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富贵不能吟 > 第006章 王爷会去?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06章 王爷会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戚缭缭看着他像她爹一样昂首阔步地走了,对着门口静默了半日才回过头来。

    ——禁足?

    她玩味地拨弄起了碗里勺子。

    不过听到他说起学堂,她便就想起位于泰康坊中心的那座四合院来。

    大殷在两代前,也就是先帝尚未上位之时又曾经历过一场动荡,那场动荡里不止是本来的皇位有了变动,朝堂里又起落了好些人。

    随着恩封,原本寂寮的泰康坊也逐渐繁旺。

    坊里共住进了六户人家,除了靖宁侯府戚家,镇北王府燕家,武宁伯府杜家,以及吴国公府程家和护国公府邢家,最后就是世宦之家的苏家。

    子弟一多,六家长辈们就共同出资建了个学堂,专供坊内子女读书习武,但凡六岁以上十五岁以下子弟不管男女都得进书塾里习读,当然,除个别变态到不满十五岁就能考取功名的人,能够得以提前告别之外。

    这么说起来,戚缭缭和苏慎慈,杜若兰等等,不止是邻居,还都是同窗。

    想到这里,她快速把早饭吃了,跟丫鬟红缨说道:“快些准备,迟到了的话先生恐要责罚。”

    学堂里的先生也很有来头,是自翰林院致仕了的老学士,家世好,学问深,乃是受六家三顾茅庐才点头答应而来。

    平时很严厉的,关键是各家长辈还很支持他这样严厉,所以没法不老实。

    但是真正令她激动的却不是这个,而是去了学堂就能见到苏慎慈!

    红缨却说道:“今儿不用去学堂,苏家沛大爷不是才刚及第么?今儿他在苏家园子里办了小宴,请各家兄弟姐妹们过府去赴宴的。”

    苏家沛大爷,那不正是苏慎慈的大哥苏沛英?他是前世里苏家唯一与她贴心贴肺的亲人,也是她一母同胞的亲大哥!

    她忽然想起来,现在是景昭十年三月,苏沛英的确是在上个月的殿试上表现甚好,中了二甲进士。

    而他也正是她先前口中所说的,变态到没满十五岁就考中了举人的那个人。

    她攥着的拳头略有些发紧。

    如果说前世里她还有唯一牵挂着的人,那个人就只有她的大哥苏沛英了。

    但是很快,他就要被调去广西外任,而两年之后她又嫁去了楚王府,自此兄妹俩鲜少碰面。

    而在她死之前,才华横溢的苏沛英,在仕途上拥有的升迁机会,都无一例外地遭到了他们的继母姚氏暗中破坏和打压。

    在她死前,哥哥仍然还在广西任着他的七品县令。

    而苏家,则已经在父亲苏士斟的纵容下,成为了继母与继弟妹们的天下。

    前一世,她与哥哥都是苏家的弃儿。

    前一世,如果没有哥哥,她苏慎慈恐怕连后来那坎坷的半生都不会拥有。

    说起这些,话就长了……

    红缨给她沏了茶过来。

    她说道:“既然苏家请客,那为什么子煜还要禁我的足?”

    “姑娘,”红缨叹气,“您忘了,苏家并没有给姑娘送帖子。”

    她不说,戚缭缭还真是忘了。

    她想起来,前世里苏沛英这场小宴的宴请名单是苏慎慈和他一起拟的。

    拟帖的时候戚缭缭正好跟护国公府的邢小薇吵架不久,邢小薇是苏慎薇的手帕交,她肯定是会受邀的,反而戚缭缭与她关系没那么好。

    当时为免尴尬,所以她就剔除了交情泛泛,而且也行为乖张的戚缭缭。

    当然,也并没有做的太明显,她记得同时还把其余几个年岁还小的,以及身体抱恙的姑娘也给免了的。

    没想到前世苏慎慈干的事儿,立刻就在这一世的她自己身上报应了……

    这么说起来,戚子煜先前放话禁她的足,只怕要“罚”她是假,而心底里不愿意让她走出去被人问及,到时候落得没脸面才是真吧?

    她默了一默,正要说话,门外翠翘走进来:“姑娘,黎先生来了……”

    ……

    黎先生就是镇北王府的长史黎容。

    戚缭缭扫视完他带来的单子上的名目,再看了一眼数额,挑眉道:“这是你们王爷赔给杜若兰的?”

    黎容甚有风度地笑而不语。

    戚缭缭也笑了一下,放下单子,端起茶轻抿起来。

    五百两,还真是张得了嘴呀!

    她戚缭缭又不是不认识他燕棠,他九岁丧父,然后就接过了镇北王的爵位。

    这么多年里从一个娇生惯养的小王公,长成到可以受到皇帝器重的实衔将军。

    从束手无策地面对当年的王府烂摊子,到如今能将王府里外打点得井井有条,足能证明他不是傻的。

    既不傻,怎么可能赔五百两银子给杜家?

    他这是在讹她呢。

    她晃了晃手里的茶,眼皮也没撩地说道:“没有价讲?”

    黎容笑眯眯地拢手摇了摇头。

    他总不能说他家王爷就是特意看准她戚二小姐人傻钱多,觉得翻两番太少,所以睡了一觉起来又把钱数翻了七八番,然后再干脆凑了个五百两整数?

    他这样子,又怎么可能还有讲价的余地。

    戚缭缭笑。

    没错,她除了侄子多,钱也多。

    戚家上下没有任何一个人会在钱字上短她的,逢年过节有馈赠,年底她那份产业有分红,平时哥嫂有什么东西也先尽着她来,稍微表现好一些还有奖励。

    再除去家里这一堆,别忘了她还有个当王爷王妃的姐夫和姐姐啊!

    五百两银子于她来说,的确也就毛毛雨。

    但她钱多,却不傻!

    开口就是五百两,她从前怎么没看出来他心这么黑呢?

    她记得从前印象里的他,沉默是沉默了点,无趣也是无趣了点,但是也没占过人家什么便宜——难不成这是因为她从来就没有深入了解过他?

    “这事有点难办。”沉吟半晌,她放了杯子。

    黎容扬起他那双好看的眉:“愿闻其详。”

    “刀被我大哥收走了。眼下我可没法还。”她摊手,爱莫能助的样子。

    黎容笑容就有点僵。

    这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啊……

    半晌,他闪眸道:“那姑娘打算?”

    她垂头又啜茶,微顿,扭头冲他笑了:“你们王爷呆会儿是定然会去苏家的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