭怕是要挨罚。我去寻郡王爷解释解释,请他去讨个保。”

    苏慎慈迟疑:“请郡王爷,有用吗?”

    就萧谨那妻奴……

    苏沛英想了想,也无把握。“死马且当做活马医吧,总归不能让给我们帮了这么大忙的她回头挨训。倘若不济,我就去‘负荆请罪’好了。”

    {计划不如变化快……本来我是想上午更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