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苍山风云 > 第七十二章 孟府夜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十二章 孟府夜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将军府的夜异常的宁静,一点儿也不像张尽忠说的,有很多人到半夜还没休息,灯火通明,重兵把守。

    “在干什么呢?将军府的晚宴马上就要开始了!”清雨走了过来。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我有些怕啊?”

    “怕什么?”

    “如果真的是孟将军所为,我便少了一个知己啊!你知道吗,不是他的一番豪言壮语才让我选择了一条联络英豪,提领苍山的大路,我真的不希望他是这样的一个人,或许我怕的并不是我杨岸少了一个朋友,而是我华夏民族少了一位英雄!”杨岸的话发自肺腑。

    “英雄?这个词用的太多,做到的太少,我小时候也常常说,不但希望你做一个英雄,也希望我自己做一个英雄,现在才发现英雄不是想做就做的。岸哥哥,你不是会测字吗?你说说看,这个英字怎么解?”清雨突然问道。

    “你怎么知道我会测字?”

    “幽曲妹妹说的!”

    “测字只是借用字把自己知道的事说出来罢了,不知道的事,怎么也测不出来的。”

    “我不需要你测什么事情,只需要你就字论字就可以了!”

    “那很简单啊,英字上面是一个草盖,下面是一个央,意思是站在中央带着男子的人就可以称之为英!”杨岸说道。

    “如果只是带着帽子站在中央就可以称为英雄那也太武断了,有很多人做的事或许比那个现在中央的人更大,可是却没有人知道他,他们就不算英雄了吗?能站在中央谁不愿意,可是不是每个人都能这样的!”

    “你今天的话好像话中有话!”杨岸有些听不明白了!

    “你早晚会明白的!我还想多问一句,如果以这个字问感情,会怎么样?”清雨问道。

    “你的?”

    “没错!”

    “我说过了,测字测的都是自己知道的事,不知道的事是测不出来的!”

    “那如果测你的呢?你自己的总知道吧!”

    “不是说好就字论字,不问事情的吗?”杨岸不愿回答。

    “岸哥哥,就一次,你就说一次,我想知道你心底的想法!”

    “我的感情你也看到了,我喜欢幽曲!”

    “哦!”清雨轻轻应了一声。

    杨岸并不傻,自然知道他的意思,其实他自己也不是完全没有感觉,只是在杨岸的心里已经有了幽曲了!

    “那好吧,晚宴应该开始了,我们去吃饭吧!”清雨说着又像没事人一样走了回去。

    不久便遇上了幽曲,幽曲道:“杨哥哥,你去哪了?将军已经派人来催了。”

    “马上过去!”

    众人坐上了座位,孟青举起酒杯道:“诸位来到我将军府,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有什么样的缘由,我孟青都欢迎!在这里敬诸位一杯!”

    众人喝过一杯,孟青又道:“我孟某人向来快人快语,有什么事藏不住,实不相瞒,诸位为什么来我府上,我多少也猜到几分。我接到消息,朝廷里有人说我挖掘宝藏以资敌夷,所以才引得诸位来一探究竟。”

    “我们也是想知道真相还孟大哥你一个公道!”丹莲说道。

    “如果我没做,自然是还我一个公道,如果我做了,恐怕就没那么简单了吧,是不是,杨兄弟!”孟青说着问起了杨岸。

    杨岸喝了一杯酒道:“我也没什么不能说的,之前我也跟妹妹说过了,如果我们错怪了孟大哥,自然负荆请罪,如果是事实,我杨岸绝对不会手软。”

    “说得好,拿得起放得下,真英雄也!既然如此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大概在一个月前,我接到密报,说有人在找寻传说中阴阳镜里面藏着的宝藏。这个宝藏我曾经听我父亲提过,传说荆楚之地便是上古的有熊国,阴阳镜便是有熊国的国宝,传说中照了这个镜子就能看到人的秘密,到后来黄帝时期,有熊国覆灭了,所有的宝藏被国王藏了起来,并将藏宝的地方藏在了阴阳镜之中。这是一笔不小的财富,我便从暗中派人盯着,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让我等到了,于是我派人夺了回来,为了不让人发现,交由我的妻子随便带了几个家丁仆人押运回来。”

    丹莲听到这里忙道:“那天我杀的那些蒙古兵是来抢夺宝藏的?”

