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苍山风云 > 第180章 初隐由来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80章 初隐由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都干什么呢?听府里的人说,你们跑了出来!我们就赶了出来!”张尽忠和铁树开一起跟了过来。温如玉见他们过来,忙放开了杨岸。

    “没事,就是出来看看,虽然到这绍兴城也不少日子了,可一直都是在牢里度过的。今日才看到这绍兴城是如此的繁华!”杨岸说道。

    “也多亏了杨兄,这绍兴城才能这么快恢复!也到了吃饭的时候,饭菜都已经准备好了,本来准备安排人叫你们过去,不过我看此地风景绝佳,不如我让他们把饭菜都端过来,咱们一起在这里吃饭多好!”铁树开说道。

    “这个提议我喜欢!”后面梅风啸也过来了,后面还跟着峨眉派弟子水莹。

    不时,小梦便安排人将所有的饭菜都端了过来,有酒有肉,众人围成一桌,张尽忠说道:“今日能与各位兄弟同桌共饮,实在是三生有幸!我张尽忠先敬大家一杯!”

    “哼,你就知道兄弟,那我们女孩儿怎么办啊?”杨丹莲问道。

    “男人喝酒的时候,女人就一件事,斟酒!”

    “想的倒挺美!”

    阮小梦说道:“各位既然在铁府,就由小梦来给大家倒酒吧!”说着拿起了酒壶,挨个儿倒了酒,水莹也跟着说道,“我也来!”

    温如玉拿起了酒杯,说道:“杨大哥,幽曲妹妹,今天如玉失礼了,在这里赔罪了!”温如玉脾气过了之后才发现今天的举动实在是非常的冲动,不是她平日的作风。

    “如玉姐姐,咱不是都说好了吗?有什么好赔罪的?”

    “幽曲妹妹,姐姐今天的确做错了,不应该这样,姐姐对不起你!”说完喝下了一杯酒,又说道,“你跟杨大哥才是天生的一对,我说了太多不该说的话!我是觉得我为杨大哥做了那么多,杨大哥心里却没有我,才一时情绪失控,现在知道杨大哥心里还是关心如玉的,也就够了,别无其他!幽曲,你是杨大哥的妻子,应该好好照顾他!”

    “如玉姐姐,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你要离开我们么?”

    “我才不走呢!我只是想向杨大哥讨个差事,如今杨大哥是中原武林的盟主,到时候自然需要跟蒙古人一决雌雄,即便不打蒙古人,平日也难免有个头疼脑热的,我想找一些懂药理的人,教他们更多药理,以后必有用处!”温如玉不想成为杨岸和幽曲之间的绊脚石,可是刚刚确实因为情绪失控吐露了自己的心声,说了那些本不该说的话,原想一走了之,可是又担心杨岸以后遇到危险,自己不能及时赶到,便想这个法子,既不使大家感到尴尬,又能留在杨岸身边。

    “只要如玉姐姐不走就好!”幽曲虽然心性单纯,可是又岂不知道温如玉的意思,不过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温姐姐喜欢杨大哥,幽曲绝对不会阻拦,可是她知道温如玉心地善良,不忍伤害到自己才做出这样的选择,自己也不好求着温如玉亲近自己的男人吧!

    “姐姐才不走呢,有你这么好的妹妹,还有这么多好朋友,我才舍不得离开你呢!”

    “好,那咱们要一辈子在一起!”幽曲说着一手挽着丹莲,一手挽着如玉。

    “水姐姐,你看她们,好像只有他们才是好姐妹似的!”阮小梦一脸委屈的说道。

    “大家都是好姐妹!”说着丹莲挽着水莹,如玉也挽了小梦!

    “不管那些男人们怎么样,咱们五姐妹要一直这样下去,哪怕他们不再是兄弟了,哪怕他们成了仇人,我们五姐妹也要像现在这样!好不好?”杨丹莲说道。

    如玉,幽曲,水莹都纷纷响应,只有小梦怯生生的说道:“我可能不行,不论何时,我都得听我家公子的!”

    “没出息!没有男人你活不了啊!”水莹说道。

    “没出息就没出息!”

    杨岸笑道:“铁兄,你这酒是什么酒啊?”

    “就是一般的桂花酒啊,就是年头长一点!”

    “那怎么她们才喝了一杯,就变成这副模样了啊?”

    四个男人都笑了起来,幽曲说道:“死杨哥哥,你说我们什么模样啊,什么模样啊,我们不好看吗?”

    “好看,好看,真是此景只应天上有!”

    过了一会儿,初隐也过来了,说道:“怪不得都找不到你们,原来是跑到了这边!”

    “初隐兄弟也来了,快来坐下一起吃!”

    初隐坐了下来,拿起了酒杯,说道:“杨兄,初隐此次前来,是有事相告!”

    “何事?”

    “杨兄可还记得七八年前从苍山逃回荆州之时一路被人追杀?”

    “自然记得,初隐兄弟怎么知道此事?”

    “可还记得当年被五方揭蒂追杀之时经过一片竹林,利用竹林中的奇门遁术才得以脱逃?”

    杨岸心下一惊,此事除了杨岸自己,李玉娟,黄北,**等人知道,其他人一概不知,况且黄北**根本不知道那竹林中的是奇门遁术,唯一知道的李玉娟已经死了,初隐又是如何知道的呢?

    “我知道杨兄心里必然不解,其实杨兄早该想到那竹林中的阵法是有人故意布下来救你的!”

    “你说布阵的人是你?”

    “我比杨兄还小几岁,七八年前来才十来岁,怎么可能摆的下如此奇阵?”

    “那是?”

    “是我师尊摆的!”

    “初隐兄弟是何方高人,杨岸今日才知道救命恩人,一定要亲往拜谢!”

    “杨兄师从何人?”

    “是荆州青叶峰上的一位神秘道人!”

    “这位道人一定告诉过杨兄,他所在门派是分为两支的,一支所学乃是修仙成圣之法,比一般内功高深百倍,正是杨兄所学,另一支则是医卜星相,行军布阵,谋虐纵横!”

    “你是说救我的人,是我的师叔?”

    “不错!”

    “那你岂不是我的师弟?”杨岸笑道。

    “那要看怎么论了,如果按年龄来说,你的确是我的师兄,如果按入门时间来算的话,我可是在杨兄回荆州之前就已经入门了!”

    杨岸说道:“没想到咱们居然是师兄弟!真是太好了!”

    “师傅让我下山就是要辅助师兄完成大业的!”

    “好,师弟你足智多谋,这下离我们驱除鞑虏,还我河山的心愿又进了一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