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苍山风云 > 第263章 情为何物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63章 情为何物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所有人都回到了苍山,张琦虽然失掉了右臂,但总算送回来的及时,在温如玉的治疗下保住了性命,只是苦了张尽忠和杨丹莲尽心照料!梅风啸的确是被火药的威力造成了比较隐晦的内伤,最后却也被温如玉治好了,虽然治好了他的伤,却没有人能够帮他解除失去妻子的痛楚!

    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蒙古人的消息,襄阳那边也是一直僵持着,当然少不了贾似道的纳贡,虽然如此,杨岸也没有办法,或许没有人有办法,因为人的能力毕竟是有限的!过了不久,杨岸便准备要成亲了,由于幽曲才是正妻,只有幽曲才与杨岸拜堂,不过温如玉倒也不在乎!

    这段时间,初隐一直纠缠着温如玉,温如玉自然明白他的想法,可她的心里却只有杨岸!看到初隐迎面走来,温如玉马上转身,却还是被他叫住了,说道:“温姑娘,为什么躲着我!”

    “该说的我都说了,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说的了!如果你还记得我们在去绍兴的路上共同经历的生死,你应该祝福我!”温如玉的话很决绝,因为她已经知道说其他的话对初隐来说没什么用了!

    “祝福你?如果你真的找到一个全心全意对你的人,我初隐无话可说,即便我再不甘心,我也会放手让你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可是现在呢,你嫁给人家做妾,连一起拜堂的资格都没有,人家只会说张幽曲是盟主夫人,根本不会提到你,你呢,只是小妾!”初隐不愿意放手,自然是因为爱她,但也从心底里为他打抱不平!

    “幸福是需要自己感受的,并不是在别人眼里觉得幸福,我跟幽曲是好姐妹,如果没有她,反而是不完美的!再说我爱的是杨岸,就是现在的杨岸,那个对自己的女人永远永远也舍不得放手的杨岸,如果他为了我放弃了幽曲,我反而不会那么爱他了,因为那样,有一天他可能也会放弃我!你不要把我想成外面那些争风吃醋的小女人,如果那样,你不但小瞧了我,也小瞧了幽曲,更小瞧了爱情!”

    “为什么?我不懂!我只想给你天下女人都想要的!”初隐根本不明白温如玉的想法,他只想给温如玉最好的!

    “天下女人都想要的,富贵荣华?锦衣玉食?高贵的身份?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你还是不了解我,还是小瞧了我,你想的那些对我好的都是虚荣,而我要的是爱情,只是一个人,一个不论他怎么样都要跟他在一起的人,这就是爱情,不图回报的爱情!而不是去让他为我做什么!”

    “你太傻了!”初隐说道!

    “是世人太自私了,做任何事情都带有强烈的目的性,以至于容不下一个傻人!”温如玉虽然说的是世人,实则说的是初隐!

    “你会后悔的,你跟我走!我带你离开这个地方!”初隐说着拉着温如玉的手!

    “你放手,我不会跟你离开的,更何况我与杨岸已经同床共枕了!”温如玉说的是在来苍山之前,在湖心山庄经历的那一晚,虽然和杨岸幽曲同被而眠却什么都没有发生!

    初隐最担心的事情,温如玉最终还是说出来了,只说道:“你会后悔的,你一定会后悔的!”

    水莹去世后,梅风啸再也不是那么意气风发了,日日夜夜都是半醉半醒的状态,手中的酒从未放下过!

    “大冬天的,你一个人坐在这里受得了吗?”初隐看着正坐在走廊护栏上的梅风啸说道。可是梅风啸却丝毫没有反应,初隐接着拉着梅风啸的手,说道:“走,去我屋里,咱们烧几壶酒,热几个菜,暖暖身子!”

    来到屋里梅风啸仍然是一言不发,初隐说道:“这样喝酒比在外面舒服多了吧!”

    “对于我来说,都一样!”

    “我知道,心爱的人离开你,对于你来说打击很大,但是我们不可能就这样下去不是吗?日子该怎么过还得怎么过!”

