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富贵不能吟 > 第066章 看到肉喽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66章 看到肉喽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燕棠漠然地瞧见,随即又漠然地走开了。

    他如今对这种场面已经见怪不怪,她戚缭缭要是真能规规矩矩地上课才叫稀奇了。

    带着人继续把接下来的那半圈走完,承天门下竟又遇见了正要出宫的黄隽。

    他两脚惯性地往前走了几步,忽而停住,脚尖一转,又走过去迎上他了。

    “……王爷!”黄隽不期遇见,连忙俯身行了个礼。

    燕棠点点头,看着他后脑勺,说道:“都下衙老半天了,怎么还在这儿?”

    “回王爷的话,下官近期受聘给靖宁侯府的缭姑娘教书习番语,因此晚走了些时候。”

    黄隽腰身直了直,但两眼仍恭谨地望着脚下,回答说。

    燕棠也看着他布靴上的粗线,说道:“侯爷怎么忽然想让她来学番语?”

    “这层,下官不甚清楚。”

    黄隽鼻尖上有细腻的汗意,人都说这位年轻的王爷甚少主动与人打招呼,眼下看来不像。

    俊美无俦到跳出了普罗大众阶层的他,此刻身披银甲腰挎宝剑站在同前,令他这个小官吏感到很有压力。

    感觉到他目光仍落在自己身上,为了缓解窘迫,他只得又补充了一句:“缭姑娘看上去对鞑靼话颇有兴趣,许是姑娘自己想学。”

    燕棠盯着他半躬的腰看了半晌,才又缓慢地收回目光看向天际。

    她对鞑靼话有兴趣?

    究竟是对“话”感兴趣,还是对“人”感兴趣?

    念头钻出来,他又对自己的行径感觉到有些羞耻。

    原本他端正清白,从来不想什么龌龊的事情,自打被她戚缭缭染指,却像是不由自主总会想歪……

    果然近墨者黑。

    他淡淡扫他一眼:“得学多久?”

    “以缭姑娘的用心,不出意外的话,应是一两个月左右,就可以了。”黄隽回答。

    被他这么扫视过来,天气好像越发热了,背上被他盯过的区域,也仿佛有些冒汗。

    戚缭缭又不打算来四夷馆当译官,能跟胡虏们进行日常对话就成了。他这么回答,应该不会出错。

    但是燕棠又静立着不说话,他却也不知道他究竟什么意思。

    “王爷……可还有事吩咐?”他望着他足下革履问。

    “学个鞑靼话何须两月?一个月教会足够了。”燕棠说。

    黄隽有些为难:“缭姑娘纵然聪慧,一个月也委实困难些……”

    “教不会,那就是你无能。”

    燕棠抬手抚抚手腕,瞥着他,又淡淡道:“还有,戚二小姐是贵胄淑媛,你直称缭姑娘,仔细侯爷与世子不悦。

    “为了你的前途着想,也该注意下该有的礼数。”

    黄隽屏气望着地下,半日才颌首:“是。”

    燕棠盯着他背影直到消失才往衙署走去。

    刚拐了个弯,前方就闪出个绯衣绯裙如同一团火焰般的人影。

    “王爷好威风,吓得我的先生连头都不敢抬。”

    戚缭缭抱着胳膊挡在他公事房门口,似笑非笑望着他。

    燕棠凝眉望了她半刻,随即回头看了看四处。

    “不用看了,亲军十二卫各指挥使都跟戚家交情烂熟,我戚缭缭以往也没少进宫,金林卫的人大多认得我。

    “都知道我跟王爷是老相识,我来找你,怎么可能会阻止我。”

    戚缭缭坐上栏杆,晃着两只脚丫子歪头望着他:“还是说说,你刚才都跟黄隽说什么了吧?

    “是不是在恐吓他辞了这份差事,不要教我了?”

    燕棠不想理她,木着脸越过她,推门进屋。

    戚缭缭随即跟进去,往他书案后太师椅上一坐,端起侍卫们给他晾好在桌上的茶来。

    燕棠沉脸:“下来!”

    戚缭缭靠进椅背,两手搭在扶手上,越发坐得稳当:“让我坐坐又不会少块肉!

    “王爷刚才去四夷馆,是为了看我?既然都去了,怎么也不打个招呼再走?”

    燕棠走过去抓住椅背,打算强行把她拎开。

    “王爷今儿要是想跟我动粗,那我就哭。”戚缭缭淡定地道。

    “我刚才进来的时候可看到外头立着许多将士,他们当中可有很多是认识我哥还有子煜的。

    “子煜要是知道我在你公事房里哭,很快就会得到消息赶过来问侯王爷。”

    燕棠脸色寒成冰:“戚缭缭,你是不是真以为我不敢拿你怎么样?”

    “怎么会?”她摊手,“我不过是见王爷这么怕我,所以找找机会来让王爷增加了解罢了。”

    说着她又朝他那边倾了倾身:“没想到王爷这么坏,因为讨厌我,居然去恐吓我的先生。

    “我往后可得常在这承天门进出,既然王爷这么怕我带坏湳哥儿还有阿慈,那以后我就跟王爷玩可好?

    “王爷人品端正,心性坚定,定然是不会轻易被我影响的。”

    她抚着桌子站起来,负着手慢吞吞昂首踱步:“我打算日后就留在王爷公事房里做过功课再回去!这样课业上遇到什么问题,还能及时跟黄先生请教。

    “完了还可以等王爷下衙时一起回府,有王爷跟着一道,我相信我哥一定会很放心的。”

    燕棠扫了她一眼,径自取下宝剑坐到了离她最远的一张椅子里。

    他已对她无话可说。

    “倘若你要轮值夜差,那我就留下来陪王爷用晚膳!”没等他坐稳,她又往下说起来。

    又走到了他面前站定,把一张脸探到他跟前:“王爷这么不放心我,我当然是尽可能地留在王爷眼皮子底更令王爷放心,您说是不是?”

    燕棠被她身上飘出的胭脂味袭得别开了脸。

    他忍不住抬起剑,将她的人也隔开在一步之外。

    戚缭缭望着后仰着上身的他,唇角高高扬起:“再后仰,就看到肉喽!”

    燕棠面如寒霜,抬手整衣襟,手放在领口才想起自己穿的是盔甲,哪曾会让她见到什么“肉”?

    他狠瞪了她一眼,索性把持剑的手也蓦地收回来。

    戚缭缭哈哈大笑。

    眼见得他想翻脸,她忽而已正色:“我有几经话想跟你说。”

    说着她真的离开他坐回了书案后太师椅上,隔着半间屋子的距离悠哉悠哉看过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