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苍山风云 > 第九十八章 人月两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九十八章 人月两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师傅,你说什么?我真的是你和他的女儿?”温如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自然相信韩正就是她的父亲,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她的师傅就是她的母亲。

    清月师太身为出家人说出了这样的话及其羞愧,但她还是闭上眼点了点头,眼泪从眼角流出。

    “杨大哥,你听到了吗,我终于知道我的父母是谁了!”温如玉高兴的站了起来。

    “你是……”清月师太见温如玉叫她杨大哥,也是大吃一惊。

    “晚辈杨岸,见过清月师太!”

    “你就是玄机子杨岸?”

    杨岸解开了清月师太的穴道,道:“前辈或许不认识杨岸,但是清月师太的大名我却如雷贯耳!五罗轻烟掌更是多次救了在下的性命!”

    “我怎么会不知道你呢,我就说你不是无名之辈吧!我也知道你的意思,传说八年前你独创嵩山救你的妻子李玉娟,这个李玉娟用的就是五罗轻烟掌。只是连我自己也不知道她是如何学会的这五罗轻烟掌的。”

    “她的师傅跟在下的师傅是同一个人,至于他的名字,我也不知道,我只说青叶山青叶洞,前辈就应该明白了!”

    “原来是他!”

    “晚辈刚才出言不敬,得罪了前辈!”

    “罢了罢了,一切都是上天注定,也该是他们父女相认的时候了。韩正,即使你对我无情无义,负我在先,可我还是义无反顾的生下了我们的孩子!”清月师太说道。

    “当年,我带着恋恋上门求医的时候,你说你受了很多苦,我却不知道,原来是指的这个!”韩正也感觉到有些酸楚。

    “没错,当年你我离开你的时候,我已经知道自己怀孕了,但是我不想用孩子来维系我们之间的关系,毅然决然选择离开。拖着疲惫的身躯一直走着,我也不知道自己想去哪,只是漫无目地的走着,翻过千山走过万水。眼见着自己的肚子一天天鼓了起来,身体也更加疲惫。挨过了冬天,天气又一天天暖和起来,终于到了五月初六,我在山林里面生出了如玉。那个时候身体极度虚弱,已经感觉到自己要死了,可是我不想那么死去。我知道,如果我死了,我的孩子也活不成!于是我拖着死了一半的身体爬着在山上采集草药给自己吃,我怕我不在如玉会被野狼叼走,一直背着她,身体渐渐好转,才得以让如玉存活!”

    “娘!”温如玉抱着清月师太大哭起来。

    “孩子,不哭了!我们不哭!”说不哭,清月师太还是哭了出来。“后来,我把采集到的草药拿去卖钱,开了药仙堂,一时间名声大噪。三年以后,你便带着她来了,那个时候我恨你,痛彻心扉,但是我也想过要救她,可是我真的没有那个本事。后来我回到南海,偷了师傅的神针七篇,终于找到了医治心痛病的办法,可是她已经死了!后来,我把秘方传给了如玉,没想到……”

    “没想到,冥冥之中如玉不但救了自己的妹妹,也相当于救了自己的父亲!”杨岸接口说道。

    “姐姐!”这时,幽曲和小颜走了进来,小颜情不自禁的喊了一声。

    “妹妹!”如玉抱住了她,道,“我原以为这个世界上我一个亲人都没有了,没想到今天多出那么多亲人,有爹有娘还有妹妹!”

    “我也多出一个姐姐!”

    杨岸和幽曲退了出去,来到了一个亭子里,月是圆圆的,看来又是月中了,看来真的是人月两团圆。

    “看到如玉找到了自己的家人真好!只可惜,我的父母再也不可能回来了!”

    “你失去了一个家,马上会迎来另一个家!”

    “什么家?”

    “夫家!”

    “讨厌啦,你又不娶我!”

    “谁说我不娶,等忙完了就娶你!”杨岸说着抱起了幽曲。

    “放我下来啦!”

    “不放,放下来了,你逃走了怎么办?”

    “我不会逃的,一辈子守在你身边。”

    “真好!”

    “说真的,你怎么就确定温如玉是韩正的女儿呢?”

    “其实,我也不确定,只是我宁愿相信她是,所以我就试探了一下,错了也不过得罪清月师太而已,可如果对了,对于如玉来说就是一件天大的喜事!”

    “那我真得谢谢杨大哥咯!”

    “如玉,你怎么出来了?”杨岸问道。

    “其实面对一个从未见过的父亲,多少有些尴尬,先让他们说说吧!杨大哥,清雨姐姐醒来以后就带着朝廷密探一起走了,好像是说要回去复命,我想拦也拦不住。后来师傅就突然出现,把我带走了!”

    “走了也好,人总是有聚有散的!恐怕,明天我们也要分手了!”

    “我好想跟着你们一起走!”

    “以后总有再聚之时的!”

    “杨大哥,我有个秘密要告诉你!”

    “什么秘密?”

    “其实,那天我的确是在跟踪你们!”

    “你觉得这是秘密吗?”杨岸说完,三人都笑了起来。

    不知道是什么地方,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只知道是两个黑衣人,两个神秘的黑衣人,其中一个正在向另一个汇报着什么。

    “少主,您交待的事已经完成了,蒙古人全部都已经死了,剩下一个布日固德,他也并不知道少主的身份和行事!”

    “万事小心为妙,如果有人活着回到蒙古,而她又知道我的身份,那不仅我,就连我爹都要受到牵连!”

    “那少主的意思是?”

    “马上追杀布日固德,不管他知不知道我的身份都要杀了他,抢夺他手中的阴阳镜!”

    “是,少主!”

    一个黑衣人走后,那个被称为少主的黑衣人转过身来,晃了晃左手上面的铃铛,在宁静的夜里,发出清脆的响声。她并不想再活在黑暗中了,可她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她必须默默承受着一切,在痛苦中挣扎徘徊,她必须保护她心爱的人,保护她心爱的人所要保护的人,直到永远永远。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