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苍山风云 > 第五十五章 前因后果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十五章 前因后果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师傅,这是您的粥!”丹莲端着早餐来到了白云道长的房间。

    “放下吧,对了丹莲,你们什么时候回荆州啊?”

    “还不着急,哥说查到凶手了再说!”

    “凶手不是抓到了么?”

    “那是缓兵之计,哥哥说贾似道不会走太远的!”

    “其实我也觉得不是所有的人都是展望月杀的!”

    “师傅,二十五年前,有没有特别的人到过观里?”

    “我知道你的意思,白天听了苗千竹的一番话我已经想过了。二十五年前,的确有一个受重伤的人逃到了白云观,我见他到处都是刀伤,以为是遇到金兵或者蒙古兵了,就救了他,没想到第二天他就失血过多,死了!”

    “当时他是死在什么地方?”

    “就在客房的床上啊!”

    “拿在这个道观待了二十五年以上的还有些什么人?”

    “恐怕就只有我一个了,就连你师叔也才二十年的样子。”

    “……”

    丹莲回去告诉了杨岸,因为她是带着任务去的。

    “哥,好像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啊!”

    “怎么会,至少我们知道了苗千竹说的话是对的!只是为什么那个人死了呢,这一切就说不通了啊!”

    “哪里说不通啊!”宋慈走了进来。

    “我之前觉得那个偷取诏书的反贼没死,是他杀死了济王赵聪和贾公子,现在看来这种假设不成立了!”

    “真的不成立了么?”宋慈反问道。

    “师傅,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还存在很多种可能!”

    “师傅,难道你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了?”

    “哈哈,说白了,我只不过是一个仵作,查案的事不归我,你自己想吧!”宋慈说完又走了出去。

    杨岸实在是百思不得其解,如果凶手另有其人,那唯一有动机的应该就是当年那些帮助济王造反却最后又被屠杀殆尽的反贼们,可是他们又已经死了,对呀,我都说了是他们了,那就有可能反贼可能有几个,忙问:“你刚才说,在这里二十五年的只有白云道长,而你师叔也只有二十年的时间?”

    “没错!”

    “所有的问题都能解释通了!”

    “你知道凶手是谁了?”

    “我只是猜到了,还得想个办法让他承认!”

    杨岸刚说完,张尽忠跑了进来,气喘吁吁的说道:“不好了,杨大哥,贾似道又派人围了上来!”

    “走,出去看看!”

    出去的时候白云道长和苗千竹已经和贾似道理论上了,道:“姓贾的,你好歹也是一个丞相,怎么可以出尔反尔?”

    “本相怎么出尔反尔了?”

    “说好的退兵你却不退,看来你不配斗蛐蛐!”张尽忠说道。

    “谁说我不配斗蛐蛐,没错,本相是说过了退兵啊,也退了啊,但是本相没说过我不能卷土重来啊!”

    “看来说你是大宋第一奸相真是没错!”苗千竹骂道。

    “你太抬举他了,他顶多算第二,第一的是秦桧!”张尽忠也跟着骂。

    杨岸问道:“丞相,你到底想怎么样?”

    “很简单,两条路,第一条交出凶手,我只杀凶手一人,第二条,我杀你们全部,宁杀错不放过!”

    “杀害你儿子的凶手不是找到了么,就是你的头号杀手展望月啊!难道丞相这么快就忘了?”丹莲其实也不想能蒙混过关,只是想说出来气气他罢了。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伎俩,本相今天就在这里承认赵慧是我杀的,你们又能如何?”

    “哎哟,丞相,这可不得了啊!这是诛九族的大罪啊,您可不能胡乱认啊!你昨天说得不是挺好的吗,都跟您没关系,不如这样,你那儿子反正不死也活不了多久了,我看就算了,也不要认这个罪了,要不然你的荣华富贵可要付之一炬了啊!你还是带着军队撤吧!”宋慈每次说话都能把贾似道气得半死。

    “宋慈,你别给我打马虎眼,交不出凶手,你也得死!”

    “丞相,我在问一句,如果抓到凶手了,是不是就可以放了道观所有人?”杨岸想再次确认。

    “没错,只要是真凶,本相就遵守诺言,如果还是像上次一样随便找个人那就怪不得本相了!”

    “好!今天我一定让臣相心服口服。首先臣相已经承认派了展望月杀害了赵慧,但是有一点我之前撒了谎,那就是展望月并没有承认杀害了赵聪,展望月没有背叛丞相那他就没有理由杀害丞相的公子。那杀害这二人的凶手是谁呢?首先我要问一下苗千竹前辈,你们为什么要到白云观来?”

    “这二十多年来我都在打探诏书的下落,可惜杳无音信,直到前不久我终于查到偷了诏书的聂小丁带着诏书逃到这里最后死了!”苗千竹老老实实的回答。

    “你们收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二十多年没有音讯,突然会让你们得到这个消息呢?”

    “你的意思是这个消息是假的,是有人故意放出去的?”苗千竹不敢相信。

    “对了一半,错了一半,对的是的确是有人故意放出去的,错的是那个消息是真的,千真万确!”

