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富贵不能吟 > 第025章 验收战果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25章 验收战果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戚子渝因奉沈氏的命令,要去杜家圆个情面。

    歪在秋千架上的戚缭缭正好瞧见了,就招手唤了他过来。

    看了看几只盒子,不过是些平常之物。

    于沈氏来说自然是够敷衍杜家的了,但于她来说,这却还是太给面子。

    毕竟当中还夹着戚缭缭一条人命呢……

    她忽然就想起前些日子跟苏慎慈约好去看杜若兰的事来,遂唤来红缨:“去苏家传个话,跟阿慈说我们可以去看看杜若兰了。”

    红缨有点愣:“姑娘何必赶在这时候去?”

    杜家可正在气头上呢。

    戚缭缭却笑道:“这个时候去岂不正好!”

    按理,杜家是该再受一次被戚家怼到趴地不起的严惩的。

    她如今接替了原来的戚缭缭,虽说事情不能再像前世一样办,但这不并妨碍她让杜若兰和荣望尝尝恶果。

    她不为杜若筠去。学堂里那点事不值得她放在眼里,她目的只冲着杜若兰。

    她就当自己是死去的戚缭缭的阴魂,也要缠得她杜若兰这一世不得安宁!

    旁边戚子渝听出她话外之音,说道:“小姑姑莫非想治杜家?”

    戚缭缭拍拍他肩膀:“回头再找个机会跟你们细说。”

    她不会武功不要紧,她有一大帮身手极好的侄子啊!

    ……苏慎慈恰好在邢家,听说后便就邀上邢小薇一块来了。

    在苏慎慈看来,杜若筠虽是该受些教训,但杜若兰被打的事跟她们没关系。

    那么作为同坊而居的小伙伴,去看看也是应当的。

    等待她们的当口,戚缭缭让红缨包了些东西送去燕家。

    燕棠替她背了锅,虽说讹她银子不该,但到底使他损失了几十两。

    她让人包的是两盒上好的花胶,孝敬给了他的母亲叶太妃,这就当是给他替她背锅的谢礼了。

    一行人到达杜家的时候,杜若兰正在院子里晒太阳,看到她来,她两眼半眯的眼立刻瞪成了铜铃!

    “你来干什么?!”她举起拐杖指着她。

    戚缭缭心情很好地袖手看她:“当然是来探望你!你这几日没来上课,都不知道我们有多想念你。”

    她一面说一面走上前,冲着那日下过重手的她的背上伤处,用力砸了几下:“怎么样?好多了吧?不是太医瞧过了吗?怎么还连拐杖都拄上了?”

    杜若兰立时疼得尖叫!

    抬头对上只有她才能看得见的她的阴冷目光,又不由一凛!

    她几时见过戚缭缭这么凶狠的目光?

    从前这家伙讨厌归讨厌,却从来没有一个人害怕她,现在却是恶心得来还不由自主地令她回想起当夜被打时候的情形!

    亏她那天夜里还担心她被关在黑屋子里会出事,想跟荣望去看看她来着……

    哪知道她竟然自己跑出来了,还敢拉上燕棠一起来打她!

    燕棠平时谁都不理,除了坊里几个发小之外,最多也就跟苏慎慈走得近些,他怎么会跟她一道干这种事?

    说起来杜若筠还是为着燕棠替她背锅的事才在学堂里针对她,倘若不是如此,杜若筠也不会那么大火气!

    全程都是戚缭缭干的,究竟燕棠为什么会替她扛下来?

    她到底给他灌了什么迷魂汤?!

    而她现在居然还肆无忌惮地来揭她的伤疤!

    她居然还有胆子上杜家来?!

    挨打的恨,还有燕棠帮腔的怒,以及她还没法当着苏慎慈她们的面把真相披露的憋屈,都快蹿出火苗来把她给点着了!

    “我不欢迎你!你给我走!”她厉声举起拐杖指着外头。

    戚缭缭抓住拐杖的一头,顺势把她往椅子上一推,笑嘻嘻挨着跌坐下来的她旁边也坐下:“这么怒躁的性子可不行,要吃亏的。

    “再说我是好心来看你的,你怎么能这么没礼貌呢?

    “身为伯府的二小姐,你这名声传出去,旁人可要疑心伯府家教不好了!”

    杜若兰面红耳赤,不免回想起日前杜若筠说起她在课堂上一鸣惊人的事情来。

    又不由震惊,不知这戚傻子究竟怎么了,怎么看上去当真跟过去地随时随地撒泼的她不一样了?!

    想起这些又不免更加恼恨,虽然不再说话,但咬牙切齿地的模样不要太扎眼。

    邢小薇是个爆脾气,她虽然跟戚缭缭也不对付,但是今儿她们的确是来好心探病的,她居然轰人走,这就是她的不对了!

    她说道:“兰姐儿,你怎么这样呢?难不成戚缭缭来探你的病还探错了?”

    杜若兰更加郁闷,一张脸都憋得成了紫红色。

    苏慎慈是完全不能理解杜若兰对戚缭缭的态度,总觉得她们俩之间有什么秘密。

    当着面不好说,杜若兰摆出这副样子,也着实聊不下去,吃了半盏茶便就招呼另两位起身告辞。

    戚缭缭并没有打算这么快走,屁股还没抬,就忽有丫鬟进来:“荣三爷来看姑娘了。”

    荣三爷……

    杜若兰正满肚子气发不出来,闻说是荣望来了,当即就怒指着门口把火全撒了过去:“你让他滚!让他这辈子都再也不要登我的门!”

    要不是荣望失约,她怎么可能会上戚缭缭的当,被她骗出来挨上这顿打?

    如果不是挨这顿打,她怎么会只能坐在这里听她奚落?

    他居然还敢来!

    旁人听了这话倒没什么,戚缭缭却是上了心。

    她接下来可正要找荣望聊聊呢,他来的倒巧!

    不过那天夜里明明是她和荣望两人合着伙地把“戚缭缭”给关进了小黑屋,怎么转头就闹掰了?

    ……荣家不是勋贵,荣望的父亲荣之涣是兵部郎中,住在钟鸣坊。

    荣家官级跟他们比起来不算高,但家里不缺钱,荣之涣又擅钻营,几个子弟跟纨绔没有什么分别。

    荣望排行老三,倒是从小就跟杜若兰焦不离孟,恨不能搬进泰康坊来跟她做邻居。

    当然前世里戚家也没有放过荣家,荣望自行帮杜若兰扛了罪责,成了主犯,荣之涣被一撸到底,事后荣望也直接被靖宁侯兄弟给“弄”残了。

    该戚缭缭说,前世里杜、荣这俩货都得直接弄死才叫解气!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