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苍山风云 > 第七十三章 团圆之夜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十三章 团圆之夜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总算是到了荆州城了,不过还得两日才能到我家!”丹莲说道。

    “那就是最快也是刚好除夕到家啊!”杨岸有些担心赶不上。

    “不会是天下九州之一,果然巍峨壮观,要是多几座这样的城池,蒙古人的铁骑再强悍也没有用。”张尽忠感叹道。

    “你错了,城池再好也只不过是死物,主要还是看人,万里长城该壮观了吧,可是北方蛮夷有几个是被长城挡在外面的,不视乎城池是否坚固,只看人心是否坚固!”杨岸说道。

    “你说的不错!”

    “又开始飘雪了,继续赶路吧!”

    一行五人,日夜兼程,大雪也没有能阻挡他们。到了第三天上午,终于快到了,大雪已经将四周变成了白色,丹莲指着山坡下的房子说:“哥,看,那就是我们家!”

    “好,马上下去吧!”

    还没到家,丹莲就喊道:“娘,娘,我回来了……”

    没有回应,众人走了进去,只见老人缓缓的从床上爬了起来,揉了揉眼睛,突然眼睛瞪得极大,道:“岸儿,莲儿,你们回来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忙拉着杨岸仔仔细细的瞧了起来。

    “娘,七八年没见了,您变了好多!”杨岸也有些忍不住流泪了!

    “是啊,怎么能不变了,头发白了好多根了,做事情啊,一点力气都没有了,才打了点鱼糕,就累了,躺着躺着就睡着了!”

    “累就不要做那么多了啊!”

    “娘啊,一直盼着你们回来,准备了好多吃的。对了,这些都是你的朋友吗?”

    “对,我跟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张幽曲,也是荆州的。”杨岸说道。

    “见过伯母!”幽曲说道。

    杨夫人乐得合不拢嘴,道:“好好,过来坐,过来坐。”

    杨岸又接着说道:“娘,您还记得她吗?”说着指着清雨。

    杨夫人仔细看了看,道:“这是……”

    “伯母,我是清雨啊,您还记得吗?”清雨说着跪了下来。

    “哎呀,可不就是清雨吗,我真的是老了啊,快起来,快起来。你这孩子啊,当年就这么不声不响的走了,杨岸他爹的差不多动用了几千人找,都没有找到!”

    “伯母,对不起,我一走了之让您担心了!”清雨忍不住哭了出来。

    “说实话,我一直把你当亲闺女,我那时候就想你肯定是被人贩子拐跑了,求他爹到处找。后来,他们跟我说没有发现过陌生人出入,是你自己跑的,我还真有些生气。不过也都过去了,回来就好,在这个战火纷飞的年代,能活着已经不错了,哪还有那么多精力斤斤计较啊!”杨夫人一边说着泪水不住的往下掉。

    “伯母,我真的好想你们!”清雨说着趴在了杨夫人的腿上哭了起来。

    “好了,丫头,尽招人眼泪!”

    杨岸又指着张尽忠说道:“这位是张尽忠,他爹和丹莲的师父白云道长一样,都是嵩山的英雄。”

    杨岸刚说完,张尽忠就说道:“伯母,今年的团年饭只有在您家吃了,伯母您不要嫌弃啊!”

    “我怎么会嫌弃呢,高兴还来不及呢,来来来,都坐,我这就做饭去!”

    “娘,您别听他的,他呀就会蹭吃蹭喝的。”丹莲一说话,杨夫人就知道这个张尽忠到底是什么身份了!

    “说什么呢,快来帮我做饭搭把手!”杨夫人说道。

    “伯母,我也来帮您吧!我比较熟!”幽曲说着到了厨房。

    “伯母,有这么多菜啊!”幽曲有些惊讶。

    杨夫人笑道:“这几年没有打仗,条件也好了些,一年到头,也可以吃一两顿肉了。再加上我运气不错,放几个夹子,冬天打了好几十只兔子,不但自己够吃,拿到市集上还换了米和猪肉。”

    “兔子这么容易打么?”幽曲有点疑惑。

    “可不是嘛,原本我也以为这老爷们做的事,肯定特别难,后来一打听,这野兔子价格不菲啊,试着去放了几次,三天总有两天中!”杨夫人说着特别得意。

    “以前我家也打兔子,打到的次数很少,杨哥哥住在我家手没有受伤的时候经常出去打猎,一天也才打一只两只。”幽曲说道。

    杨夫人这才想起,当初有话传过来,的确是说儿子的双手废了,可现在看来却是安然无恙的。杨夫人问道:“我儿子的手好了?”

