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都市养生师 > 第316章 血液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316章 血液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哎哟喂,我还以为师姐的徒弟不怎么样了,没想到至少还是有点血性的,我算是明白为什么师姐会喜欢这个才控物的徒弟了,不错。”

    老婆婆不知道是赞赏还是嘲讽地笑着看向了古阳和老妇人。

    然后闭上眼睛,猛地一抬手,两只附近的野兔子横空出现在了她的手上。

    “我会给这两只兔子下毒,从下毒到毒发,大概有十分钟左右的样子,你们比较看谁先治好兔子,或者谁能治好兔子。”

    老婆婆一边说着,一边分别给两只兔子吃了一粒药丸。

    随后兔子猛烈的挣扎了一会,就彻底萎焉了。

    接着老婆婆把两只徒弟分别递给了古阳和她的徒弟。

    “兔子这么可爱,可别让它死了哦。”

    古阳白了眼那老婆婆,既然觉得兔子可爱,为什么要给它下毒?

    而且古阳感觉这老婆婆压根就不在乎什么比赛,在她眼里,她徒弟是必胜的,所以才只给了古阳十分钟的时间。

    她最想看到的还是古阳师父落败后的尴尬表情。

    “开始。”

    随着这老婆婆的一声令下,老婆婆的徒弟赶紧掏出自己随身携带的工具。

    用毫针沾着一种奇特的水,在给兔子施针着。

    人和兔子的身体结构有相似之处,但大部分都是不同之处,这年轻人能给兔子施针确实有点厉害。

    再加上他又是御空的实力,她师父的自信就可以理解了。

    而反观古阳,也就身体里的血液有点优势,但古阳不知道自己喝了药水后,血液会不会被感染。

    如果被感染了,那今天比都不用比了。

    “这是我的工具包。”胡小虾见古阳啥都没有,于是把自己的东西借给了古阳。

    但古阳却拒绝了。

    他的手抖成筛子了,还能施针?况且他也没给兔子施针过。

    直接咬开了自己手指,滴了一滴血到兔子嘴里。

    “哟,师姐的徒弟比我们都传统啊,工具都不需要,呵呵。”老婆婆笑着说道。

    养生师需要工具绝对不是没有原因的,只有使用工具才能更准确更快速地解决病痛。

    这种滴血治疗法,先不管有没有效果,都不是传统是原始。

    古阳师父面色有点难堪,早知道这样,她就是生拉硬拽也不会让古阳去给她丢脸。

    没过两分钟,古阳和老婆婆徒弟的兔子动了,只不过老婆婆徒弟的兔子是恢复生机的动,古阳手上的兔子是要死了的那种动。

    看到这一幕老婆婆笑得更加开怀了,胡小虾和古阳师父都没脸看了。

    而这时,古阳却露出了笑脸。

    因为兔子要死不是毒发,是古阳的血液药性太强,兔子支撑不住。

    这说明古阳的血液并没有被污染,效果依然强大!

    于是古阳赶紧当着众人的面,扭断兔子的四肢,提着兔子的断腿,在一旁石头上猛地砸了起来。

    看到这里,所有人都懵了。

    这是知道自己输了,所以恼羞成怒?

    “喂!你这人也太残忍了吧!输了还虐待兔子?!”老婆婆看不下去了,上前要阻止古阳。

    而古阳赶紧拿着兔子后退了起来。

    “什么虐待?我哪里虐待它了?”

    说着古阳帮兔子矫正四肢后,把兔子放在到了地上。

    让众人惊讶的是,这只被古阳提着当沙包打的兔子,竟然并没有面目全非,看上去似乎非但没死,反而更有精神了。

    跟老婆婆他们一样,兔子也有点懵,左右看了看确认没人控制它后,终于动了,左嗅嗅右嗅嗅,完全恢复了行动力。

    甚至在胡小虾感觉奇怪要去抓它之际,突然飞快跑了起来,活脱脱就是一只健康的不能再健康的兔子。

    反观一边老婆婆的徒弟,他还在拔针,看到这一幕急的满头大汗,甚至还不小心戳到了兔子的眼睛,弄得兔子血流不止。

    “哎呀,我说了嘛,还是比养生术比较公平,师妹你硬是要比养生本领,输了吧?你心里舒服了吗?”

    大概八分钟左右的样子,老婆婆的徒弟才终于彻底治疗好了兔子。

    于是古阳的师父终于能抬头做人了,鼻孔朝天地看着自己师妹嘚瑟说道。

    这样子,别说她师妹气得浑身发抖了,就是古阳都看不下去了。

    “我徒弟要不是不小心刺到兔子的眼睛,还不知道是谁赢谁输了。”

    老婆婆气愤说道。

    “哎呀,还真当我们是瞎子啊,你徒弟刺伤兔子眼睛的时候,我徒弟的兔子已经彻底恢复跑得不知道多欢快了,输了就是输了,别找借口了。”

    “你!”

    得理不饶人说的大概就是古阳的师父了。

    于是古阳不免疑惑了,这两个一大把年纪的人,到底是有什么样的恩怨,非得这么互相伤害?

    “给我好好教训一下这个贱人的徒弟,看看到底是谁厉害!”

    被自己师姐这么嘲讽,并且自己的徒弟明明比古阳境界高,所以那老婆婆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老婆婆的徒弟也怎么看古阳怎么不爽,猛地朝着古阳冲了过去。

    这时,古阳的师父一个闪身拦在了古阳跟前。

    “输了就想打人?一个人是得多输不起才会做出这样的事?”老妇人看着那年轻人以及她师妹说道。

    “我今天就站在我徒弟跟前了,想打我徒弟,先把我打趴下!”

    传统养生师之所以是传统,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们遵循传统。

    其中尊师重道就是最重要的一点。

    即使古阳的师父不是那年轻人的师父,也是他师父的师姐。

    在辈分上来看,他也算是古阳师父的半个徒弟。

    徒弟打师父,那是大不敬。

    古阳师父当然不是这年轻人的对手,但她赌这个年轻人不敢对她动手。

    “还倚老卖老?给我打!”

    而就在这时,古阳师父的师妹突然这么命令道,年轻人听到后毫无犹豫,猛地出拳狠狠把挡在古阳跟前的老妇人给打倒在地了。

    古阳师父是控物境界,年轻人是御空境界,相差一个境界就是天壤之别。

    再加上古阳师父已经老了,连年轻的控物都可能不是对手,怎么可能是这个御空境界年轻人的对手?

    只是这么对一个师父辈的老人真的好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