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富贵不能吟 > 第071章 真长进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71章 真长进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燕棠散完早朝就准备回府更衣。

    皇帝唤住他说道:“回头在郡王府外的牌坊口等朕,一块儿进门。”

    燕棠就领旨回了府。

    燕湳早已跟程敏之他们邀上了,被拘了这么多日,终于可以跟他们会师,简直激动到涕零。

    邢小薇染了点风寒,今儿不去。程家姐妹又跟苏慎云一处玩得多。

    苏沛英自是与苏士斟同路,苏慎慈又不想跟姚氏他们同乘,因此早早说好了跟程敏之他们同行,反正几家也都差不多同时出门。

    大伙在坊间集合的时候燕棠也穿戴齐整地出来了,见他们有说有笑地也就下了马。

    打量了苏慎慈两眼,只见今日她换了身老人家们钟爱的亮色,遂点点头,说道:“我同你们一起。”

    说完翻身上马,先带着黎容往前走了。

    戚缭缭陪着戚如烟迎了好多波的女客,全程进退有度,礼仪完美,分寸拿捏得恰到好处。

    毕竟她原本出身书香门第,后又当了八年王妃,京师这些贵眷她几乎都是认识的,这怎么可能难得着她!

    打从进门起她就配合着戚如烟与各路贵眷交谈,弄得打起了十二分精神要罩着小姨的萧缦予完全没有用武之地。

    这简直已不能说是装淑女,而该说是直接换了个人……

    戚如烟意外之余自然是相当之欣喜。

    “没想到还真长进了!”她宠溺地轻捏捏她的耳垂说。

    戚缭缭也就笑笑,再提醒她:“记得你答应我的事就成。”

    中间歇息的当口她就背着人在葡萄架下“召见”了戚子泯。

    “荣望的母亲带着他们家大小姐和三小姐过来了,杜夫人带着杜若筠也来了,这称号究竟是不是她们放出来的不知道。

    “但是荣家自吃了个闷亏之后,据说私下里怨言还是挺大的。

    “方才小姑姑跟着大姑姑去迎客时她们看见,还暗地里瞪小姑姑您来着!”

    戚子泯边说边在“瞪”字上加重了音。

    “还敢瞪我?!”

    戚女王瞬间不悦了。

    “……反正不怎么和善。”戚子泯说。又道:“要不要我再去敲打敲打荣望?”

    戚缭缭折了根快戳到她小鬏鬏的花枝,想想道:“算了!他都要残了,打了也胜之不武。

    “你再派人给我盯着她们,要是发现她们有给我冠那号的证据,立刻来告诉我!回头我再收拾他们!”

    “得令!”

    戚子泯麻溜地去了。

    杜若筠这会儿还确实跟荣府两位小姐在一处。

    跟戚家那事儿完了也有些日子了,面上虽然大家还和和气气,可私底下哪里有不怨的?

    尤其是杜若筠,不光是嫁妆钱让戚缭缭给坑走了,而且当天夜里还直接让燕棠给打了脸!

    ……钱也就罢了,总归到时候家里还是得给她凑出来。

    这让燕棠打了脸,损失又该怎么才能弥补回去?

    杜若兰今儿没来,是因为怄着戚缭缭的气。

    她却不能不来,这样的场合,她怎么着也得掰回一局,扭转燕棠对她的态度不可!

    所以她今日精心打扮,挑了一身很养眼的蔷薇紫色襦衫,搭粉白色绣着银色缠枝牡丹纹的八幅裙。

    垂着长长发尾的丫髻上,还簪着与衣衫相衬而有着点睛之妙的粉黄色珠花。

    ——她快及笄了,少女的妩媚一面已经略有展现出来。

    方才在郡王府里转了一圈,发现没几个能强得过她的,也就稳下心来。

    然而等看到跟在戚如烟身边,闲庭信步又雍容自若地迎客的戚缭缭,她心头就猛地抽抽了几下!

    荣府大小姐荣瑜面上浮起寒霜:“都是装的!现如今可满京师的人都知道她那个‘雅号’了!”

    三小姐荣珍抿嘴窃笑:“亏她还有脸出来!要是我,这辈子怕是都不想在人前露脸了!”

    杜若筠扫了她们一眼,仍是心情复杂。

    那名声传开了又有什么用?

    就算她这是装的,也得她装得这么完美,今日往人前这么一露脸,大伙自然是只管相信亲眼看到的!

    哪里还会轻易相信她成日价在坊间与街头打架撒泼?就是相信,也不会认为是她主动挑起的吧!

    正憋着气,就听前门有声音传来:“皇上驾到!贵妃娘娘驾到!快传禀接驾!”

    满院子人便都骚动起来。

    杜如筠三人连忙去寻各自的站地儿。

    寿堂这边老太妃与戚如烟她们也都个个行动起来。

    等到门口呼啦啦跪了一大片的时候,朱漆大门外便就徐徐来了几波人。

    除去仪仗及太监宫女,便就是皇帝的御辇及贵妃的鸾驾。

    而御辇旁又还立着两人。

    年轻的这个美颜墨发,颀长英武,一袭绣着银蟒的冠服衬出一身的高贵冷艳,是前儿又骂过戚缭缭的燕棠那厮无假。

    另一人却也很养眼。

    养眼到戚缭缭认出他时心下就忽然动了动的地步……

    皇帝少时是曾倚借过身边人干出过一些事的。

    先帝上位时经历过一场动荡,时为王世子的景昭帝那时协助先帝,曾面临过不少凶险。

    多亏得其机智应变,最后助得先帝顺利登基,因此也顺理成章承继了帝位。

    面前这人就是司礼监的掌印太监孙彭,乃是皇帝当年身边的那群得力小太监之一。

    也正是前世里因为狠砍了马价而引发了与乌剌人起了冲突的那个关键人物。

    前世里孙彭死的早,戚缭缭对她印象也不深,如今细细看去竟也是个鹤立鸡群的存在。

    他已是四旬年纪,五官俊秀,不是极出挑的好看,但身居高位的从容和丰富的阅历,却赋予了他可以给整体形象大大加分的独特气质。

    也难得地未曾发福,颀长身躯也因为身份殊然的关系,不曾如别的太监般卑微地穹着。

    一身枣红色差服套在身上,衬着亮瞳与微扬的薄唇,显得温雅而且精明。

    而从他一丝不苟的举止看来,应该是个自律的人。

    却不知何以会在那件事上犯了糊涂?

    皇帝笑望着孙彭,折扇指指戚缭缭:“你是不是欠了那丫头的钱?她这么盯着你。”

    孙彭也笑起来,躬身道:“臣可不敢。想必是戚姑娘许久未进宫,见着臣有些眼生了。”

    {二更。今天保底五更。数据好的话,酌情再加~}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