    杨岸听到“阴阳镜”总感觉很熟悉,但是又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

    “他们的确是抢,但是他们不知道那里面是宝藏,要不然不可能是有十几二十个人过来!幸好你杀了他们,要不然宝藏就真的落入蒙古人手中了!”孟青说道。

    “我要是知道那是宝藏,我肯定拿几块再走。”丹莲笑道。

    “你一个女孩子,怎么那么贪财?”张尽忠说道。

    “你以为像你张大公子,一生下来就不愁吃不愁穿啊!”

    “好了,听将军说吧!那后来宝藏呢?”幽曲制止了他们。

    “我有想过上交朝廷,可是如今的朝廷,我要是上交上去,多半还是会落到贪官手里。后来我跟妻子商量了一下,干脆自己留下来,等到以后起战事的时候,再拿出来用,当然人总归有一点私心的,于是我在家挖了多处藏宝的地点,有真有假,这样把宝藏藏了起来。我知道你们中间有朝廷的人,已经到了这步田地了,我也不想隐瞒,你们通知人来挖走吧!”

    清雨并没有说话。

    杨岸又问:“那杀蒙古兵是怎么回事?”

    “那就更简单了,我妻子回来说了她的遭遇,我连忙派人侦查,发现了他们的踪迹,于是出兵剿杀!”

    “我听赵无极说,他们是来负责接应财宝的,也就是说暗中的确是有人里通外国,只是这件事无意中被你撞破,坏了他们的好事。对了,那些挖宝的黑衣人身上有没有什么线索?”杨岸问道。

    “毫无线索,除了黑衣,什么都没有,连武器都没有!”

    “我明白了,很有可能是他们见事情败露,又查出了是孟将军所为,不敢武力抢夺,干脆将这件事嫁祸给孟将军,对不对?”丹莲说道。

    “这样说来,这种可能性极大!”杨岸说道。

    “可是是谁会这样做呢?”

    “能轻易地嫁祸给孟将军,又能直接上达天听,使皇上派出密探,肯定是朝廷中人!”杨岸说道。

    “可惜我们永远不可能知道他是谁了?”孟青很无奈的说了一句。

    “也不一定,还有一个人或许知道!”杨岸说着眼前一亮。

    “是谁?”

    “幽曲,我们走!”杨岸说着急忙跑了出去,紧接着众人都出去了。

    众人快马奔袭了两个时辰,终于来到了那间破庙,刚进来就听到小和尚喊道:“师傅,你怎么了?你醒醒啊!”

    杨岸和幽曲是最先到的,进去的时候老和尚已经奄奄一息了,眼神呆滞,似乎有无尽的眷恋,却又说不出话来。

    “小和尚,你师傅怎么了?”

    “我不知道,师傅突然间就吐血了?”

    “今天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人来过!”

    “今天就来了一个人,说起来还真有些奇怪,这么冷的天,他穿的却很少!”

    “男的还是女的?”

    “黑衣蒙面的,看样子是个女的。”

    小和尚刚说完,张尽忠丹莲和清雨进来了,老和尚突然目光变得很凶狠,极力的想抬起头来,可是却怎么也抬不起来,突然倒在了地上,停止了呼吸。

    孟青将军也进来了,道:“怎么回事?”

    “看来我们连最后的线索也断了!”杨岸说道。

    “你是说他也是里通外国的内奸?”

    “那么多的财宝要在这里交易,不买通这老和尚怎么可能呢?”杨岸说道。

    “是啊!”孟青转而又道:“小和尚,你过来,你师傅有没有人跟很古怪的人接触!”

    “我没见过!”

    “问他也没用,就算那些人真的跟老和尚联系过,也不可能让他发现!”

    “也是!”

    “孟大哥!”杨岸突然跪了下来。

    “杨兄弟,你这是干什么?”孟青赶忙搀扶。

    “孟大哥,我说过如果这件事跟你无关我就要负荆请罪的!”杨岸说道。

    “那个只是说说而已,最要紧的是你能相信我!”

