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苍山风云 > 第七十七章 命悬一线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十七章 命悬一线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杨岸睡下三个时辰就醒了,事情没有办好,杨岸实在是睡不着,便起来到街上闲逛。杨岸本以为自己起得很早,到了街上才发现摆摊的叫卖的,早就已经起来了,杨岸沉浸在这热闹的气氛当中,希望能一直下去。

    走着走着,突然一股药香飘入鼻中,杨岸抬头一看,正是药仙堂,便径直走了进去。

    “客官,这么早来买药啊!”

    “你这里有砒霜卖?”杨岸问道。

    “有是有,不过我们这的砒霜比别地儿贵,因为他是由我们东家亲自调配的,价格是一般砒霜的两倍!”伙计说着极为得意。

    “行,那来一点我看看!”

    “要多少?”

    “半斤吧!”

    “客官您说笑了,砒霜一次购买不能超过八钱,我们这个老板更是特别规定不能超过四钱。”

    “那就四钱吧!”杨岸从未买过,本以为半斤已经是很少了,没想到砒霜的购买都是以钱为单位的。

    杨岸刚出来,便发现不对劲,径直走向了一个偏僻的的地方。笑道:“难道我杨岸今天又要遭小贼光顾?”

    “你果真是杨岸?”

    “没错,你是何人?”杨岸只见他身材魁梧,手中也没有兵刃。

    “你虽然没见过我,但是我的名字你一定不陌生,摧碑掌韩正!”

    杨岸摸了摸额头,笑道:“有一句话我很想说,但是又有些不好意思!”

    “但说无妨。”

    “可能是在下孤陋寡闻,实在是没有听过。”

    “那么,今天你一定终身难忘!”

    韩正冲上前来,杨岸只感觉一股强大的力量迎面而来,杨岸出道以来除了在嵩山与六僧对峙时,算一次,这算第二次,杨岸不敢小视,但也并不畏惧,认认真真接了一掌,居然还倒退了三步。

    “传说中的玄机子杨岸也不过如此!”韩正不屑的说道。

    “你的确不错,我出道以来遇到的人也许属你最厉害,不过想杀我杨岸你还不够格。”杨岸也动了杀机。

    “哦?那你再接我几掌看看!”

    “试试又何妨!”

    韩正又出一掌,这一掌虽然刚猛,但是却没有刚才那样迅猛,杨岸有了心里准备,并不与他硬接,避开掌力,拔出手中的剑,横削他的手臂,没想到他并不躲闪,杨岸的剑有如切在巨石上,一划而过。而韩正只是划破了衣服,露出金光闪闪的金属出来。

    “我这把剑虽然不一定真能称得上削铁如泥,但是也是锋利无比,你带的铁环,应该也不是一般的环吧!”杨岸对自己的剑很自信。

    “没错,专门为你量身定做的。”

    “这么说,你是专门来杀我的?”

    “本来站在还不到杀你时候,不过你既然来了,也就免得我再东奔西跑,一齐解决了,岂不痛快?”

    “我看,你要失望了!”杨岸这次变成了主动出击,一连十几招,都是运足了内力。有很多招式,在你内力不够时用起来似乎没什么效果,但一旦内力提升使出来的威力是无法想象的。七年前杨岸在嵩山之上,玄天真气只是初成,并没有机会去研究剑法招式,但是事隔八年,又加上杨岸曾观摩郭展望月和苗千竹的剑法,对剑法的参悟早已非当年可比。

    一连十几剑,韩正都是以手腕上的奇怪铁环相抗,一剑接一剑,十五剑之后杨岸停了下来。只见几块铁块从韩正的左手上掉了下来。

    “看来我的确错了,玄机子果然有些本事,连乌金都能砍断,不过我看你如何破我右手的乌金环。”

    “好!”

