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苍山风云 > 第九十四章 壮烈鸳鸯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九十四章 壮烈鸳鸯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雷霆带着吐蕃兄弟追布日固德而去了,他说吐蕃的宝物是在他手上丢的,拼了性命也要夺回来,杨岸并没有阻止,因为每个人有每个人的信仰,就像杨岸痛恨侵虐者,愿意为抵抗蒙古人付出生命是一样的,信仰高于生命。

    杨岸答应孟青护送赵烈将军最后一层,已经出发了!没想到来了一趟广东惹出这么多的事,杨岸想脱离出来都不行,等这里的事情落定杨岸还要去帮梅康永查飞月的事情,据说飞月本是嵩山的人。完了之后,还要去解决武当派的事,杨岸本来是想拉拢武当派共同对付蒙古人的,没想过得罪他们,可是武当派的弟子实在太猖狂了,让他不得不讨个说法!

    “前面的等一等!”后面有一匹马疾驰而来。

    “杨贤侄,你果然在这!”那人走近了说道。

    “金蟾道长,是你!”杨岸说道。

    “是啊,总算赶上了,要不然可要出大事了,杨贤侄,你要挑战家师张真人的事,已经传遍江湖了,不知是不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杨岸说道。

    “向你师傅挑战能出什么大事,武当弟子公然投靠蒙古难道不应该给个说法吗?”幽曲突然变得强硬起来。

    “误会误会!一定是误会!”金蟾道长连忙解释。

    “前辈说是误会,晚辈也无话可说,邱元靖可是贵派弟子?”

    “是的!”

    “那他投靠蒙古,杀害大宋官兵,杀害隐居在归云庄的吐蕃兄弟百人有余,那也是武当派的意思咯!”

    “不是,不是,我这个师弟啊,向来行为不检点,到处惹事生非,惹怒了师傅,把他监禁起来。谁知,让他逃了,师傅派我下山捉拿!老道士有看管不严之罪!”

    “你只认看管不严,还是不相信我们说的话!”杨岸很少动怒,现在却有一点了!

    “实话实说,我这个师弟虽然不守规矩,但是说他投靠蒙古,杀害同胞,老道士认为应该是一个误会!”

    “误会?”杨岸指着孟青说道,“这位是鄂城守将孟青,名将孟珙之后,你说是误会,你问问他和他手下的将士!”

    “对,就是你们这帮臭道士,勾结蒙古人,杀了我们六七十人,现在还有脸来?”

    “对啊,还说什么名门正派,我看狗屁都不是,蒙古人的走狗!”

    “人们都说将熊熊一窝,能交出这种狗贼徒弟,我看那张三丰也不是什么好鸟!”

    “……”

    下面的士兵一个接一个的骂起来,金蟾道长心中大怒,却又不敢说话,因为他已经相信了大半。

    孟青说道:“道长,令师弟勾结蒙古一事确实存在,杀我将士也是千真万确!我也相信道长并非他那样的人,当务之急应该是找到他要紧!”

    “将军说的是,只是关于比武决斗之事……”金蟾道长说着看着杨岸。

    “不论怎么说,这件事武当派始终欠江湖一个说法,这样吧,道长回去禀告贵派掌门张真人,五月初五距今日尚有两月有余,如果在端午之前,贵派能够公开惩戒邱元靖,给大家一个说法,比武就取消,杨岸当场赔罪。可是如果端午之前这件事还没有结果,杨岸只好不自量力,领教贵派高招了!”

    “唉……那好吧,我一定全力追查,告辞!”金蟾道长本来对这个结果也不太满意,可是杨岸的话又让他无可辩驳,只好走了。

    众人继续赶路,孟青突然问道:“杨兄弟,你明知道阴阳镜里的财宝在我这里,为什么不告诉雷霆?”

    “如果我告诉他们,你会把财宝交出来吗?”

    “你还真问到我了,如果他们是宋人我一定物归原主,可他们毕竟是吐蕃人!”

    “或许人人都有私心吧,我也有这样的想法。再者说财宝在他们那里,必会引来有人之人的垂涎,到时候反倒给他们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或许吧!驾!”

    一条窄窄的巷子,或许已经是他们这里最宽的街道,两排站满了人,都穿着白色的孝服,孟青一到,所有的人都跪了下来,尽皆面带愁容,好多人还跪了下来。

    “孟大哥,这是怎么回事?”幽曲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的确派人通知了他的家人说今天到,他的家人来接很正常,这么大的场面,我也没有意料到!”

    孟青本来还不知道路,准备派人问路,现在好了,街道两边都站满了人,一直到了赵府。

    这时,似乎刚才的宁静一下子爆发了,所有的人都围了上来,哭泣起来。

    “下官见过将军!”

    “你是当地的县令?”

    “没错,我是当地的县令,也是赵烈的舅舅!”

    “这些人都是怎么回事?”

    “将军可能不知道,我这个外甥在我们这里从小就出名,我们这里长年闹水匪,烧杀抢掠,来无影去无踪,捕快兵勇都拿他们没办法,百姓苦不堪言。后来,我外甥赵烈自告奋勇,挑了二十多个壮士,日日夜夜守在镇外,换得乡亲们几日的安宁,后来又陆陆续续杀了好几拨水匪,水匪就再也不敢来了。如今听说赵将军战死沙场,众人都愿意来送他最后一程!”

    “是啊,让我们再看赵将军一眼吧!”乡亲们也开始围了过来。

    “求大人开恩,就看一眼!”

    “诸位乡亲,我乃鄂城守将孟青,我很体谅大家的心情,不仅你们失去了亲人,我孟青同样失去了兄弟,皇上也失去了良臣,无不痛心疾首。皇上仁慈,赐赵将军黄马褂,并着巧匠设计了棺木,保其尸身不腐,不是我不想让大家看,实在是不能看,我们要保存他的遗体,让赵将军千年之后仍能完好如初,对不对!”

    “好!”

    孟青转而又对老夫人说道:“这些是皇上御赐的,还请老夫人收下!”

    “好好,青女,来,替大人接过!”老夫人左右望了望,道:,“咦,青女呢?”

    “不好了,夫人她……夫人她上吊了!”

    “啊?我的天啊……”老夫人也昏了过去。

    幽曲哭了,因为青女的殉情。

    杨岸也哭了,因为乡亲们的眼泪!虽然赵烈的一生只经过了短短的二十四年就过去了,但是杨岸觉得他值,他获得了无数人的认可,杨岸就要做这样的人。

    孟青也哭了,男人的壮烈莫过于战死沙场,女人的壮烈莫过于为夫殉情,二人同样可敬,他们应该得到同样的待遇。

    不久青女也被御赐厚葬,由鲁班后人设计了同样的棺木。

    回去的路上,杨岸问孟青:“那一箱子东西,真的是皇上御赐的吗?”

    “什么都瞒不过你,是从那些财宝里取出来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