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富贵不能吟 > 第055章 你权衡吧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55章 你权衡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巴图一惊!

    在场人也跟着一惊,燕棠略为思索,反倒气定神闲地站着。

    “姑娘这——这要求未免有些强人所难。”巴图面肌抖动。

    戚缭缭沉脸:“如果我大殷贵眷是随便一个属从就能羞辱的,那么身为下邦的贵国又该如何自处?

    “向一个连官眷尊严都保不住的上邦朝贡,巴图大人以及贵国可汗难道不觉得跌份吗?

    “这若是强人所难,那是说贵国其实打心眼里就没有把我大殷放在眼里?”

    “姑娘言重!”巴图脸色肃重起来。

    “也不算言重。”燕棠昂首睨过去,“贵国侍卫无理兼无礼,戚姑娘并未曾主动招惹,却引来他诸般针对。

    “更莫说他竟还敢动手,就凭这个,大人若于大殷存有敬畏之心,便将他就地正法也不为过。

    “现如今姑娘不过打断他两条腿以为警告,何来言重之说?!”

    “王爷,这不可——”

    “有何不可?”燕棠侧身,“难不成这侍卫一双腿比我们戚姑娘的尊严和性命还要衿贵?”

    巴图哑口无言。

    安达则死命瞪着燕棠,浑身肌肉也都紧绷起来。

    戚缭缭笑道:“一个侍卫而已,巴图大人也舍不得?”

    巴图脸上肌肉已颤抖起来。

    一个侍卫他有什么好舍不得的?关键安达并非侍卫!

    这二人一唱一和,若是真把安达双腿打折了,他回去该如何跟贺楚他们交代?!

    “还罗嗦什么?他敢对缭缭无礼,就该承受后果!

    “打断他的腿,也好让你们大王下回再派遣使臣出来的时候多想想什么人能派,什么人不能派!”

    程敏之他们打不过安达,正满肚子怨气,终于忍不住也嚷起来。

    原本都聚在前院小耳房的小厮丫鬟们早都已经赶了过来,苏慎慈也随燕棠之后不久到了。

    大殷这边人越来越多,巴图本就因为安达身份有异而有苦难言,此时势弱,便愈发焦灼。

    “一个小小侍卫,又不是贵国什么重要的人物,巴图大人这么舍不得吗?”

    燕棠目光紧盯着巴图,不曾放过的他脸上任何一丝变化。

    巴图汗如雨下:“不是这个意思——”

    安达也暗地里攥紧了拳头。

    眼前这状况令他开始怀疑戚缭缭先前那么不留情面的奚落他,乃是别有用心了!

    她若是不奚落他,他便不会恼羞成怒,他若不怒,遂不会出手。

    不出手他们自然也没有理由大动干戈,便也不会被她揪住这把柄大作文章!

    ……难不成她是早就看出来他不是普通侍卫,所以故意制造了这么个难题给巴图?

    巴图不让他们打他,就不能令得他们心服!

    而他若是说出他并非侍卫,便是欺骗了大殷皇帝。

    在随行人员的身份上造假,无论如何都可算是动机不纯,大殷要为难他们,是轻而易举的!

    他到底是怎么会听信了谗言,觉得戚家的小姐是个真草包的?!

    又是怎么会觉得这种女人嘴里说出来的夸赞是有意于他的?!

    他咬紧牙关,狠瞪着抱着胳膊站在清风里的戚缭缭,狠咽了唾液下去。

    “不是这个意思那是哪个意思?”燕棠道,“就是这人打不得,大人也请说出个道理!

    “大人痛快些,我也就把这事扛下来了,要是不说,那我可只好请皇上跟贺楚可汗去交涉了。

    “不过小王得提醒一声大人,倘若惊动了圣上,那可就不止打断一双腿这么简单了!”

    “别跟他废话了!——翠翘,回去送信给老爷还有子煜,就说乌剌有个侍卫想杀我!”

    戚缭缭高声道。

    在场人面色俱是一变!

    便连司礼监王瑞闻言也沉声表起态来:“巴图大人,区区一个侍卫,莫非大人也要死命护着不成?”

    就戚家那护短的阵势,眼下那帮土匪没在,就知足吧你们!

    巴图咬牙半天,只得硬着头皮走出来:“不瞒王爷及各位大人——”

    “慢着!”

    安达打断他,直盯着戚缭缭:“我愿意挨罚!”

    “你——”

    “不用多说了,来吧!”

    安达叉开两腿,昂首立在空地上。

    刨除他脸皮厚这点,戚缭缭倒还敬他是条汉子!

    这明显是不想把身份泄出来了,但他越是如此,岂不越是说明有问题?

    她看向燕棠,燕棠也凝眉看过来。

    不过也只那么一瞬,他随即就转向巴图:“既然如此,那就请大人动手!”

    巴图额上有汗滴下来,拳头攥了又攥,而后急步走到安达面前说了几句什么。

    安达腮帮子鼓了鼓,眉眼之间就有了权衡之色。

    戚缭缭不管怎么仔细听,也听不懂他们说什么,但心里却是笃定的。

    安达身手这么好,且身份显然比巴图还要高出一层,必定是将领类的人物。

    乌剌人马总共就那么多,能与大殷对抗靠的是强悍的马上功夫。

    他这一双腿若是被打断,那么于贺楚来说岂不损失了一名悍将?就算他自己舍得一身剐,巴图和贺楚都会舍不得!

    若不打断腿,那就只能承认他并非侍卫了。

    眼下大殷也不会为着这点事跟乌剌发兵,落个欺凌小邦的名声,这个险还是冒得起的。

    正琢磨着,巴图就开口了:“不敢欺瞒王爷,安达实则并非普通侍卫,乃是我们王妃的侄儿。

    “公子听说我们要来中原朝贡,很想来瞻仰大邦风采,可是名册早已列好,于是就临时让他顶替了侍卫。

    “公子冒犯姑娘及各位小爷之处,还请几位看在我们王后的面上,不要怪罪。”

    真是满嘴胡话!

    就他那个活似一脚就能踩崩大半个中原的猖狂劲儿,是来瞻仰大邦风采的态度?

    戚缭缭望着瞪过来的安达咧嘴:“原来是王妃的侄儿,那真是失敬!

    “可是不管是谁,篡改身份潜入大殷国都,这可是大罪!我可以不计较,这事儿就移交给王爷处理!”

    她撩唇看向燕棠。

    燕棠从善如流:“贵邦毫无诚信,小王回宫之后,定会将此事向圣上明禀!

    “同时即日起司礼监与礼部将会对所有乌剌来使成员进行彻底清查。

    “在未查完之前,暂停所有朝贡事务!

    “请大人约束好贵邦随属,在圣上下旨解禁之前,若有人私下行动,无论是谁,都将逮捕入狱,以罪行严处!”

    巴图深鞠着躬,抬头时额上汗已滴到脖子上来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