    “妈,哥哥的双手残废了七年,都是幽曲姐姐无微不至的照顾。”丹莲一边切着什么一边说道。

    杨夫人顿时停了手中的活,跪了下来,道:“幽曲姑娘,你是我们家的大恩人,我们母女两无能,自己的孩子,自己的哥哥残废七年,我们没伺候一天,反倒是让姑娘操劳了。请受我一拜!”

    “伯母,快起来!”幽曲实在是不好意思。

    “妈,您起来,您不但不用跪她,她呀,还得跪你呢!”丹莲笑着扶起了母亲。

    “丹莲,为什么这么说啊?”杨夫人问道。

    “妈,难道你想喝一杯媳妇茶吗?”丹莲说道。

    “你是说……”

    “没错了,妈,你看她那害羞的样子还不明白么,现在啊,就等着您老人家的指示呢!”丹莲说道。

    “好好,乖孩子,我指示,待会儿吃饭的时候我就指示。”杨夫人高兴得有些语无伦次了!

    “谢谢夫人!”

    “哎哟哎哟,脸红的像猴子屁股咯。”丹莲又在一旁幸灾乐祸的感觉。

    “要不要待会儿夫人也替你指示指示!”幽曲也不是好惹的。

    “我才不要指示呢,我的事情我自己做主,我想要他就要他,不想要他就不要!”丹莲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

    “你呀,一点都不害臊!”

    “干嘛要害臊啊!”

    “你不害臊,之前怎么不敢说喜欢人家啊?”

    “谁说我喜欢他了啊!哼!”

    外面的杨岸他们也没闲着,杨岸仔细环顾了整个家,这里虽然是他的家,可是他却是第一次来,相比之下,幽曲的家以及那个山洞,可能更熟悉一些。不过自己的家和幽曲的家还真有几分相似,杨岸想起了曾经做过的一个梦,一个狐狸跑着跑着,跑进了茅草屋,变成了狐女,杨岸一直觉得那个茅草屋就是幽曲的家,现在看来也可能是自己的家。

    “看什么,触景伤情吗?”清雨问道。

    “我也是第一次回这个家,能有什么触景伤情的。不过的确是有一些伤感,这是我的家,我父亲的家,我母亲的家,可是我却是第一次来,是不是有些可笑?”

    “一切都是这个年代造成的,就像伯母说的,这个年代能活下来已经不易了,哪还敢奢求有一个完整的家。你就算没有回过这个家,至少知道他一直存在,因为你有亲人,有母亲,有妹妹,有亲人才有家。而我,恐怕永远也不可能知道我的家在哪里了!”清雨的眼泪刚止住,突然又湿润了。

    “你可以创造一个家!”

    “我也想过,可是……岸哥哥,我真的好累,我多么希望有一个人能听我说我心里所有的话。可是没有这样一个人,连岸哥哥你都不行!”清雨说的事并不是杨岸能理解的。

    “清雨,我知道你这些年肯定吃了很多苦,但是一切都过去了!”杨岸安慰道。

    “好!”清雨似乎有很多话要说,却又硬生生憋了回去,最后只说出一个“好”字。

    “说实话,第一次回家,我还真有点激动!”

    杨岸刚说完,杨夫人就从厨房走了出来,道:“谁说你是第一次回来,你两三岁的时候回来过一次,那个时候咱家比现在好多了,十多年不住了,我刚回来的时候,比现在还不成样子呢!”

    杨岸心道,怪不得我会有儿时的记忆呢。不过他并没有说出来,只道:“娘,什么时候开饭!”

    “你怎么还跟小时候一样,一点耐心都没有!今天是大年三十,怎么能那么随便呢!”

    又过了好一会儿,丹莲终于端出了菜来。杨岸高兴得像个孩子,道:“太好了,终于可以吃饭了!”

    “哥,你少着急,要先请祖先呢!”