    杨岸接着出剑,可是此时的韩正已经不再有右手直接抵挡,只是旁敲侧击,而且非常灵活,这是在杨岸预料之外的,一开始是杨岸进攻的,可是现在只能五五对开了。

    既然他的招式如此灵活,关节处不可能有防护,不如击他的关节,可是杨岸发现这个想法根本没办法实现了,因为杨岸即使手中有剑十招之中也只能攻击一两招。

    杨岸心道:这是哪来的高手,如此厉害,之前却从未听说过,招式内功都已无破绽,要不是玄天真气护体杨岸早已落败。

    “噗”,杨岸胸口中了一拳,体内真气一阵翻腾,又接连中了三拳,更倒霉的是玄天真气的反弹,似乎对他毫无作用,杨岸用尽全力才得以停下调息的机会。

    “你到底为何杀我?”杨岸一边问话,一边调息。

    “既然你也快死了,我就不妨告诉你,数月前,在白云观,你可得罪了什么人?”

    “你是说贾似道?”

    “算你聪明!”

    “那就好,待会儿你要是死了,我找谁问去?”杨岸强忍着轻笑了几声。

    “死到临头还要口出狂言,受死吧!”韩正又一拳击来,杨岸不闪不避,猛拳正中胸口,右手死死的捏住他的左手,韩正右手来击,又与杨岸的左手死死的纠缠在一起。

    “你要拼内力?”韩正突然有些惊慌,因为他已经感觉到对方的内力如狂风大浪般涌了过来。

    “没错,不用试了,你已经撤不了了,我说过了,想杀我杨岸没那么容易!”杨岸好像疯狂了一般。

    “好,很好,这才是一个像样的对手!”韩正丝毫不惧。

    杨岸有玄天真气,自然也不惧怕,他已经明白了玄天真气的第三层,他现在唯一担心的是师傅说的话:你已经用过玄天真气的第三层,他日必有天罚,这一劫为师可以用尽办法帮你化解,以后若是再用第三层就是神仙也是回天乏术了。

    不用就要死,用了又会有天谴,杨岸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抉择。

    “杨大哥,我来助你!”话音刚落,杨岸便感觉对方的内力突然撤销了,收手一看,韩正已经倒在了地上。

    “杨大哥,你没事吧!”小樱走过来问道。

    杨岸怎么可能没事,一连中了韩正四五拳,刚才全靠自身内力压制,这时外力一泄,自身的内力也开始消散,一大口血吐了出来。不过,韩正的伤比他更重,已经完全不能动弹了,甚至已经出现了幻觉。

    昨日种种一幕幕在他的眼前出现:我是个杀手,杀人无数的杀手,二十年前已经天下无敌了,没想到过了二十年所有的人都将我遗忘了。也是,当初退隐江湖的目的不就是为了被人遗忘吗?可是现在却又自己重操旧业,可笑的是,接的第一笔买卖就搭上了自己的身家性命。或许自己该放下了,杀了那么多人,也该是到了赎罪的时候了。不,我不能躺下,我要救小青,小青,你等着我,等着我……

    突然,韩正眼前的画面全部消失了,他听到了有人说话。

    “杨大哥,你为什么要救他,他要杀你!”

    “他是要杀我,可他并不是要灭我大宋的外族蛮夷,现在,在我杨岸的心里面,只有灭我种族的蒙古人才是敌人,救了他,大宋就多一份力量!”杨岸说着收回了传输内力的手。

    “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他应该活过来了,他的伤就靠他自己了,我们走吧!”杨岸说道。

    “去哪?”

    “回客栈,我要调息!”

    杨岸回到客栈,一打坐就是三个时辰,快吃晚饭的时候杨岸才出来。

    “杨大哥,你没事了啊?”

    “嗯,好多了!”

    “都怪你,一个人跑出去,才会受这么重的伤,要是有我在,那个什么韩正才不敢出手呢!说真的,我之前见到他只觉得他武功深不可测,没想到这么厉害,连杨大哥你都差点栽在他手里,他要是出来行走江湖,我看你这江湖第三高手的位置,得往后挪一挪了。”小樱一个劲的说个不停,杨岸却似乎根本没有听进去。

    “杨大哥,你在想什么呢?”小樱接着问道。

    “啊!”杨岸如梦初醒,道,“我突然想到你说宋大人是在查一个案子的时候突然发病,你还记不记得是什么案子?”

