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富贵不能吟 > 第032章 有人撞我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32章 有人撞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靖宁侯正盘着腿在房里跟沈氏说话。

    两个人耳朵挨耳朵,言笑晏晏地,仿佛两个连身儿。

    一阵风吹来,戚缭缭没忍住,在窗下猛地咳嗽了一声,屋里两人便倏地分开了。

    靖宁侯带着邪火斥她:“咳什么咳,吞沙子了吗?!”

    说完走出来,负着手把她一睨,还敲了她一个爆栗:“什么事儿!”

    这段时间夜里都在营里轮值,他都有大半个月没泄火了都!这才刚回来呢,到底她有没有点眼力劲儿?

    戚缭缭虽然也觉得一家之主的闺闱和谐,最大程度上决定着整个宅邸的和睦,但眼下天都没黑,又哪里知道他堂堂侯爷竟还会白日宣淫?

    ……无论如何欲求不满的男人不能惹。

    她连忙把手里的寿字举起来:“老太妃要做寿了,我写了六十个寿字给她老人家贺寿,给大哥瞧瞧可还成?”

    靖宁侯愠意稍歇,边看边点点头:“还行。”

    其实何止是还行?简直跟她从前写的那手鬼画符好到不知去了哪里。

    因着这幅字,他终于也舍得给出几分长兄的温厚来:“手里钱够用吗?

    “该制夏裳了,想要什么色儿的料子,跟你大嫂说了不曾?近日可还咳嗽?”

    “都好。”她简短地答着,浑然忘了刚才还咳了两声。然后道:“快立夏了,学堂里放假,我想过两日去屯营里玩玩儿。”

    “去那儿干嘛?”靖宁侯张口否决她,“不跟你说了最近北边不太平,不要随便出街吗?”

    戚缭缭听到这里,就先问:“到底是怎么个不太平法儿?”

    戚家是将门,大殷也不拘女子过问时事。

    靖宁侯便就负手道:“乌剌自两年前老可汗突然殁了之后,这两年都没消停。

    “直到两年前贺楚上位,至前不久把几个兄弟部落都吞并之后,这才算是安定下来。

    “贺楚手下有几名猛将,其中有个叫孟恩的,据说力大无穷,骁勇无比,也是昔年辅佐贺楚上位的最大功臣。

    “最近他老是在边境搞小动作,弄得关里关外进出的人也复杂起来。”

    戚缭缭听到孟恩的名字心下便动了动。

    孟恩这个名字如雷贯耳。

    因为明年的土沪之战,敌军那边就是他为主帅,秦王萧蔚也就是被此人活捉的。

    “皇上有说过怎么办吗?”她记得这个时候宫里好像没有什么动静传出来。

    “我听说西安府的秦王打仗也有两下子,皇上最近有没有传召他进京什么的?”

    靖宁侯扭头看着她:“无端端地怎么说到秦王头上去了?若是到了要用到了之国的宗亲议政的地步,得严重到什么地步了?”

    戚缭缭听到皇帝此时还没有传召萧蔚的意思就先安下心来。

    不管怎么说,还没到那步就好。

    不打就不会死人,至少不会死那么多人。

    可是如果万一要打,那这回主帅的肯定不能是萧蔚,哪怕一样会有牺牲。

    “眼下自然是派兵增守。”

    靖宁候走下石阶,拍了拍院角香樟树的树干,仰头望着参天树顶,“圣旨已经传到后军营,威远侯已经受命了,不日便就将调集各地兵马前往雁门关。”

    “大哥对那胡虏将军了解多少?”她跟着他到了树下石桌旁坐下。

    “子煜子赫他们正在搜集线索,目前所知不是太多。”

    靖宁侯显然不想跟她浪费太多口水,已经接了丫鬟捧来的茶,心不在焉地喝起来。

    又问她:“从前一说到这些你就溜得老远,今儿怎么回事?

    “可是跟敏之他们吵架了,实在没有人陪你胡闹了,你便来寻我磨时间了?”

    戚缭缭听他说到这里,连忙就道:“今儿荣望骑马把我给撞了。”

    “什么?”原本低着头的他蓦地又扭头看过来。

    “我跟程敏之他们在牌坊那里玩,荣望驾着马飞快地冲过来,我闪避不及,就摔倒了。”

    她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说道,“倒是没摔到哪里,关键是,他跳下马来就指着我鼻子骂。

    “我怕的很,差点就发病了,而他居然还想打我。”

    靖宁侯愣住:“他有这么嚣张?”

    顿了下他又说道:“莫不是你又招惹人家了?”

    “不可能!”戚缭缭也站起来:“我和翠翘走路走得好好的,他就撞我,敏哥儿他们都可以作证。”

    靖宁侯本身就压着股邪火。

    这时候听到荣望撞了她还骂人,再听她说那小子居然还扬言要打人,还有人作证,那火苗便就蹭蹭冒上来了!

    他扬手拍起石桌:“这就是荣之涣教的好儿子?!”

    沈氏闻声走出来:“出什么事?”

    戚缭缭便就把先前的话给她又重说了一遍。

    “不过后来敏之他们看不过去,就把他也给打了。”她说道。

    沈氏听完之后也怒了:“那荣望成天追着杜家姐妹屁股后头跑!

    “兰姐儿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指不定是因筠姐儿被打,所以替她们把气撒在缭缭身上了!

    “一个小四品官的儿子也敢驾着马在泰康坊里横冲直撞,就是打了他又有什么要紧!”

    戚缭缭瞄着她,又道:“可是我怕他回头又会报复我。

    “前些天就因为我弄坏了杜若兰的功课,然后他们俩就合着伙地把我锁进了街口观音庙后的小破屋!

    “万一过两天他又把我关起来可怎么办?大嫂,我好怕发病就这么死了,见不到你们啊!”

    说着她扑到她怀里抱起她腰来。

    原本她只打算先把杜若兰和荣望关她的事告诉几个小的,自己私下里行动,商量着找个什么机会让这两人不死也脱层皮下来,然后再告诉靖宁侯他们。

    可是既然程敏之他们掺和了进来,而且还一鼓作气把荣望打成了那样,那她眼下不说,还等什么时候?

    杜若兰和荣望就是挨了打,也休想占得半点便宜去!

    靖宁侯夫妻听到这里更是震惊了!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他们有没有听错?

    杜家丫头和荣家那小子,居然合伙把他们家小妹给偷偷关起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