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富贵不能吟 > 第017章 不能无情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17章 不能无情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戚缭缭忍耐着:“在你不知道的时候,我可没少用功!”

    靖宁侯觉得能背成这样,也的确证明用过功了。

    他满意地点头:“那起来吧。”

    戚缭缭再也没有这么快地把竹篮甩掉站起来,两条胳膊早就酸成了棉花,完全使不上劲了,两条腿也亏得戚子煜来得及时才勉强站稳。

    靖宁侯因着她功课背得好,倒也不说她什么了,摆摆手示意戚子煜送她回房。

    她走了两步却又抱住院角的大龙柏树:“看在我这么用功的份上,我那把刀,能不能还给我?”

    靖宁侯拉了脸:“别得寸进尺!”

    戚子煜也暗里扯了扯她。

    她说道:“那我要是还能把功课做得更好呢?”

    靖宁侯冷笑:“就凭你?”

    戚缭缭无名火起:“我要是能得到先生称赞,你敢不敢把刀还给我!”

    靖宁侯边睨她边往外走:“吹牛没用,拿到了顾先生青批再商量!”

    所谓顾先生的青批,乃是学堂里那位老先生为了他们而设立的一种独有奖励方式。

    每日里先生都会在所有学生功课里挑出最优秀的一个给予“青批”,而所有人也以能得到先生青批为荣。

    是夜,戚缭缭是在沈氏一边给她和着药油揉胳膊大腿,一面数落她的声音里睡过去。

    不得不说将门里对于舒经活络这项颇有心得,早上起来除了两臂略有些残余不适,她简直已可称神清气爽。

    ……去往学堂。

    学堂是位于坊中间的一座四进院子。正正规规,没有拓展的偏院,所以其实占地也并不大。

    如今的先生是第二任,首任的老先生也是位饱学的大儒,这宅子便就是照他的意思打理起来的。

    前院里两株粗壮的凤凰花树,经过二三十年的生长,已亭亭如盖。

    粉墙上爬满了常青藤,迎春花夹杂其间,在这月份里已经盛开了。

    二进与三进之间是个草木扶疏的庭院,爬藤一直顺着墙壁攀延到了屋顶,丝丝缕缕垂下来,碰上下雨时,是极好的紧致。

    戚缭缭他们上课的课堂在第三进。

    走进庭院时,同窗们已经来了一小半,正三三两两地聚着说话。

    “缭缭!”苏慎慈最先看到她,很快从人堆里走出来。因着她的动作,其余人也都往戚缭缭看过来。

    苏慎慈挽着她到了东面秋千架上坐下,说道:“昨日的事情真是多亏你了,也没有来得及跟你致谢你就走了,我大哥让我今儿特地找你来着。”

    说着她自荷包里掏出个小巧的银锁来给她:“这是我上次在西月楼买的,里头有西洋乐,送给你玩儿。”

    戚缭缭打开银锁,那里头流淌的音符十分熟悉,果然是她曾经在西洋货铺子里一眼就相中的音乐盒。

    大殷在先帝时期军事鼎盛,随后开放外交,几次遣使下西洋,到了如今景昭帝手上,隐隐已有万国来朝之象。

    譬如乌剌的马匹,波斯的毛毯,西洋的玻璃及工艺品什么的,这些在京师贵族圈里都很吃香。

    然而在经历过明年那场与乌剌的战争,损失了近二十万的将士之后,这繁荣景象也逐渐走了下坡路。

    手里这东西她后来直到去了楚王府还留着,可见多么喜爱,眼下苏慎慈竟舍得把它送给她,足见诚意了。

    戚缭缭也没推辞,问道:“家里怎么样了?”

    苏慎慈便把事情都跟她说了,然后禁不住叹气:“真是让大伙见笑了,竟然生出这样的事情。”

    叹完她又望着她:“缭缭,你能不能跟我说说,你是怎么知道云姐儿想出夭蛾子的?

    “又是怎么知道容哥儿不耐花生之性的?”

    戚缭缭早料到她会问起这个,也早就想好了应对的说辞:“我不知道容哥儿耐不耐花生,反正我们家的小孩子是都不准吃的。

    “我大嫂说小孩儿不要吃,有毒,我也就记着了。

    “昨儿看见容哥儿菜里全是有花生的,不免就留了个心眼。”

    她猜苏慎慈是不会相信的,昨日她那个样子可不像是无意间留了心而已。

    不过她执意不说实情,苏慎慈也不会强迫她,她有把握的。

    果然盯着她看了会儿,苏慎慈就说:“是这样啊。那缭缭可真是我和大哥的福星。怪不得我大哥让咱俩以后好好相处来着。”

    戚缭缭扬唇笑笑。

    也忍不住在心里暗嗔了一声小丫头片子,原来她这个时候就学会怎么跟人套近乎来了?

    不过也没有什么不好,毕竟谁还会原谅不了自己拥有点小心思呢?

    在今日之前,她虽然有要扭转苏慎慈这世命运的想法,但却是模糊的。

    她毫无征兆地回到了十年之前,以旁观者的身份看着从前的自己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她做不到袖手旁观,但是又还没有来得及想好究竟该怎么去做。

    但是现在,她目标很明确,她首先要做好“戚缭缭”,把戚家现下这份兴旺和睦尽可能地维持长久,然后要保住苏慎慈和苏沛英,如果可能的话,再顺便把燕棠也给保一保……毕竟曾经青梅竹马一场,还让她“染指”过了,做人不能这么无情。

    不过说起来,苏家这边因为有前世的经验在,倒是不算什么难事,戚家和燕棠这里却都是个艰巨的任务……

    她又没有经天纬地之才,至多不过是年少时读多过几本书,而后在楚王府搅了个天翻地覆,险胜到了最后而已。

    这几条人命个个要紧,且个个比她本事大多了,更且还牵扯着两国交战的事——老天爷这不是为难她嘛!

    “你不喜欢这个么?”苏慎慈看她沉吟不语,便又问起来。

    她回神,笑道:“喜欢!我就是在想,好像在哪个铺子里见过这个,当时想买又没顾得上,没想到你送给我了,可见我跟它还是很有缘份的。”

    说完她又道:“不过我可没有什么礼物可回给你的。要不改天我请你出去玩儿……”

    “都吵吵什么?!书都读完了么!”

    正说着,突然身后就猛然传来道中气十足的沉喝声。

    屋里屋外的皮猴们闻言立刻惊作鸟兽散!不到刹那已纷纷回到了自己位子上。

    戚缭缭与苏慎慈也赶忙跳下秋千。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