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苍山风云 > 第五十四章 云雾渐开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十四章 云雾渐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第二天一早,后院里又围满了人,地上还有两具尸体。

    “宋慈,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凶手查到了吗?”贾似道先开口了。

    宋慈没有说话,杨岸开口了,道:“臣相,凶手已经抓到了!”

    “哦?在哪里?”

    “在这。”杨岸指着地上的黑衣人!

    “这个人是谁?”

    “丞相,咱们先不要管这个人是谁,先来看看他旁边的这个,不知王爷有没有留意他旁边这个人呢?”杨岸说着走向另一具尸体。

    贾似道走向前看了看,幽曲丹莲他们本来也没注意,这时候也凑了过来。

    “济王赵慧!”丹莲惊讶的喊道。

    “没错,敢问丞相,可曾派人暗杀济王?”杨岸问道。

    “我要杀他前几天就连你们杀了,何必还派人暗杀!”

    杨岸早知道他会这么说,心里暗笑,道:“我也知道臣相不会派人杀王爷的,所以这个人一定是背叛了臣相!”说着拉开黑衣人的蒙面,众人都是一惊,见是展望月,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怎么回事?”贾似道问道。

    “展望月昨天夜里秘密约济王出来并且将其杀死!济王赵慧是我亲眼看他杀的,济王赵聪他也承认是他杀的!”杨岸解释道。

    “你们不用看我,这个跟本相没有关系!”贾似道说道。

    “怎么可能跟你没关系?他姓展的跟济王无冤无仇,为什么要杀害济王,肯定是你指使的。我苗千竹虽然和两位济王有很深的渊源,但是他们是我的主子,我绝不会善罢甘休。”苗千竹突然站了出来。

    “那本相又和两位济王有什么仇怨?”

    “事到如今,我也不怕你们知道,两位济王的父亲就是当年的太子赵竑,由于看不惯奸相史弥远独揽大权,扬言他日登基之后一定要除掉史弥远,不料被史弥远安插在太子身边的琴女听到。史弥远担心日后被废,从民间找来了宋室近亲赵昀,也就是当今的理宗皇帝,史弥远本想扶持赵昀当皇帝,他想不到的是,当时的赵昀跟他并不是一条心,反而暗中与太子赵竑往来,两人一起谋划扳倒史弥远。不料他们的计划还没成功,先皇就已经去世了,情急之下只好依从史弥远的安排,先由赵昀继承皇位,日后再图后事。理宗皇帝暗中亲自写下诏书,他日如果扳倒史弥远还皇位于太子赵竑。不料三年后竟然传出济王谋反,事先济王根本不知情,等他知道之后就匆忙赶往京城报信,诏书也在那场风波后不见了!有传言是被反贼盗走,带到了这白云观,我们就是来找这个诏书的。事先我们以诏书之事要挟贾似道,让他帮助济王夺得皇位,他无可奈何之下只好答应,但是仍然有所怀疑,现在他可能已经知道诏书并没有在两位济王手中了,才敢下此毒手,真是想不到宋朝到了南边净出奸相!”

    众人听到苗千竹的说法,无不大惊失色,想不到这小小的道观还隐藏着皇位之争的重要依据。

    “可叹啊,皇位还没到手,已经没命了!”杨岸带着讽刺的说。

    “我们也知道这件事情不简单!”

    “可我还是觉得两位济王的死不是臣相的意思,要不然他怎么会派人杀害自己的孩子呢?”杨岸说道。

    “你说我儿子也是展望月所杀?”贾似道问道。

    “显而易见啊!”

    “不可能!展望月为什么要杀我儿子!”

    “也许跟杀两位济王的原因是一样的啊!”杨岸的眼珠转个不停,似乎心中又有了什么鬼主意。

    “胡说八道!”贾似道根本不信!

    “丞相,你怎么知道我是胡说八道呢,既然展望月已经背叛了你,那他做什么事都有可能啊,难道说,他没有背叛你,杀害两位王爷也是丞相指使的?”

    “你……”

    “丞相,反正凶手我们已经给你查出来了,怎么处置是你的事,我看你还是按照咱们约好的,退兵吧!”杨岸说着笑了,笑得及其得意。

    “对呀,臣相,你不会连斗蛐蛐的规矩都不讲了吧,那样你怎么还算蟋蟀宰相?”张尽忠也出来说道。

    “谁说我不遵守斗蛐蛐的规矩,退兵就退兵!”贾似道说着气冲冲的走了出去。

    众人回到房间哈哈大笑,丹莲道:“哥,你这招真是高明,把那个奸相说得哑口无言!”

    幽曲问道:“我还是不明白,凶手到底是不是展望月呢?”

    “幽曲姐姐,这还不明白?至少杀害臣相儿子的凶手肯定不是展望月,因为展望月根本就没有背叛臣相。哥哥就是利用他不敢承认杀济王这个弱点,让他吃了个哑巴亏,有苦说不出。”丹莲解释道。

    “他为什么不敢承认杀了济王?”

    “他之前想杀济王,是因为他想把我们这里的人都杀掉,那样就没有人指证他的罪行,现在知道不可能把我们全部杀光,所以只能暗杀了,如果被人知道济王死在他的手上,即使皇上也不敢救他,你想想,理宗皇帝本来名不正言不顺,如果有正统皇位继承权的济王被贾似道杀了,他还包庇,那天下人该怎么说他!”

    “我明白了,杨哥哥一开始引他承认展望月背叛了自己,然后再把杀死臣相之子的罪名转嫁到展望月头上,展望月就无话可说了!”

    “没错!”

    杨岸叹了口气,道:“事情没那么简单,贾似道也绝不会善罢甘休的。不过今天苗千竹的一番话加上展望月昨天晚上的说的一些话让我想通了很多事,案情也变得有头绪了,展望月其实并不肯定他们要找的的东西就是诏书,只是试探赵慧,当他听到赵慧说要找的东西是可以要钱有钱,要官有官的东西之后才知道是诏书,并且不在济王手上,这才杀了赵慧,也就是说在这之前展望月和贾似道顶多只是怀疑他们没有诏书,不敢杀他们,就是说杀赵聪的另有其人,这是其一,第二点就是既然他们要得到的诏书被反贼带到了白云观,我们只需要问问白云道长,当时有没有人来过这里就可以了!”

    “没错,按时间推算已经是二十五年前的事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