    “我现在怎么会不相信你呢!现在所有的证据都显示还有另一波人存在!”

    “那就好,起来吧!”孟青说道。

    回到了将军府,孟青说道:“哪位是朝廷的密探,这是我藏宝的地图,你们派人挖走吧!”

    清雨走了出来,道:“藏宝图,你收回去吧,朝廷那边我自有交待,你自己留着。你说的对,如果上交朝廷,只会落到贪官手上,还不如你留着等战事四起的时候再用!”

    “那好!”孟青有些不敢相信。

    “孟大哥,你可别乱花哦!”丹莲调皮的说道。

    “不会不会!”

    “幕后之人是揪不出来了,不如今晚休息一晚,明天我们就告辞了!”杨岸说道。

    “何不多玩几天?”

    “已经耽误了很长时间了,再玩下去恐怕赶不上过年了!”

    “那也好,毕竟一家团聚也是大事。明天一早我为杨兄弟送行!”

    “那多谢了!”

    杨岸想着好久没有和幽曲说话了,就来到了幽曲的房间,道:“这么早就睡了吗?”

    “还没,不过也快了!你怎么没去陪陪清雨姐姐?”

    “为什么要去陪她?”

    “你们不是十多年没见了吗?应该有很多话要说吧!”

    “一年两年没见的话的确有很多话要说,十多年没见,早已经没什么话说了!”

    “那她还跟我们回去吗?”幽曲不好意思的问道。

    杨岸笑道:“这才是你最想问的吧!回去呢,自然是回去,可是对你没什么影响啊,难道你吃醋了?”

    “吃醋又能怎么样,她比我漂亮多了!”幽曲显得不开心。

    “漂亮又怎么样,漂亮的多了去了,可是真正照顾了我七年的是你幽曲,你明白吗,你在我心中的低位是谁都不能替代的!”杨岸说着诚挚的望着他。

    幽曲紧紧的搂住杨岸,哭了出来,道:“杨哥哥,我好怕,清雨姐姐那么漂亮,又比我有本事,我真的怕她把你从我身边抢走!”

    “傻瓜,没事的!我喜欢的是你,爱的也是你!你不都要去我家了么,怎么还那么不自信。”

    “清雨姐姐不也去吗?”

    “她是去见见我娘啊,你知道的啊!”

    “知道是知道,可还是不放心!”

    “真拿你没办法!”

    第二天一早,五人就辞别了孟青,踏上了回家的路。

    “说实话,清雨姐姐,你昨天晚上那几句话真帅,那么多财宝你就拱手让人了啊?”丹莲说道。

    “那些宝藏又不是我的,不给他我也拿不到!”清雨说道?

    “就是啊,你以为想拿就拿的啊!想的也太美了!”张尽忠有些不屑。

    “关你什么事啊?再说话不让你去我家了!”

    张尽忠只好乖乖的闭上了嘴。

    杨岸问道:“清雨,朝廷不会派人找你吗?”

    “密探嘛,只有有了情报才需要回去汇报,平时随便去哪都没人管的。”

    “那还不错!”

    张尽忠叹道:“想想这一路还真遇到不少人,洞庭湖的冷寒锋大哥,孟大哥……”

    “说起来这个冷寒锋啊,武功真是厉害,能够杀人于无形!”丹莲由衷的佩服。

    清雨笑道:“洞庭湖的冷寒锋?你们遇到他的时候是不是还有一个老头在身边?”

    “没错啊,你也见过他了!”

    “他的武功虽然厉害,但还没有到张公子父亲的那个程度,能够杀人于无形的是他身旁的老人,他就是洞庭湖的秋隐居士!”清雨解释道。

    “你们做密探的就是不一样,什么都知道,不过秋隐居士,为什么给他的弟子当打手呢,难道是想让自己的弟子出名?”丹莲还是不解。

    “那就不清楚了,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想法吧,世上的怪人多的是!”清雨说道。

    “好了,你们不要说话了,这样晃晃悠悠的啥时候才能到,快马加鞭,争取在除夕之前赶到。”

    “好!”

    “回家咯!”

    “回家也这么高兴?”

    “当然高兴,你不高兴就别去啊!”

    “好吧,我也高兴!”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