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苍山风云 > 第七十九章 幽曲归来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十九章 幽曲归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本来杨岸是跟小樱一起去药仙堂的,但因为药仙堂的人为难,杨岸只能一个人进去,于是打发小樱回来。杨岸回到客栈,小樱便凑过来说道:“杨大哥,你看谁来了?”

    “幽曲!你来了,怎么样?大家都还好吧!”杨岸说着牵着幽曲的手。

    “都好,丹莲和尽忠送夫人回去了,晚一点才能和我们会合,杨哥哥!”幽曲说着有一种快要哭出来的感觉。

    “哎呀,你们回房间再说吧!这里这么多人看着呢!”小樱看他们难舍难分的样子,当下提出了她认为最英明的建议。

    回到房里,幽曲死死的抱着杨岸,说道:“杨哥哥,我好想你,我这辈子真的一天也离不开你了!”

    “那好,以后一天也不要离开我,好不好!”杨岸被他抱得全身燥热起来。

    “杨哥哥,你知道吗,我奶奶可收下了你娘送来的礼物!”幽曲一脸调皮的看着他。

    “收下了就收下了啊,本来就是送给奶奶的!”

    “这不是一般的礼物哦!”

    “那是什么礼物?”杨岸故意装傻。

    “这是聘礼啊,我奶奶收下了,就说明她同意了!”

    “同意什么啊?”

    “同意我嫁给你啊!”

    “我有说那是聘礼吗,一件像样的都没有,这要是聘礼,我杨岸岂不太亏待你了么?”

    “不管不管,就是就是!”幽曲说着嘟起了小嘴。

    杨岸趁其不备,凑了上去,亲吻了一下。

    “杨哥哥,你……”幽曲有些说不出口。

    “说叫你嘴巴嘟那么高的,这是惩罚!哎哟,你看,还嘟那么高,是不是想我再惩罚你啊?”

    “才不是呢!”幽曲的嘴再也不敢嘟了,过了一会儿,幽曲撒娇道,“杨哥哥,那就是聘礼,就是聘礼,就是聘礼,你不许耍赖。”

    “好好好,是聘礼,几天不见你怎么还学会撒娇了!”

    “你不喜欢么?”幽曲两只萌萌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杨岸。

    “喜欢喜欢!”

    “杨哥哥,我们这样算定亲了吧!”

    “算啊!”

    “可是我心里却有些害怕,也不知道在害怕什么,总之就是害怕!”

    “怕成亲么?还是怕洞房?还是怕生小宝宝?”

    “杨哥哥,你讨厌!”

    “咳!”门口传来小樱的咳嗽声。

    “我说你们两个,是不是该出来谈谈正事了?”小樱这时候装起了正经。

    三人又来到了大厅,小樱问道:“杨大哥,你去那个药仙堂了解到了什么?”

    “基本上可以说一无所获,其实我也早该想到了。从我们目前掌握的线索来看,只知道宋大人是死于药仙堂的砒霜,而宋大人刚好又让自己的夫人去药仙堂买过砒霜。我们可不可以这么假设,宋大人因为查案了解到药仙堂的砒霜可能具有不被银针识别的特性,于是安排老夫人前去买药回来研究。”

    “合情合理!”小樱说道。

    “如果是这样,那么宋大人为什么会自己中了砒霜之毒,是误食,以身试药,还是有人故意下毒?”

    “砒霜,听名字就知道是毒药,宋大人怎么会去试呢,误食就更不可能了,宋大人做事向来仔细,更何况是生死相关的事,再说呢,他死的时候是整整齐齐的躺在床上的,显然是去世之后有人有意为之!”

    “整整齐齐的……”杨岸口中嘀咕着。

    “杨公子,小樱姑娘,余大人有情!”突然门口走过来一个捕头模样的人。

    “好,我正好有事情要问他,我们马上就去!”

    三个人一起来到了别苑。

    “杨岸,这次让你来是听说你们再查有关于银针的事,本官突然想起了宋慈死前不久递交刑部的一个折子,你看。”

    杨岸从余大人手中接过折子,看了看,笑道:“原来如此!”

    “宋慈要我把大宋律法中‘凡中砒霜者必以银针试验方可定案’改成‘凡中砒霜者应该以银针辅验之’,两者虽然表面上差别不大,但是大宋律法,岂能有一字更改,我只好上承皇上,皇上只批了两个字‘不准’。后来此事也就过去了。”余大人说道。

    “余大人,我已经大概了解到了此事的来龙去脉,就是不知道我曾经让大人派人去湖南一事怎么样了?”杨岸问道。

    “估计明日便可以回来!”

    “好,如果那人明日回来,余大人后天就可以携同御史大人,一起问案,到时候杨岸就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一道来。”

    “你有把握?”

    “大致上我已经知道了,后天让宋大人的夫人子孙一起上堂,定然真相大白!”

    “那好!”

    夜,寒夜,一个五十多岁的汉子,蹲在地上,左手捂着胸口,右手按在地上,以作支撑,鲜血顺着他的右手流到了地上,正是韩正,他的面前,是四个黑衣人。

    “我韩正的确死不足惜,但是我还不能死,再说我也不能死在你们这群宵小的手里。”韩正说话断断续续,显然是之前和杨岸交手被小樱偷袭的伤还没有好。

    “相爷交给你的事,你没办成,还打草惊蛇,岂不是死有余辜!”其中一个黑衣人说道。

    “我都杀不了,你们就更别提了!”

    “既然杀不了他,我们就先杀你!”

    韩正如果不受伤,这些鼠辈又岂是他的对手,可此时的他却不得不认栽,内力受制,不出五十招,身上又多了三处剑伤。

    “今日就算必死,也要拉几个垫背的。”韩正说完,四人又围攻上来,韩正看准了其中一个瘦子,几番交手,知道了他的内力最差,以自己现在的内力,全力一击,定能让他毙命。韩正这么想着也这么做着,很快他就达到了他的目的,一掌正中他的脑门,瘦子应声倒地,韩正也口吐鲜血,他的后背中了一剑,直穿到胸前。

    韩正的眼前变得一片模糊,迷迷糊糊间他看到了三个人影出现。他没有看错,是杨岸,幽曲和小樱,他们正在回客栈的路上。

    杨岸的内力虽然也没有完全恢复,但也恢复了**层,对付三个黑衣人还是绰绰有余的,不一会儿就两死一逃。

    “他伤的很重,普通的大夫肯定救不了!”小樱说道。

    “那谁才能救他?”幽曲问道。

    “紫堂庵清月师太!”

    “清月师太?”杨岸觉得很熟悉,对了对了,对付蒙古人的时候,玉儿前来挑衅,使的是五罗轻烟掌,少林有一位大师说五罗轻烟掌是清月师太的绝学。

    “那她现在在哪里?”杨岸接着问。

    “虽然都知道清月师太在紫堂庵,但是谁也没在紫堂庵找到过她!”

    “那这个人岂不是没救了!”幽曲说道。

    “我想起一个人或许可以救他!”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