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富贵不能吟 > 第004章 生性豪放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04章 生性豪放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戚缭缭前世里虽然也曾经在继母的算计下挨过不少责罚,但是总归身份摆在那里,不曾有过什么太丢脸的时候。

    眼下没想到却被原主那副稀烂的人品连累得颜面尽失,不但戚子煜不把她放在眼里,靖宁侯还把她当成了棒槌随拖随丢——

    不过她也没有太惊讶,毕竟她对原主的过去实在也很了解。

    “父亲息怒!”

    随后追进来的戚子煜忽然一扫刚才的怒容满面,而变得温和谦恭,甚至是在戚缭缭爬起到半路的时候,他还顺手将她捞起塞到了身后。

    “小姑姑一身尘土,看这模样多半还没有吃饭。她身子不好,父亲不如且饶了她,有什么话要训示,回头再说也不迟。”

    戚缭缭被他高大身躯挡住,居然连靖宁侯一片衣角也看不到了。

    刚才顶门骂她的是他,这会儿忙着护短的也是他。

    还没等靖宁候开口,二哥戚南风随后也满头大汗地趿着鞋子跑了进来:“还训什么训?

    “先回房先回房!都鸡飞狗跳地闹了半晚上了,呆会儿她再哭起来,谁来哄?你来哄啊!”

    众人都觉得有道理,纷纷打起圆场来。

    “哭哭哭,闯了祸除了哭她还会干什么?!”靖宁侯完全不吃他们这一套,忽然一伸手,自戚缭缭腰间抽出把匕首来,咬牙切齿地伸到众人眼前:“你们瞧瞧,这是什么?

    “她一个小姑娘家家,居然带着刀子大半夜地在外乱闯,她想干什么?嗯?!”

    大伙愕然。

    要知道戚缭缭平时闹腾归闹腾,但因为从小不学无术,所以家里是不大放心让她碰刀剑的。

    但眼下她身上居然还藏着这么锋利的匕首——在场都是行家,这玩意儿地不地道他们一望便知啊!

    戚缭缭也没想到靖宁侯一双眼睛竟这样锐利。

    苏家都是读书人,前世里苏慎慈嫁的那个人虽然也会武功,但是从来没有针对她施展过,所以戚缭缭也没有想到小心藏好的刀子就这么轻松地被缴过去了。

    那刀子可是燕棠的!……

    在这一室僵持里,仍然还是有脑筋转得极快的站出来帮她说话:“小妹带刀子出门,这也是好事啊!

    “就她那点三脚猫手段,要是不带点武器防身,这么大晚上的,咱们才越发该担心呢。是吧?大嫂?”

    二嫂杨氏碰了碰沈氏胳膊,冲她挤了挤眼。

    沈氏刚刚看到小姑回来,还没能说上句话就被丈夫拽着人到了这里,早就耐不住了:“知道大半夜了还不消停!是打算饿死她不成?!

    “既是狠得下这个心,她每每发病的时候要死要活的,你又急什么急!……”

    冲沈氏这副爆脾气就能猜出她也不简单。

    戚缭缭是老夫人四十岁上才生下来的次女,出生时长房二房都已经成亲,就连侄子都总共已经出来了三个。

    而戚老夫人生完她之后,到底因为年纪大了,身子状况一度不太好,所以老侯爷就把小女儿交给了子媳照顾。

    可以说戚缭缭就是哥嫂给带大的。

    而靖宁侯和沈氏作为长兄长嫂,付出的心血又比二房三房更多。

    坊间都传戚家生儿子不要钱,自长房接连生下三个儿子后,二房三房里也陆续各养下一双,现在,戚缭缭已经拥有了七个侄儿,而且当中还有三个比她大……

    总之,物以稀为贵嘛!

    看厌了爷们儿的戚家上下,免不了就把戚缭缭捧成了小祖宗。

    什么姑嫂斗气,什么姐妹纷争,在他们戚家并不存在。

    靖宁侯被妻子数落得无语,想要再说戚缭缭几句吧,一看她整个人几乎被沈氏和戚子煜护得密不透风,便只好气得指着他们一个个:“你们就可劲儿地纵着吧!

    “等回头没人要了嫁不出去,看你们上哪儿哭去!”

    戚子煜忙道:“请父亲放心,小姑姑的婚事定然不会成问题的。就是抢,咱们几个也得替您抢个妹夫回来!”

    靖宁侯活生生被他们给气冒烟了。

    沈氏看他走远才松开戚缭缭。

    余者众人也都长吐出一口气,七嘴八舌地围着戚缭缭问长问短。

    沈氏抢在最先,伸手啪地打起戚缭磁肩膀:“死丫头!你倒是上哪儿去了!”

    ……

    最终,戚缭缭以在街头看杂耍耽误了回家时间,又因为没带钱,迷了路多绕了几圈为由,把这事儿给囫囵圆了过去。

    虽然漏洞百出,但是沈氏他们其实只要她能平安回来就好,也没有人会真去追究她到底去干了什么。

    在长房里吃了饭,又洗漱干净,二嫂杨氏才牵着她回房。

    又是一路数落……

    从头到尾戚缭缭就没什么表现机会,这样的氛围令她一直到躺在床上还觉得有些不真实。

    夜里再没有人来扰她,她在黑夜里睁眼静默着直到天边有了微光,才又叹了口气幽幽睡去。

    唯一郁闷的是燕棠的刀被靖宁侯没收了……

    ……

    燕棠回到王府,药劲便逐渐散去了。

    侍卫随即迎了上来,他打了个手势,直到进了房,关上门,才又示意他开口。

    “皇上已经回宫了。”侍卫道,“据查,先前施迷药的女人本就是冲着王爷来的。

    “是据咱们断后的人传回来的消息说,对方虽然冲王爷下了手,但是并没有怀疑咱们的来历,只把王爷当成了——”

    说到这里他抬头看了眼燕棠,得到一记眼刀后他又立马勾首,说道:“皇上说王爷不必介意,他们越是误会越好。

    “下回咱们再去,便可争取把他们在燕京的头目给牵出来。

    “皇上还说胡虏女人生性豪放,看到有中意的男子常常会不择手段地掠取,这是常事。”

    生性豪放?

    燕棠默不作声地宽着衣带,听到这句手忽然停下,目光也不觉转冷。

    先前在小黑屋里摸他的身子摸得那么稳当,戚缭缭那个孽障该不会就有胡虏的野蛮血统吧?!

    他牙关不自觉地紧了紧,抬脚跨入浴桶。

    侍卫暗觑着他,又斗着胆子道:“先前杜家那边,该怎么善后……”

    浴桶里的他才刚缓下的神色立马又泛起了寒意。

    怎么善后?

    除了赔钱,还能怎么善后?!

    他能把戚缭缭给剁了扔到杜家去?

    他抬起两臂搁在桶沿上,磨牙想了半晌,说道:“让黎容包两斤燕窝,再拿两盒活血的丹药,此外再封五十两银子送到杜家。

    “所有送去的东西全部作价,再翻两倍价钱列单子,让戚缭缭连钱带刀子一道还过来!

    “她要是不干,你就去找戚子煜,跟他说你昨天夜里看到她去赌坊了!”

    要不是昨夜之事不便声张——

    他咬咬牙,活活将肚子里那股窝囊气往下咽了咽。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