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苍山风云 > 第九十五章 大庙无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九十五章 大庙无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杨哥哥,我们和清雨姐姐会合之后去哪里?”

    “梅康永前辈,林死之前说飞月不是他杀的,我要帮他查清情况,还他一个公道。”

    “要去哪里查呢?”

    “我也不知道,走一步看一步吧!”

    “你看那个人在干嘛?”幽曲突然指着远处。

    有一个年轻人在大树下打坐,身上泛起金黄色的黄光,远处看去就像是佛陀盘坐树下。

    “不会是神仙吧!”幽曲见杨岸没有说话又问道。

    “估计是在练功吧!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什么武功能够如此厉害,让全身发起光亮?”

    “我也不知道,还是赶路吧!”

    回到之前分手的客栈,温如玉和清雨还有韩正父女都不在了,连掌柜的都不知道他们具体是什么走的,只知道三天前的一个早上,小二去敲门,就已经人去楼空了,什么都没留下。

    “杨哥哥,他们不会出意外了吧!”幽曲担心的说道。

    “我也不知道,按道理,有韩正在,不可能有人能在他面前生事啊!”

    “杨哥哥,我说个话你可不可生气,我们跟那个韩正也不算太熟,他开始还要杀你来着,谁知道他是怎么想的,说不定生事的就是他呢!”

    “应该不会,他没有理由!”

    “也不一定,你没发现他和温如玉有点古古怪怪的吗?”

    “能有什么古怪,不是我们把韩正送到温如玉那里他们才认识的吗?”

    “我也说不上来!总感觉有些不正常!”

    “好了,别瞎想了,看看周围还没有朝廷密探!”

    “好!”

    二人在附近的客栈,树林,庙宇多方打探,这些密探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唉,都说了是密探,就算在也不可能让我们轻易发现,更何况看样子他们已经走了!”幽曲累得站也站不稳了。

    “我问过这边丐帮的人了,没有发生过大的打斗,看样子他们是自己走的?”

    “可是他们怎么会不约而同的一声不响的离开呢?”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先往湖北赶吧,吩咐掌柜的一声如果他们回来就告诉他们我们回湖北了!”

    傍晚,二人看见一座庙宇,还挺大,但是大门敞开的,似乎和尚都跑完了。杨岸也就直接进去了。走到大殿之上仍旧空无一人,便去寻找看有没有能住宿的房间。突然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道:“是谁叫你自作主张的?你现在胆子越来越大了,师傅说过的话你有放在心上吗?”

    “师傅,弟子……弟子以后不敢了!”

    后面那个人一说话,杨岸就听出来了是温如玉的声音,幽曲也听出来了,正欲说话被杨岸拦住了。

    “你以后想管也没有机会了,你以为这种心痛病,你一辈子能遇到几个?”

    “师傅,我知道你责怪弟子,可是您应该也知道弟子的性格,禁不住别人的哀求,师傅把这门绝技传给我,应该早就料到会有今天了吧!”

    “听你的意思,这事还怪为师咯,为师传你这门绝技传错了咯!”

    “弟子不敢,只是小时候弟子不懂事,师傅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现在想来,师傅为什么传我绝技,却又不让我用呢!”

    “为师自有为师的道理!”

    “我有一个朋友说,师傅本意还是想我救人的对不对?”

    “谁说的,满嘴胡说八道!”

    “正如师傅说的,像这种心痛病一辈子也不一定能遇到一个,而师傅却为了这个病重回南海偷取祖师爷南海真神的神针七篇,师傅对于心痛病的治法全部来自于神针七篇,难道这只是巧合吗?”

    “你怎么知道我偷取神针七篇的事情?”

    “师傅恐怕怎么也想不到,我见过太师叔了!”

    “哪个太师叔?”

    “恐怕连师傅也不知道您还有一个十七岁的师叔!”

    “她是来抓我的?”

    “本来是,后来听说你一直治病救人也就不抓了!”

    “哦!”那个“师傅”半天不说话。

    “师傅,您可认识我救的那个小女孩小颜?”

    “一个小女孩,我怎么可能认识?”

    “那韩正呢?一个杀手!”

    “不……不认识!”

    “可是我觉得他们很熟悉,对于他们我有一种特殊的感觉,说不出的亲切感。韩正给我下跪,我感觉到一股莫名的不安!这些又怎么解释?”

    “我怎么可能知道!”

    “师傅,您还可以再说一遍您是怎么捡的我么?”

    “我说了很多遍了,你是被人放在盆里顺水而下,流到了庵外的河边,被草丛挡住,然后被我看见抱了起来!”

    “什么样的盆,木盆还是铜盆?”

    “木盆!”

    “有没有花纹?”

    “没有!”

    “师傅上次说过是有花纹的!”

    “是吗,那是我记错了!”

    “师傅,您别骗我了,我之前没有问过关于花纹的事!”

    “你居然算计你师傅!”

    “师傅,我只求您告诉我,我到底是怎么来的,我的父母还在不在世!”杨岸明显听到温如玉跪了下来。

    “好吧,既然你苦苦哀求,我就告诉你吧,你的父母本是我俗家的朋友,你母亲生下你以后不幸病逝。大约二十年前,大宋联合蒙古抗金,你父亲很想参战杀敌,但是考虑到你,一直犹豫不决,后来他将你寄放在我这,让我把你扶养长大,他则去了战场!”

    “那我还有没有其他的亲人?”

    “如果还有其他的亲人,你的父亲也不会将你寄养在我这里了!”

    “那我父亲可曾回来?”

    “如果回来了,你也早不在我这里了!”

    “韩正他们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吗?”

    “没有!”

    杨岸总感觉不对劲,可是又不知道哪里不对劲。因为谈的都是温如玉的私事,杨岸也不好再听下去,打算先退出去,然后再敲门进来。正走的时候,突然发现庙里的树上还有两个人,也同样在听着他们谈话,或者那两个人早已经发现了杨岸,杨岸只好不动声色的在原地不动,静观其变,看看他们的企图,也打探一下他们的身份。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