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苍山风云 > 第七十八章 银针试毒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十八章 银针试毒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这就是宋大人用来检验的银针?”杨岸拿着银针问道。

    “没错,这里还有好多,我都拿出来。”小樱说着拿出银针在蔡里扎来扎去。

    “这是扎过死人的,这些菜你吃吧!”

    “额,我吃饱了!”小樱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多少地方连粥都没得喝,这样你就不吃了,你不怕天打雷劈啊!”

    “那要不你吃,或者啊,你给那些没饭吃的送去!”

    “咦?”

    “咦什么,你也吃不下吧!”小樱觉得自己难倒了杨岸。

    “你看你的银针!”杨岸指着小樱手上的银针。

    “变黑了,这菜有毒?”

    “你刚刚试过什么菜?”

    “就这四个菜啊,都试过了!”

    “你再拿出四根银针,每个试一下!”

    小樱按照杨岸说的做了,然后两四根银针放在桌子上静静的等着。

    “鸡蛋!”二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老板,你这鸡蛋里面怎么会有毒?”小樱大声嚷道。

    众人听到都纷纷议论起来,掌柜的连忙跑过来,道:“姑娘,你可不能乱说话啊,我这还要做生意呢!”

    “你看你看你看,银针都变成黑色的了,不是有毒是什么?连三岁小孩都知道银针遇到有毒的东西才会变黑。”小樱一口咬定。

    “这这这,小二,快叫大厨出来!”掌柜子不好说什么,只好去叫厨子。

    “你说这菜有毒?”一个脑满肠肥的厨子跑了出来。

    “当然啊,银针都变黑了!”

    “我自己做的菜我清楚,我说没毒就没毒,不信我吃给你们看!”

    杨岸心想,这个厨子真烈性,还是算了吧,别为了赌一口气让他丢了性命,正欲阻止,哪知厨子已经将鸡蛋抓了一大把喂到了嘴里。

    “你看他还真敢吃。”周围的人窃窃私语。

    “你不知道,这厨子也把名声看得很重,甚至超过性命,杀了他行,说他的菜不好就是不行。”

    杨岸也很佩服他的勇气,小樱却围着厨子转了几个圈,那眼神就像看怪物一样。

    小樱疑惑的说道:“你没事?”

    “当然没事!”

    “这就怪了,银针怎么会变黑呢?”

    杨岸也不明白,难道是银针有问题,杨岸想着拿着银针出去了。

    “杨大哥,你去哪?”

    杨岸并没有搭理小樱,在大街上东张西望,终于找到了一家药材铺,济人堂,买了四钱砒霜。小樱刚赶到,杨岸已经出来了,又买了几个鸡蛋,就回到了客栈,一路上小樱的问话,杨岸都没有回答。

    回到房里,杨岸将鸡蛋打到碗里,又拿了一个碗将济人堂的砒霜撒到碗里,用水搅匀。接着,杨岸拿出两根银针,放在碗里,不时拿了出来,两根银针都变成了黑色。

    “怎么会这样?砒霜变成黑色很正常,鸡蛋为什么会变成黑色?”小樱不解的问。

    “还有更奇怪的事!”杨岸又从怀中掏出一包药粉。

    “这是什么?”

    “药仙堂的砒霜!”

    “有什么奇怪的?”

    “如果我没有猜错,这种砒霜,银针遇到他不会变黑!”

    “这怎么可能,银针就是用来验砒霜的,怎么可能不变黑!”小樱这次一点儿也不相信杨岸的话。

    “你就等着瞧吧!”

    结果让小樱目瞪口呆,银针根本没有变色,杨岸说道:“虽然我不知道药仙堂的砒霜为什么连银针都检验不出来,但是我可以肯定,宋大人和宋大人生前查的那个死者,都是死于药仙堂的砒霜之下。”

    “原来是这样!可是我们还是不知道是谁杀了宋大人啊,你这样一说,老夫人派人到药仙堂买过砒霜,她的可能性就更大了!”

    “一般人不可能知道药仙堂的砒霜有这种特性,或许,只有药仙堂的个别人知道,又或许,连药仙堂的人也不知道。宋老夫人就更不可能知道,知道这个特性的除了药仙堂的人,可能唯一的一个人就是宋大人了,可是受害人偏偏是他,的确是让人匪夷所思。”

    “杨大哥,你还去检查宋大人的遗体么?”

    “不用了,已经知道了他的死因,再看也无意义。现在唯一可以找寻的方向就是药仙堂,我们去会一会药仙堂的掌柜!”

    “好。”

    房间布置得如此雅致,还有那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杨岸还真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见见这个掌柜。

    “哪里来的赵掌柜?”突然从外面走来一位翩翩公子,面如冠玉,连杨岸也比了下去。

    “在下杨岸,并非什么赵掌柜,只是在下刚才求见,门人说掌柜的钻研要理,不见外客,这才扯了一个谎,还请掌柜的莫怪。”杨岸拱手以示赔罪。

    “杨岸?就是那个重创蒙古的杨岸?”年轻公子彬彬有礼。

    “如果掌柜的没有听错,我也没有记错的话,大约我就是那个杨岸了。”

    “哦,那你这个谎可扯得太好了,请坐,能有机会结实杨兄这样的大英雄,实在是小弟之幸,在下温如玉,杨兄也就不要一口一个掌柜的了!”

    “好,温贤弟痛快,只是什么大英雄就不敢当了,俗人一个,不像温贤弟,不但精于岐黄,琴棋书画也是无所不精啊,就你房间这琴这画我是一件都不认识啊!”

    “人嘛,将一件事做到极致就可称为圣人了,杨兄说我样样精通,真是折煞我也,这些玩意儿只是学学那些文人墨客,附庸风雅罢了。杨兄今天前来,不只是跟在下议论琴话的吧!”

    “那杨岸就开门见山了,杨岸前几日在贵处购得砒霜四钱,回去之后用银针检验,发现却不变黑。根据我大宋提刑官宋慈大人的洗冤录记载,银遇砒霜而黑,故来问问我杨岸不会买到假药了吧!”

    “杨兄,开玩笑了吧!实不相瞒,我这种药是我独门秘制的,而且我也知道不能被银针检验,不是假药,尽管放心。”

    “不知道温贤弟是如何制作的?”

    “独门秘方,恕难相告!”

    “那你有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别人?”

    “从来不敢对人提起,不过只要有人买回去用银针试之都会发现!”

    “买毒药的本来就不多,能以银针实验的就很少了,我想知道的人不会太多。”

    “也许杨兄说得对!”

    “既然如此,杨岸就不打扰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