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富贵不能吟 > 第056章 有多无耻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56章 有多无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安达潜伏在京师发挥的作用有多大戚缭缭不知道,他究竟是不是贺楚王妃的侄子她也不清楚,但经过这番清查,他们这伙人的底细便有机会摸清楚了。

    就算是两个月后依然还将发生冲突,也不至于让贺楚把尾巴翘得老高来。

    出了这么件事儿,回头靖宁侯他们会问起,她还得好好想想这话儿得怎么跟他们说才够完美。

    即便她是有意想揭安达的老底,去会同馆也不算什么了不起的事,可闹出事情来,就不那么合规矩了。

    尤其靖宁侯还老担心她嫁不出去,所以少不得还得做好被他们吼破耳朵的准备。

    出了馆后程敏之他们皆有些没劲,因为合他们三个之力居然连个安达都没能奈何,这令他们感到很挫败,很没面子。

    苏慎慈则在车上说道:“那安达看起来并不像只是个王亲这么简单,从先前那叫格恩的汉子对他说话的态度来看,只怕是个将领。

    “可惜不能把他两腿打断,我听哥哥说乌剌可汗野心勃勃,若是打断了倒好了,也算是给乌剌一个警告!”

    戚缭缭斜睨她:“看不出来你这个人心肠这么狠。”

    苏慎慈嘴角抽抽:“承让承让。”

    一言不合就要把人往死里打的人,好意思说她心狠?

    说完她又道:“刚才你和阿棠配合得挺好的,是不是早就商量好了?”

    戚缭缭摊手。

    “商量”这种事儿,就算她肯,燕棠也不会给她这个机会不是!

    但他们好歹是发小,哪怕隔了十年,底子在那里,多少也还是会有些默契的。

    哪怕燕棠把她当瘟疫,在她之前既告诉了他安达的可疑之处后,他又怎么会放过这个把他拖出水面的机会?

    ……马车直接驶进坊。

    槐树下苏慎慈先下车,戚缭缭跟程敏之他们告了别,遂带着翠翘在树下石墩上坐了下来。

    燕棠自会同馆出来,便与司礼监与礼部的人进了宫。

    皇帝听他把来龙去脉细细说完,将手里把玩着的一柄玉如意放到了桌面,说道:“贺楚这是着人打前站来了。

    “他这是借着千来人的使臣团引开朕注意力,使朕以为他们就是来讨赏而已,而后却在暗中行事。”

    他凝眉睨向礼部官员:“当初负责核查名录的是谁?削去官职,不得起复!余者皆罚俸半年。”

    礼部连忙颌首领旨。

    皇帝拿着那柄如意站起来,踱出御案,又道:“乌剌王妃只有哥哥,这安达如若真是她的侄儿,那么定是右翼将军帖木儿的儿子。

    “而帖木儿的结拜兄弟则是大将军孟恩,孟恩其人狡诈,安达此行很可能是出于他的安排。

    “——着孙彭去趟会同馆,先去会会那安达。”

    王瑞也即时领旨告退。

    殿里只剩下燕棠还在,皇帝负手望着他:“你怎么让戚家那丫头跑会同馆去了?”

    燕棠微凛,躬身道:“是臣监管不严,请皇上降罪!”

    皇帝笑了笑,说道:“本来是该降些罪的,戚家那祸根孽胎,皇子公主们打小都不敢随便招惹,你竟让她跑去那儿?

    “今儿她若真出点什么事情,老戚他们几个还不得把朕的会同馆给掀了?”

    燕棠望着地下,再凛神:“臣愿意领罪。

    “不过戚缭缭虽然玩劣,但今日若不是她,使团里的猫腻断断还揭不穿,所以还请皇上莫要怪罪戚家。”

    戚家与宫里关系一向很铁,今日之事也不涉及什么原则问题,他自是不会骂的过份。

    但该说的还是得说清楚,那孽障看着不着调,但行事却乱中有序,你不仔细琢磨,还看不准她有套路。

    就是先前这事儿,他也是直接她寻上巴图的时候才意识到她想干什么,而后居然还成了!

    功劳是她的就是她的,就是要算今日的账,他也可稍后再算。

    “朕又没说要怎么着。”皇帝摆摆手,“戚家那帮土匪,朕也惹不起!

    “今儿她被朝廷使臣吓了这么一跳,他老戚家不来找朕要压惊钱,朕就谢天谢地了!

    “——永郡王太妃要大寿了,先过来帮朕拟拟圣旨。”

    ……

    戚缭缭呆在槐树底下是为了等差不多该下衙的戚子煜。

    燕棠刚进坊门,就看见她站在树底下,来来回回地踱着步。

    他瞄了她一眼便别路走向王府这边岔道,然而走了几步他停下来,想了想又掉头走了过去。

    “……王爷?”

    翠翘经历过小破屋外被狠瞪过那回之事,随即懂事地退得远远的。

    戚缭缭闻声也抬头,冲漠然停在面前的他笑了笑:“是你啊。”

    心不在焉地打完招呼,顺眼看了看坊门口,然后也就没有了下文。

    燕棠眉头微锁,说道:“你还在这里做什么?”

    许是她今儿立了功,眼前的她看起来也顺眼了那么一丢丢。

    “等人。”戚缭缭说。

    目光瞥见他今儿为着赴宴而精心作出的打扮,又不由顺口夸了句:“王爷穿蟒服比穿战甲更好看。”

    穿蟒袍好,富贵又安定。

    穿战甲,那是得打仗的,得流血的。

    还是富贵太平的好,谁都不用失去。

    燕棠听见这话,那才转安好的心情却瞬时又没了。

    “你什么时候能改改你这臭毛病!”

    戚缭缭微顿,笑着盯过去:“什么毛病?”

    燕棠先前准备好的话早被她这没皮没脸的模样打散。

    他忍耐了下,凝眉道:“今儿的事情若不是你主动招惹,别人能误会上你吗?

    “你这么三不着两的,自己学艺又不精,但凡你平日里端庄衿持些,说话做事不那么乖张无状,也不至于处处有人为难你!”

    他也觉得自己像只聒躁的老母鸡,他跟个不学无术没皮没脸的人废话什么呢?

    可是不说,谁也不知道她以后是不是还会给他带来麻烦。

    他日子过得按步就班地就很好,不需要时不时地应付突然出现的麻烦!

    今日如果不是她跟着过来,燕湳不会有胆子跑到会同馆来凑热闹,如果不是她跟阿丽塔夸赞安达,安达又岂会误会?

    她自己有什么臭毛病,她自己没点数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