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富贵不能吟 > 第049章 卖个消息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49章 卖个消息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二爷!”

    他这里还没愣完,身旁黎容就盯着旁边树下失了声。

    顺眼看去,她们俩旁边的木芙蓉树上这时候也跳下来一个人,那褚袍云履的,不是燕湳又是谁!

    “大,大哥!”

    燕湳边唤边带着些许讨好地挪向了戚缭缭,就像是一棵向日葵,不自觉地向着她这个太阳在靠拢。

    方才听她说那乌剌女人就在燕棠房里他还不相信,等收买了侍卫来到这窗户外头一看,正好见到她自行宽衣这一幕!

    他瞬间就凌乱了,他大哥白璧无瑕,就是要被人染指,那起码也得是个中原女子,怎么能让个外邦女人占了便宜?

    要不是戚缭缭不准他出声,他早就冲进去八百次了!

    眼下总算见到燕棠让侍卫把人给架了出来,才刚放了心,哪知道戚缭缭却又自行暴露了行踪!

    她们俩下了来,他当然也不好意思再躲着。

    燕棠面肌抖了抖,正要瞪向戚缭缭,这时候紫薇树这边的杏花树下又传来咚咚两声,只见程敏之与邢烁两人也先后落了地!

    “王,王爷……”

    “树上还有谁?!”

    他瞪眼扫过去,最后落在戚缭缭她们坐过的紫薇树上——那树离窗户最近,合着刚才他在屋里被阿丽塔盯上,她就率众猫在树上看戏?!

    “没了,就这么些。”

    戚缭缭拍拍手笑道。

    燕棠瞪着很快就被拥趸们簇拥着的她,气血略略有些冲顶。

    上次她还只是拐带着燕湳去打荣望,这次可好,不光把燕湳拐了出来,还居然把苏慎慈也给拐了来!

    到下回,她是不是得带着一帮童子军闯去承天门?!

    “阿慈你过来!”他厉声道。

    苏慎慈清着嗓子,说道:“你忙你的,我站这里看看就好。”

    开什么玩笑,这个时候过去不是找不自在嘛!

    说实在的,她也不明白戚缭缭干嘛要暴露自己,要是出现在别的地方,她还可以帮着打打圆场,眼下这样,她也没辙了不是?!

    算了,反正她就是个龙套。

    戚缭缭没再理会燕棠,径直走到阿丽塔跟前,说道:“阿丽塔小姐既然知道王爷是柳下惠,可见是有备而来。

    “据我所知阁下此番只是随使,你既然来此,那必然是经过你们巴图大人的授意。

    “关于小姐的身世我刚才了解到一些,不知道你铩羽而归,回头会不会要遭受什么惩罚?”

    阿丽塔自他们出现时起就已在关注她。

    此刻见她年纪小小,却有隐隐压人之势,不由冷哂道:“我不过是来给王爷问安,结果好心被当成驴肝肺,贵国的镇北王居然是个连妇人女子都恐惧的胆小鬼。

    “如此失礼待我,只会显示出贵国上下的狭隘,我并没有错,又怎会惩罚我?”

    “你才是胆小鬼!衣服都不知道怎么束紧,还有脸说我们失礼待你?!”

    燕湳如点着了的炮仗,怒冲着她嚷嚷起来。

    却不防正好落入燕棠掌握,被他拎住衣领丢了给侍卫们!

    “把二爷押回去!在我回府发落之前,不许让他吃喝,也不许他跨出门槛一步!”

    “我不!”燕湳闻言凄厉地抗争起来:“我不回去!我不回去!你们谁敢拉我,我回去就跟你们媳妇说你们在外面喝花酒!”

    侍卫们的脸都臭了……

    燕棠寒脸揪起他胳膊,拎着就要往外丢。

    戚缭缭伸臂挡住:“回头我卖个消息给王爷,王爷便许我们留下来看摔跤怎样?”

    燕棠根本不可能给她机会!拨开她然后仍旧拖着鬼哭狼嚎的燕湳往外走。

    程敏之他们也都慌了。

    苏慎慈追过来求情:“来都来了,你就让我们留下来吧,我们保证不坏你的事!”

    话没说完,却也被燕棠给一把拉开了。

    戚缭缭眼看着燕湳已被拎到了院门口,提裙飞奔上去,压声道:“乌剌人的消息也不要?”

    燕棠眼角都不曾斜给她一个。

    戚缭缭不由分说抱住他这边胳膊:“我就只需要一刻钟!一刻钟后你要是觉得我的消息不够留下来,你再赶我们也不迟!”

    燕棠一手拎着燕湳,另一手被她抱住,一时竟也无可奈何了。

    苏慎慈见状,随即也跟程敏之他们对了眼色过来,挡住他去路:“王爷就给缭缭一刻钟时间,一刻钟后您不赶我们,我们也走,这总行了吧?”

    燕棠冷眼望着他们一个个,想把他们直接摁进地底下的心思都有了!

    ……

    戚缭缭回到院里,望着阿丽塔扬唇:“既然阿丽塔小姐说巴图大人那边不会有什么惩罚,那假如我就如了阿丽塔小姐的意愿,让你把衣服脱了,在这里呆上一日一夜不许出去呢?”

    她边说已边笑起来:“我想阁下应该不止把王爷当成今日的唯一目标吧?

    “在王爷这里失了手,你定然还准备了另一手去对付司礼监与礼部的人。

    “阿丽塔小姐出身并不很高,母亲也不过是个侧室上位的女子。

    “如果不是因为精通汉话,或许也不太会有机会随使团入关。

    “小姐身负的使命就是以美色拢络我朝大臣。

    “今儿可是你们最好的机会,要是他们三方你连一方都不曾得手,巴图大人真的不会说什么?”

    阿丽塔听到提及她母亲,便有些怒!

    但更让她心里浮躁的是她竟说要脱她的衣服!

    她对着燕棠脱衣服不要紧,这本来就是她此来的使命。

    燕棠是大殷皇帝的心腹,只要能成功要挟到燕棠,哪怕他不肯出手帮他们什么事情,只对他们日后在燕京的活动不管制,她目的也就达到了。

    而来之前她自然也想过燕棠这里不那么好攻,所以她是预留了时间去对付另两个衙门的人的。

    可如果她们将她衣服脱了扣留下来,她什么都做不成,无论如何,即使巴图不说,他们也会失去最好的接近大殷朝臣的机会。

    这么一来,对他们日后来说就难度大增了!

    想到这里她恶狠狠地瞪向戚缭缭:“你想无故扣留我?难不成是想挑起两国争端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