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富贵不能吟 > 第046章 放老实点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46章 放老实点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糟了!发现咱们了!”苏慎慈攥紧她胳膊。

    “怕什么?”戚缭缭淡淡觑了眼她,站着没动,“这种着花的地方本就是让人来看的。

    “这是咱们大殷的地盘,我们也不是故意偷听,他们说的又是鞑靼话,就是他们看到了咱们又怎么样?”

    苏慎慈心神大定。

    那蓄着须的人拉着那年轻人低声说了几句什么话,那年轻人看过来两眼,便就缓缓按着胸往这边弯了弯腰。但那眼里的锐气却仍看得出来是未曾妥协的。

    戚缭缭不愿节外生枝,略想,折了两枝花,便与苏慎慈走出园门来。

    刚到园门口,去路便就被那冲她抚胸弯腰的鹰眼人阻住了。

    “在下安达,敢问阁下是?”

    年轻男人操着不太熟练的中原话问。言语间的倨傲,让人看了十分不爽。

    戚缭缭摇头:“我们中原女子,不兴跟陌生人通报姓名。”

    她反过来打量着这人,笑眯眯说道:“阁下是位勇士?那一定武艺很好喽?

    “我很钦佩武艺高超的强者,尤其是你们的孟恩将军,昔年他率领八千兵马轻松消灭了克格部落两万人,很是了不起。”

    眼下还没人对贺楚及部下有太多关注,但是战后,关于大将军孟恩一些用兵上的传闻在朝堂上层之间流传的简直不要太多。她是内宅女眷,也曾听闻了一些。

    安达听她神色自如地提到孟恩,目光倏然锋锐:“你认识我们大将军?”

    “不认识。”戚缭缭耸肩。

    但她这么一否认,安达神色却更加凝重。

    不认识还能知道孟恩以多少人击败克格部落多少人?何况她还是个小女孩子!

    他沉吟了半刻,说道:“姑娘若是认识我们大将军,那在下还可以考虑给你留条生路。”

    戚缭缭看着他,过片刻,笑起来:“我要是没听错的话,你的意思是我若不认识孟恩,你就要杀我?

    “在我中原土地上,我大殷的都城里?就因为我刚才隔着镂花窗在小花园里看了你们一眼?”

    安达微俯的面孔有寒意。

    戚缭缭把胳膊放下来,又说道:“你们大将军这几年不是一直忙着欺凌周边弱小么?我又没有去过北地,怎么会见过他?

    “再者,照你的意思,我只要说一句认识孟恩你就能放了我,这话听着怎么像是哄小孩?

    “我就算上了你的当,说句我认识他,你就真的会相信?”

    说到这里她笑起来:“你根本就是诈一诈我,看看我会不会因为刚才被你看到我之后,方寸大乱而已。

    “安达勇士,让你很失望了,我不认识你们大将军,而你也杀不了我。

    “至少在我大殷境内,你休想能伤得了我。就算你伤了我,也休想活着出关去!

    “要想不坏你们可汗的大事,你就得在我燕京城里放老实点。”

    说完她抬起花枝拍在他胳膊上,拉着苏慎慈撞开他,大摇大摆离开了。

    苏慎慈直到回头再也看不见那两人,才长长吐出口气:“那两个人看起来好凶。”

    “再凶还能有我凶?”戚缭缭哂笑。

    苏慎慈看了眼她,闷声道:“那倒也是。”

    最近半个月,她不止把杜家姐妹轮番打了,又把荣望给打了,还差点把杜家房子都给拆了。

    她认识的人里,还真没谁像她这么能折腾的。

    戚缭缭笑完也没再接茬。

    安达显然是把她当成寻常女孩子在恐吓了。

    若在别的地方她或许还会收敛收敛,可眼下是大殷都城,也是她家门口。

    她堂堂戚二小姐,向来行得不那么正,坐得也不那么端,还能让个外邦人给蛮横地压了势头去?

    不过那安达既能想到借她的话来给她设套,应该不会傻到哪里去。

    他这么急着来威吓她,不像是冲动,倒像是在紧张着什么。

    难不成他们吵的是什么了不得的要紧事情,所以才这么煞有介事地来吓唬她?

    好好奇呀。

    她摸了摸鬓角,回头看了眼小花园方向。

    安达站在原地,目光冷峻地望着戚缭缭她们离去方向,问身边人道:“她们究竟什么来路?为什么会来这种地方?!”

    先前与他激动说话的那汉子也看了眼远处,说道:“来会同馆的都不是寻常人。

    “她们身上穿的也是上等的绫缎,而且她项间金锁看上去价值不菲,应该是他们哪家大官的女儿。”

    “大官的女儿?”安达眉头微蹙了蹙,转而他又松开来,“中原人都兴把女儿圈起来养,楚楚可怜弱不禁风。

    “既是大官的女儿,那应该是个草包,不用理会她。”

    说到这里他神情放松地接着道:“照我说的去做,让阿丽塔去给那姓燕的小白脸问安。”

    “将军——”

    “还罗嗦什么?!”他猛然一沉脸,浑身气势竟比方才高出许多来,“为安全起见,别忘了回头再让人去摸摸那小丫头的底。

    “若是有用,也不妨利用利用她。”

    随从把剩下所有话都咽到了喉底,然后道了声是。

    平白得了两块碎银的小衙役自小花园出来,心情便美滋滋。

    正哼着小曲儿走在庑廊下,忽然去路又被人给拦住了。

    “……戚姑娘?”

    衙役愣完之后便眉开眼笑,揣了银子然后深深作揖:“姑娘可是还有什么事情要吩咐小的?您只管说!”

    戚缭缭两只大眼笑得弯弯地:“你还真猜中了。”

    衙役见她毫不扭涅,也放松下来,上前半步道:“姑娘但说无妨,但凡我刘忪办得到的,定给姑娘办到!”

    当衙役的哪里有什么好出身的?

    别说面前这小姑娘出手那么大方,就是她分文不出,冲她背后的靖宁侯府,他也绝对只有亲近的理儿,而没有疏远的份。

    戚缭缭放了胳膊,就笑笑地道:“我就问你,乌剌人那边,有个叫安达的,是什么来历?”

    刘忪顿了下,直腰道:“姑娘若说的是那个长得特别威猛的乌剌勇士安达,那么他是此次跟随巴图入关的随护,大约是相当于咱们大殷的宫廷侍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