    “好几个月的事了,怎么记得清楚,不过有一个人肯定记得!”

    “谁?”

    “提刑府的捕头老张!”

    “我们这就去找他!”

    小樱将杨岸带到了一个破屋附近。

    “他好歹也是一个捕头,就住在这个地方?”杨岸问道。

    “有这种地方住已经不错了,你以为这是什么年景?”

    “说得也是!”

    到了屋内,张捕头待人及其热情,亲自倒上了茶水,问道:“小樱姑娘,你怎么来了?”

    “这位是杨岸杨公子,宋大人的徒弟,奉了尚书大人的命令查宋大人身亡的事,有些事想问你!”小樱说道。

    “杨公子请问!”

    “张捕头客气了,也就是了解一下我师傅也就是宋大人出事前的一些事情,张捕头长年跟着宋大人,应该很清楚!”

    “大多都知道,杨公子想问什么?”

    “宋大人生前有何异常?”

    “没什么异常,生了病还能干什么,大都躺在床上。”

    “听说宋大人犯病是在查案子的时候,张捕头还记得是什么案子吗?”

    “是一个普通案子,老爷子卧病在床,几个儿子争夺家产吵得不亦乐乎,老夫人担心他们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不论什么吃的喝的都用银针试一遍,结果啊,老爷子还是中毒死了。咦,你这么问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当时宋大人一眼瞧去就说是中毒,可是用银针验的时候却没有变黑,所以要连夜验尸!”

    “对对对,宋大人就是那天晚上犯病的!”小樱接着说道。

    “那不是跟宋大人的死因一样?”杨岸问道。

    “是啊,你不说还不知道,还真是!”

    “在那之后宋大人就真的没有再出过府?”

    “出过,他还去过一次湖南,这个可能别人都不知道,只有我知道,宋大人不让我告诉别人!”张捕头说道。

    “宋大人什么时候去的啊?”小樱还有些不信。

    “宋大人不是说在提刑府住了半个月么,其实的,他根本就不在提刑府而是去了湖南。”

    “原来如此,宋大人竟然连夫人也不告诉!”

    “那你知不知道他去干嘛了?”杨岸又问。

    “我只知道他去了趟县衙,又去找了一个叫李燕芬的女子。”

    “好的,我们都清楚了,多谢张捕头。”

    路上,小樱问道:“杨大哥,你怎么不说话,难道你也认为宋大人是去找相好的了?”

    杨岸斜了她一眼,没有答话。

    “要不然他干嘛千里迢迢跑去见一个女人?”

    “你这个小丫头,你才多大啊,怎么脑子里净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我问你,他去见相好去县衙干什么,难道怕别人不知道啊?”

    “那你说他去干嘛了?”

    “我不知道。”杨岸重重的拍了一下额头,道,“忘了问他那个案子怎么结案的了?”

    “不用问了,在大宋,银针验毒不变黑是没有办法判定中毒的,也没有办法结案,这是宋大人自己规定的。”

    “我觉得我们一方面要查清楚银针为什么不变黑,另一方面要查清楚宋大人在重病之下为什么要去湖南。这样,明天一早你去找尚书大人,让他修书一封给那个知县,问清楚事情的缘由。另一方面,去看看宋大人的的遗体,看看能不能查清银针不黑之谜!”

    “好!不过你有没有想过是那个韩正所为?”小樱问道。

    “想过,可是我觉得不像,首先他是怎么做到让死者表面像中毒,银针又要不出来的呢!其次,他是收了贾似道的钱,杀宋大人有理由,张捕头刚刚说的那个案子里面的老头也是他杀的吗,他和臣相不可能有什么瓜葛啊!而且,韩正的武功那么高,要杀人完全没有必要下毒!”

    “你说的好像也有道理,真难懂,我还是睡觉去吧!”

    “这丫头!”

    躺在床上,平平静静的,杨岸又开始有点想家了,也有点想幽曲,不知道他们在幽曲家玩的怎么样,有没有回去。说起来,这几天没有幽曲在身边,还真有点不适应,习惯了身边有这么一个人,突然没有了,心里空落落的,特别是夜深人静的时候。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