    “什么时候的规矩,我怎么不记得啊?”杨岸不相信。

    “杨哥哥,你怎么不记得了,在我那里的时候也有啊?”幽曲也端了一盘菜出来。

    杨岸真不记得了,只见他们一盘一盘的端了出来,紧接着杨夫人摆了十双碗筷,添了饭,还倒了一点酒。

    “我们只有六个人,怎么十双碗筷?”杨岸不解的问。

    “跟你说了这是敬祖宗的,对了,哥,待会儿你去摸摸那个碗,看看是不是一边冷一边热!”丹莲一种古灵精怪的表情。

    “为什么?”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很快,杨夫人就收了碗筷,还在地上洒了泡好的茶水,这才让杨岸等人上桌子吃饭。

    “我刚刚摸了一下那个碗,没有一边热一边冷啊!”杨岸话一出口,众人就笑了起来。

    幽曲说道:“这个是骗小孩子的,杨哥哥,你这么聪明还信这个啊?”

    “难得糊涂嘛!”

    “夫人,您的鱼糕做得真好吃!”幽曲说道。

    “唉,老了,鱼肉都打不散了,放在几年前,那做出来可能更嫩啊!”杨夫人不好意思的说。

    “幽曲姐姐,瞧你这嘴,我真担心我娘以后光疼媳妇不疼女儿了!”丹莲装作很生气的样子。

    “娘啊,都疼都疼,你们都是娘的宝贝的!来来大家吃菜,说实话啊,在我心底里面啊,觉得你们不会回来了,觉得我这孤老婆子得自个儿孤零零的过这个年了,今天,不但岸儿莲儿回来了,清雨也回来了,还有这么多朋友,我实在是开心啊!来,大家喝一杯!”杨夫人的确是打心底里高兴。

    幽曲喝了一杯酒,脸色由喜转悲,道:“我在这有那么多好吃的,不知道我奶奶一个人在家怎么过的年!”

    “那简单,幽曲,今天三十,初二的时候我让杨岸陪你一起回你奶奶家,一起过个年!”杨夫人一句话定了下来,似乎不容许任何人反驳。

    “娘,有刚回来就把儿子往外赶的吗?”杨岸有些不满的说。

    “别的时候我不管,这次一定要听我的!”

    “好好好!”

    “话说回来,还真有些舍不得,不如这样,我们一家人都过去!”杨夫人说道。

    “不好吧!大过年的拖家带口的过去!又是大冬天的,马车都要一天呢!”

    “有什么不好的,就这一次,多累也值得!”

    “好好好!”

    杨夫人转而对幽曲小声说道:“怎么样?我这指示还行吧!”

    幽曲再次羞红着低下了头。

    “好了好了,大家接着吃菜,有烧肉,蒸肉,蒸排骨,蒸兔肉,还有鱼糕!特别是这鱼糕,出了这个地方就再也吃不到了!”杨夫人说着给幽曲和清雨夹菜。

    “娘,哪来这么多兔肉啊?”杨岸问道。

    “是夫人放夹子放的,还有好多呢!”幽曲说道。

    “哦?”杨岸自然知道这不太可能,转念想了一下,笑道:“娘,恐怕过不了多久我们家有贵客到了!”

    “还有谁来?”丹莲问。

    “自然是送兔肉的人!”

    “兔子不是娘打的吗?怎么还会有人送?”

    杨岸并没有回答丹莲问题,反而问道:“丹莲,你们这七八年来有没有遇到什么危险,不能解决,最后却莫名其妙的化解的呢?”

    杨夫人说道:“你这么说我还真想起一件事,刚到这里来的时候,我们老是受到一部分人的欺负,也不知道来历,左邻右舍的也都不认识。他们甚至还想杀人,我还有好几次晚上听到外面有打斗声,白天开门去看,却又什么都没有!”

    “我猜啊,这件事的谜底马上就要揭晓了!”杨岸说道。

    “你的意思是有人一直在暗中保护伯母和丹莲妹妹?”清雨听懂了杨岸的意思。

    “清雨,现在的你真的让我刮目相看啊!”杨岸开始重新审视清雨这个丫头了。杨岸虽然知道清雨当了密探,但也只是把他当小妹妹看待,可是今天,他发现清雨再也不是小时候的那个清雨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