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富贵不能吟 > 第075章 恶毒的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75章 恶毒的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没等戚缭缭开口,他就说道:“阿慈跟荣家女眷起了争执,结果把旁边杜家的筠姐儿推落水了,现如今大伙都围起来了!”

    戚缭缭:“……”

    苏慎慈把杜若筠推落水?

    这怎么可能!

    别人她不了解,她还不了解她自己么!

    这种场合里,苏慎慈只会明哲保身争取不招事惹事,怎么可能跟别人起冲突?!

    ……

    园子里湖心水榭的露台上,这会儿已经聚集了不少人。

    苏慎慈由邢家姐妹伴着立在人群里,冷面如霜面对着两脚湿漉漉又气得浑身发颤的杜若筠。

    双方仍有零碎的争执,但很明显杜若筠那方声势高于她,而围观的人大多数都保持着沉默,但是却都以异样嫌弃的目光望着她!

    半个时辰之前,她因为提防着姚氏母女,所以跟着邢家两姐妹到了园子里。

    哪知道听说苏慎云也在园子东边的亭子里坐着,她便又远远避开她到了这水榭。

    如此虽是窝囊些,却好歹能避祸!

    在苏家关起门来随便她们怎么闹,在外头她确实还没有实力能应付得了一切意外。

    邢家姐妹在屋里与同龄的小姐们走棋,她看了几盘就来到了屋里水岸边湖石上坐着赏景。

    谁也没有料到荣家姐妹突然跑过来阴阳怪气地跟她打听戚缭缭。

    她跟杜家这双表姐妹接触不多,又因为杜若筠素日总爱与她争高低,因此不甚热络。

    便起身想进屋去。

    没想到那荣大就冷笑说:“你不就是仗着王爷才这么清高吗?!

    “可清高也只是假清高,打量我们不知道你对王爷的心思呢!王爷是武将,咱们家里都是文官,这种事奉劝你还是别多想了!

    “我筠表姐与王爷同坊而居,门当户对,一起长大,如果说你与王爷是青梅竹马,那她岂非也可以算是?”

    她只觉得可笑,不咸不淡地回了句:“你说是就是吧。”

    她与燕棠怎么样他们彼此最清楚,不需要向别人交代。

    尤其她们素与杜若筠一个鼻孔出气,她更是犯不着向她们辩解。

    荣大就变了脸色:“想不到你倒是挺狂!”

    ……荣家也是文官,他们家的小姐也应该是知书达礼的,谁又能料到她话刚说完突然就伸出手来推她!

    她身后可就是湖水!

    她在苏家这么多年的凶险里过来,早就养成了几分警惕之心,当然不会轻易让她得手!

    她身子轻巧一避,荣大就顺势打了个踉跄!

    “苏慎慈!你竟敢推我!你果然跟戚缭缭一样是个混帐东西!”

    荣大扶着湖石稳住身子,然后反转身来怒骂她。

    荣二也跟着大声嚷起来:“快来人啊!苏府的大小姐动手打人了!”

    水榭内外都有不少人,闻讯便就全都围了过来。

    苏慎慈早猜出来她们就是纯粹来挑事的,因此一直避着!

    只是她虽有防备,却没有想到她们竟这样下作!

    她想她与荣家姐妹谈不上什么利益冲突,往日更无仇怨,她们这样来陷害她,不止让人意外,更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邢家姐妹第一时间到了她身边:“怎么回事?”

    她扭头道:“她们冲我动手,我没让她们得逞,如今反来栽赃我!”

    邢家姐妹顿时怒视过去。

    不远处正跟几位宗亲女眷说话的杜若筠也闻声赶过来了。

    杜若筠听荣家姐妹说完之后就冲她来劲:“慈姐儿你一个大家闺秀,怎么能像戚缭缭似的动不动就与人动粗?!

    “这可是湖边,你是不是想蓄谋伤人?!亏你素日被人夸赞端庄娴雅,原来背着人的时候竟是这副德性!”

    杜若筠能逮着机会当众骂她,眉眼里的得色与嘲讽都藏不住。

    荣家姐妹是直接到水榭来寻苏慎慈的,事先并没有与杜若筠通过气。

    这会儿听到她提及戚缭缭,顿即来了怒气,两姐妹你一言我一语,瞬间把苏慎慈给顶到人群角落里。

    “真是有意思了!我没有碰过你,是你自己扑过来打我,这么拙劣的闹剧有意思?

    “你若有人证,大可以拉出来大家说道说道!还有,你想诬陷我,为什么还要扯上人家缭缭?”

    苏慎慈面沉如水,声音也不低。

    但她自幼丧母,在府里本就地位尴尬,往常随着姚氏出来应酬的也多是苏慎云。

    再者这边又是武宁伯府杜家与兵部郎中荣家的小姐,此时对她的回应便俱有些半信半疑。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只有邢家姐妹仍然坚定站在她身侧:“我们阿慈不是这种人!”

    杜若筠冷笑着走到她们面前:“她不背着人做出这种事,我们也不知道她是这种人呢!”

    苏慎慈气怒之下将要回应,却冷不防身子突然往前一栽!这一栽之下她哪来得及收势?

    当下便就往身前正站在离水岸不远的杜若筠撞去!……

    杜若筠惊慌之下虽是没防备落了水,到底有武功,只不过跳进浅水里站住了而已,苏慎慈也被眼疾手快地邢小臻给拉了回来!

    但随着这个变故,人群里就如同炸锅了!

    “你说不过就说不过,怎么能动手呢!”

    纷乱场景之下不明真相并且还喜欢打抱不平的人多不胜举。

    人们看到的只是苏慎慈在杜若筠讥讽之下二话不说扑了过去!

    不到眨眼工夫,她已经被人围得水泄不通,周围众人的唾沫星子都快要把她给淹没!

    杜若筠两脚下盈开一滩水,精心妆扮的脸因气怒而扭曲得变形,声音也格外尖利地响起来:“还不快去把苏家人给我请过来!

    “我要让他们给我个交代!

    “众目睽睽之下竟然敢下这样的毒手,刚才还说自己无辜,眼下大伙可能够做证了!”

    荣家姐妹也气愤得不行,荣大骂道:“苏慎慈!没想到你竟然当真是这么恶毒的人!”

    说着便扬起手来要往苏慎慈脸上招呼过去。

    杜若筠的母亲嫁到杜家当初本属高攀,荣家家底殷实,论起实力,一个四品文官哪及如今炙手可热的掌着实权的勋贵来得有声势?

    因此往日在杜家儿女面前,荣望及兄弟姐妹或多或少都是要地相让几分的。

    此时二者同仇敌慨,又怎么可能不替她把这声势造起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