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富贵不能吟 > 第065章 混帐的她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65章 混帐的她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戚缭缭高兴不已,问明了什么时间可以去他们衙门,便就又在侄儿们的“护驾”下念书去了。

    门下恰与杜家姐妹撞了个正着,男孩们把胸一挺,那二人便就咬紧着下唇进院里去了。

    燕湳从没见过燕棠这样的火气,自打前两日被他踹过屁股,这两日直接去了他外祖家叶府,今早是直接从叶府到的学堂。

    程敏之觉得他这样是没用的,因为如果他哥真要收拾他,完全可以扑到叶府去接着踹。

    邢烁觉得有道理,但他担心的是另一层:“我就怕日后他真不准湳哥儿跟我们玩儿了。”

    说到这里,燕棠简直是讨人厌的存在。

    他自己从来不捣乱不生事,堪称世家子弟的标竿,人人家里都拿他作榜样教训孩子,已经够可恶了,他却还不准别人找点乐子玩玩儿。

    戚缭缭也以为然,前世他们的交情就算过去了,就凭他还之前还坑她银子,还说她不衿持来说,是够可恶的。

    众人纷纷表达意见,燕湳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说道:“那我放了学还是老实回去好了,他踹完我泄完了火,过几天也就没事了。”

    “这哪行呢!”邢烁说,“也不能由着他打。”

    “可又怎么办呢?”燕湳摊手,“总得让他把火给消了。”

    戚缭缭琢磨着,就说道:“这么着吧,你就回去跟他说,最近跟我闹掰了,不会跟我一处玩了。

    “你痛定思痛,觉得的确不应该跟着我胡混。而我则被我哥揪到四夷馆去学鞑靼话了,知道我倒霉,他多半心情要好些。”

    反正他恼的是她嘛,怪她带坏了燕湳,只要燕湳不跟她玩,他还有什么必要纠缠着?

    几个人却因为她后面的话吸引了注意力:“你要学鞑靼话?”

    戚缭缭少不得给他们解释一通。

    燕湳放了学果然就老实回王府去了……

    靖宁侯给戚缭缭找的这位先生姓黄名隽,是四夷馆的通事,祖籍便是辽东那边的。

    自幼熟悉草原语言,家境不大好,虽是搬进了京师,家里年迈的祖母,寡母以及一个幼妹,可都靠他在衙门里这点微薄薪俸养活着。

    昨日靖宁侯来串门,找到少卿大人闲聊时,说起想给家妹寻个先生的事,他从旁听见遂就毛遂自荐了。

    当着少卿大人的面,靖宁侯许他二十两银子的重酬让他教会,先付五两定金,教完了付余款,教得好了另有酬谢。

    有这样的优厚条件,黄隽自是不敢怠慢,拟定了每日下衙后戚缭缭到衙门来,就着馆内的书籍进行教授。

    自己也提前做好了教案,准备打起精神来应付这位传说中有“泰康一煞”之称的女弟子。

    戚缭缭乃是有心求学的,当然不会乱来,自此每日里风雨无阻的赶至。

    金林卫衙门距离四夷馆并不甚远,经常燕棠巡逻时还要路过。

    那天燕湳回来后燕棠本是要接着训的,不过听他说戚缭缭跟他闹掰了,他便就住了手。

    祸根孽胎就是戚缭缭,只要她消停下来,燕湳也歪不到哪里去。

    但他又有些不信,那孽障什么时候有过正形?

    简直是走到哪儿打到哪儿,先是杜若兰,后是杜若筠,然后是荣望,又是会同馆!

    他们这几个也是打小棒打不散的团伙,怎么会突然就闹掰了?

    他也就是将信且信而已。

    下晌例行带着两个去各处岗哨巡逻。

    路过四夷馆的时候,里头传来断断续续地朗读声,猛地一听,就觉出几分魔音穿脑……

    “谁在里头?”他面肌一颤。

    身边金林军打听了一路过来,说道:“是靖宁侯府的二小姐在馆里学番语。”

    靖宁侯府的二小姐……

    太阳光底下,金林军们看到他们的副指挥使脸上蓦然就冻出了寒霜!

    那日里苏慎慈把戚缭缭夸得天上有地下无,燕棠只觉得言过其实。

    邻居们的眼睛是雪亮的,她戚缭缭在坊间生活了十四年,除了戚家和燕湳他们那帮人之外,再没有一个人像苏慎慈这样夸赞过她。

    这只能说明苏慎慈也不过是被她戚缭缭给蛊惑了而已!

    诚然,她是有些特别之处,那天在小黑屋外他所看到的她,的的确确与往日人前的她很是不同。

    那样危险而直接的她,是当得上苏慎慈那句“有勇有谋有城府”的。

    再有在会同馆的表现……

    一个十四岁的女孩子,能够于声色不动间把控着那么好的火候,也是不容易的。

    可纵然她有些见地,也仍然是个未曾吃过苦,及未曾面临过挫折的纨绔女,她有无城府,出不出色,又与他有何相干?

    反正他已是坚定信念再不与她有什么瓜葛……

    ……不!

    眼下她在四夷馆学番语?

    这怎么会?!

    他扶剑凝立了片刻,凛然的目光便就下意识地透过大敞的门往里投过来。

    ……头几天都是学口语。

    黄隽简直一个萝卜一个坑,恨不能把要教的内容掰碎又嚼烂喂给戚缭缭。

    但戚缭缭读书自有一套方法,虽然是从来没有接触过的语言,这么跟上来倒也不算吃力。

    燕棠到达衙门外的时候她正在学习简单词汇。

    本是全神贯注地跟着学习,抬头的时候不经意就觑见了门外远远立着的人。

    等看清那银甲上配着的青铜宝剑,她唇角便勾了勾,也未动声色,继续学自己的。

    到下课时她起身与黄隽道:“明日我姐姐家老太妃做寿,我得告个假。”

    黄隽早听说过戚家这位二小姐的威名。

    原本是提着颗心在教她的,却没有想到两日下来她不但未曾有一丝顽劣淘气的迹象,而且还懂得举一反三,功课做得认认真真,心里早就已经知足得很。

    遂忙说道:“二小姐自去忙便是,永郡王府的寿宴在下也是知道的。”

    这是个长得十分清秀端方的年轻人,衣着朴素却干干净净,有一副同样很清亮干净的眉眼。

    戚缭缭看他这副老实样,不由笑起来:“回头我给你带好吃的来!”

    黄隽被她突来的笑容一闪,连忙低头:“不敢。”

    {求月票}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