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富贵不能吟 > 第067章 你讨厌我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67章 你讨厌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燕棠一点也不想听。

    或者说,他压根就不觉得她狗嘴里能吐得出什么象牙来。

    他当作屋里没她这个人,自顾自地打开斗柜,另拿出一套茶具来,递给门槛外的惊悚地望着坐上他太师椅的戚缭缭的衙役,去重新沏茶。

    很多个日夜的独处造就他如今的隐忍。

    既然他已经知道他与这孽障不是一条道上的,那么他又在意她做什么呢?

    他并不是不谙世事的少年,再可恶的人,只要他想,也自信可以做到不受干扰。

    他看着窗外的银杏树,正绿意盎然,这季节可真适合去郊外跑马。

    戚缭缭看着他背影,脑海里一时闪过他最后一次坐在宫宴上举杯的样子。

    她说道:“我想跟你说说湳哥儿。”

    他没有反应。

    戚缭缭接着道:“你不觉得你对他太霸道了吗?”

    燕棠拿起窗台上一枝箭头剔了剔落进缝隙里的落叶,还是没有回头。

    “我知道你是为他好,可他将来总得自立门户。

    “你们家又只有你们兄弟两个,你这什么都要管,他还怎么历练成长?”

    虽是他的家事,戚缭缭也不觉得自己管得宽。

    她若是不知道他七年后的事也就算了。关键是她知道。

    他战死之后,燕湳就蒙恩袭了镇北王的爵,人品倒是真的没话说,谁见了都说是个端正的少年。

    可就因为他打小被他拘束得紧,又哪曾有魄力把个王府打理得如他在时那般有序?

    光是应付他二叔二婶那一堆就够头疼了。

    不管这世他日后怎样,像他这么样把燕湳教成个五谷不分的懵懂少年都是不行的。

    她既知道未来,就不能不给他提个醒。

    燕棠嘴角有冷笑。

    他九岁起接手掌管王府事务,到如今井井有条,反倒要她来教他如何管教弟弟么?

    他转身睨着她:“你的意思是我应该让他跟着你这样的人去历练?

    “那多谢了,我并不需要一个会见了人就忍不住动手动脚的混帐弟弟!”

    戚缭缭扯了扯嘴角。“王爷怎么还对那点事耿耿于怀?说到底,那就是个意外,当时我也不知道是你。”

    燕棠没有表情。

    不知道是他就可以随便动手动脚?这么说来,岂不更能证明她是个随便的人?

    不是因为她摸过他而耿耿于怀,而是道不同不相为谋。最起码湳哥儿不能被她影响!

    “你不能因为他是你弟弟,就规定他一定要变成你设定好的那种人。”

    戚缭缭揭开杯盖轻吹了吹茶水,又撩眼看他:“王爷担着这么重要的职岗,万一出点什么事——我的意思是说,万一你有事不在京师,家里不得靠他来顶着?

    “你能指望一个行事刻板的乖巧孩子能游刃有余地处理好各方事务?”

    燕棠冷哂地侧转身:“我当着金林卫的差使,能上哪儿去?!”

    “世事难料。”戚缭缭道,“万一兵部哪位大人看中王爷你长得好,想让你立立功,把你派到边塞去——”

    他眼刀射过来。

    戚缭缭笑道:“乌剌这种情况,将来未必没有仗打。倘若真打起来,你也未必没有被派过去的一日。

    “我若是你,就该趁早未雨绸缪,往长远考虑。至少不能把湳哥儿拘成一朵娇花。”

    “戚缭缭,他是我弟弟!”

    他在“我”字上略略加重了音。

    然后扶剑立在她面前,目光如秋风般自她脸上扫过:“有这番替燕家操心的心思,我看你还是想想你怎么管束自己吧!

    “湳哥儿就算再被我管束过紧,将来至少不会随时随地见着女人就动心思!”

    戚缭缭目光落在他脸上没动。

    燕棠下意识地别开了脸。

    他其实甚少这样指责过哪个女孩子,但近来在她面前却仿佛屡屡有些控制不住。

    戚缭缭忽而又慢吞吞笑起来:“王爷这话听起来,怎么像是在吃醋?”

    他才刚刚浮上一丝懊悔的脸色,立刻又阴沉下去:“戚缭缭!”

    戚缭缭笑。

    她懒洋洋站起来,走到他面前,撑着膝盖弯腰:“知道你又该说我不要脸了。”

    她笑望着他:“就是逗逗你罢了。别每次老这么草木皆兵的,又不会真吃了你。

    “我知道你讨厌我,知道我这种人在作风端正的你眼里就是个活脱脱的该遭雷劈的妖孽。”

    燕棠抬头望着她。

    她笑嘻嘻地又看过来,说道:“可是你要是不讨厌我,我还不逗你呢!

    “所以说你早些改口叫我缭缭多好?叫了我说不定就不逗你了。”

    说完也不等他回话,她直腰站起,然后利落地转身:“我走了,改天再来蹭王爷的茶喝!”

    她轻快地跨出门槛,地上光影黯了又亮,顷刻间只剩余香几缕。

    燕棠对着瞬间空荡荡的屋里静坐了半晌,刚刚还自信能不受干扰的心情,忽然有些浮躁起来……

    戚缭缭上了马车,翠翘忍不住问她:“姑娘近来怎么老跟王爷过不去?”

    戚缭缭答:“我哪有?分明是他欺负我。”

    翠翘见她满脸不在乎,也就笑了笑。

    马车直接驶回泰康坊。

    前院里下了马车,戚缭缭刚跨门要入内,冷不防就与飘着幽香的一人撞了个满怀!

    “小姨你轻点儿!……”

    少女的声音娇俏又略带亲昵,话音刚落,便就传来扑通一声闷响,面前有人立时被撞了个四仰八叉!

    戚缭缭也冷不妨闪了腰。

    抬头一看,只见地上爬起个年纪与她差不多大的黄衣少女,水汪汪一双大眼睛嵌在白雪雪的一张鹅蛋脸上,仿佛白玉盘上镶着的两颗活动的黑玛瑙。

    “缦,缦缦?”

    戚缭缭好容易把名字与人给对上号,面前这位便是她的外甥女,戚如烟与永郡王萧瑾的女儿萧缦如!

    萧缦如呲牙咧嘴地捂着屁股走过来:“小姨,你走这么快干什么呀?人家屁股都快摔开花了!”

    戚缭缭愣完之后瞬间回神:“明儿不是你们老太妃大寿么?你怎么还跑这儿来了?”

    “嘘!”

    萧缦如连忙示意她噤声,然后拖了她到一旁:“我是跟母亲来的,她在大舅母那儿等你好久了呢!”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