    “你说得容易,你可知道他就是我活着的所有!”梅风啸很冷,如同一具死尸,可是说道水莹的时候,脸色又会变得充满幸福!

    “既然如此,梅兄可曾想过为他报仇?”初隐问道。

    “他的仇我已经报了!”

    “你只杀了玄武一人,可是害他的有岂止他一人?忽必烈,布日固德都是凶手!更何况……”初隐说到此处突然不说了!

    “有一句话,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讲出来的话,影响了兄弟之间的情谊,不讲的话对你来说又有些不公平!”

    “会不会影响得说了才知道!”梅风啸当然想知道。

    “其实我们那场大火完全可以将蒙古人一网打尽,是杨岸让布日固德去救忽必烈,这才导致了一万蒙古兵突破北门!抓了你的妻子,致使他惨死的!”

    “这个我知道,杨大哥为了活命支走布日固德,这也无可厚非,那种情况下谁也顾不了那么多,更何况,他也不知道蒙古人会杀害我的妻子!”梅风啸分辩道。

    “你不知道的是,他让布日固德去救忽必烈不仅仅是为了活命,也是不想让忽必烈死,好利用忽必烈制衡蒙哥!”

    “蒙古人杀了我们那么多人,怎么能放走他们?”梅风啸不太相信!

    “这是杨岸亲口说的,你们苍山的传讯的人也曾听到,你一问便知!”

    初隐如此说,梅风啸也不得不信,说道:“杨大哥太傻了,死了一个忽必烈还有很多人会取代忽必烈的位置和蒙哥制衡,但是放了忽必烈就等于放虎归山!”杨岸的计策,初隐是明白的,可是梅风啸不明白,他怎么知道忽必烈的地位是托雷在的时候就奠定好的,兵权在手,蒙哥也奈何不了他,若是忽必烈死了,新上任的大元帅即便有心和蒙哥作对,也是无力的!初隐知道,但是初隐不会告诉他!

    初隐说道:“谁说不是呢,忽必烈向北不知打下了多少疆土,无数国家都栽在他的手上,留下他对大宋将是一个巨大的威胁!你有没有想过忽必烈为什么要从北门逃走?”

    “西门有高太祥带领的四万大理士兵,南门主要是新四派以及两万大理兵还有嵩山的一些首领,东门是嵩山的全部主力,只有北门最弱,只有苍山一万人,他们走北门也不奇怪!”梅风啸说道。

    “这些事,你知道我知道,可是为什么忽必烈也了解得那么清楚呢,天那么黑,他们又被大火烧了那么久,根本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去一步步侦查,他们怎么知道北门兵力最弱呢?”

    “你是说是杨盟主告知了布日固德?”

    “不仅如此,我甚至怀疑,所有的一切都是他安排好的,排兵布阵的时候,我建议四个城门兵力均分,这样即使他们突围,我们也有足够的反应时间。当我建议抽调一部分大理兵去帮助你的时候,他却说我们的人统率大理兵于理不合,转头又将大理兵拨给了新四派,由武当派统率!你说这又是为何?”

    梅风啸恍然大悟,说道:“他早就有心将忽必烈放走!可是就算他要如此做,他为何不先对我说呢,我可以不带水莹,或者将他交给峨眉派,这样他就不会死了!”

    “你不要误会,虽然我这样说,并不是要你把矛头指向杨盟主,我们的仇人还是蒙古人,是忽必烈,是布日固德!是他们害死了水莹姑娘!”

    “可是他也脱不了干系!”梅风啸沉寂已久的怒火又开始向外窜了!

    “也是,你说他没事帮忽必烈干嘛,他如果不让忽必烈死,那你怎么报仇,忽必烈和布日固德可是害死嫂夫人的元凶啊!再怎么说也不能护着忽必烈啊!你说对不对?”

    “谁害我我就要让谁付出代价,我梅风啸以前如此,现在也是如此,不论是谁!”梅风啸说着拍着桌子站了起来!

    初隐说道:“别生气别生气,都怪我多嘴说错了话,你看我说的吧,一说出来肯定影响兄弟之间的和气,都是酒喝多了!好了好了,咱们坐下来再喝几杯,不聊这个了,聊点别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