    “没错,二十五年前的确有人受伤到过这里,不过第二天就死了!”白云道长说道。

    “而二十五年前的事只有白云道长一个人知道!”杨岸肯定的说道。

    “杨贤侄,你是说这个消息是我散播出去的?”白云道长显得极为淡定。

    杨岸并没有回答,道:“凶手及其聪明,用的都是最为简洁的杀人手法,选的时间都是深夜,使得人人都有嫌疑,可是他忽略了很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不论是利用稻草搬运尸体,还是将尸体放在佛像后面,都是只有都道观极为熟悉的人才能办到的,一般对道观道士的行为习惯不熟悉的人不敢这么做,因为怕被发现,这两个举动实在是画蛇添足。”

    “哥,你在说什么,师傅怎么可能杀人呢?”

    杨岸也没有理会丹莲的话,道:“等到杀害赵慧的时候,我发现当时除了我,赵慧,苗千竹,展望月之外,还有一个黑衣人一直在监视着我们,那个人武功极高,我都是在最后他走的时候才发现他。”

    “那个人就是杀害赵聪的真凶?”

    “没错。”杨岸肯定的说。

    “那个人的武功在道观里只有五个人能做到,展望月和苗千竹当时都是在我身边的,小樱是个小女孩,身材不符,那么剩下的就只有白云道长和潘道长了!”

    “潘道长的夜行衣借给了你,这么说来真是白云道长咯!”幽曲说道。

    “没错,潘道长的确借给了我一套夜行衣,不过我穿着不合适,不如潘道长你自己穿给我们看看。”杨岸说着拿出夜行衣递到潘道长面前。

    “大庭广众穿什么夜行衣啊,我看还是算了吧,你要是觉得不合适,我让人给你改一改!”潘道长并不配合。

    “既然潘道长不愿意,那只好让白云道长受累了!”说着又将夜行衣递给白云道长,众人都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穿就穿!”白云道长很干脆的穿了起来。

    “大家是不是看到了不能理解的情况?潘道长身材瘦小,白云道长身材高大,为什么潘道长借给我的夜行衣会穿在白云道长身上正合适呢!当初我也觉得有些大,本来想着各人身材不同,并没有在意,有一天我突然想到潘道长的身材和我差不多,没理由衣服穿在我身上就大了那么多,我又想起丹莲说白云道长丢了夜行衣,潘道长还对丹莲说了一段古怪的话,到这里真相就呼之欲出了!是不是啊,潘道长?”

    “是,你说的没错,那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杀他们!”

    “因为你就是当年的反贼之一!”

    “没错,我叫潘任,是当年协助济王造反的三兄弟之一,当年我们三兄弟想尽心尽力辅助济王夺得天下,可是没想到,他居然把我们告发了,一万多人被屠杀殆尽,只有十几个人跑了出来,难道我不该报仇吗?至于杀贾似道的儿子,一来是为了混淆视听,二来是为了替天行道。”

    “恐怕,你没有说出全部实情,也许其他的反贼是真的为了帮助济王,可你不是!”

    “你是怎么知道的?”

    “如果我猜的没错,当年那场大火并非史弥远所放,而是你们放的,诏书也是你派人偷的,你的目的就是让诏书和可以与皇帝争夺皇位的人一同消失,如果你真的只是为了报仇,大可以直接到湖州杀了两位济王就行,或者再放一把火,没必要处心积虑的放出风去引两位济王来。我猜事情是这样的,当初剿灭反贼的朝廷大军故意放走了你,等你回来,发现本来被你派去偷诏书的聂小丁偷看了诏书的内容,知道了你的企图,背叛了你,带着诏书逃走了,你一路派人追杀把他逼入了白云观,你不敢贸然进去,后来知道他死了,几次三番潜入道观想找诏书都没有收获,后来你干脆做了道士继续找,一找就找了二十年,前不久你才刚找到,你觉得时机成熟了,就以此为诱饵,引诱两位济王出来,趁机杀他们,本来你那天也想杀赵慧,没想到被人捷足先登了!”

    “没错,你说的都没错!”潘道长全不否认。

    “杨哥哥,潘道长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因为他还有另一个主子!”

    “是谁啊?”

    “我曾经怀疑过是史弥远,但是史弥远已经死了那么多年了,他没有理由依旧坚持,所以我想到了当今皇帝!”

    “你是说是皇帝杀了济王他们,这没道理啊,皇帝和济王不是要联合对付史弥远吗?”幽曲不相信。

    “也许没坐上皇位的赵昀的确是这么想的,但是做了皇帝一切就都变了,他怕自己的皇位被夺,安排潘任教唆赵竑谋反,想名正言顺的杀了他,赵竑不同意,潘任就私自安排人准备谋反,并强调是济王的意思,可是没想到济王赵竑发现之后却跑到京城把自己告下了,皇帝没有理由杀他。皇帝坐立不安,生怕史弥远死后,皇帝会拿诏书来找他要皇位,于是安排潘任放火烧死了济王,又出了意外,本来以为是囊中之物的诏书却没有到手,而且济王还有两个儿子没死,所以你就一直帮他执行任务直到今天。”

    “都没有错,我都有点怀疑是皇帝告诉你的了!”潘任说道。

    “你杀他们我不管,可是你为什么要杀我儿子?”

    “贾相,你我都是皇上的人,你杀了我如何向皇上交差?”

    “放心吧,我会说你因公殉职!”贾似道说完一挥手,无数弓箭如暴雨般扑过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