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苍山风云 > 第五十三章 黑夜疑云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十三章 黑夜疑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嗤嗤”,杨岸猛地惊醒,冰凉的房顶上杨岸居然睡着了,杨岸虽然身处江湖,除了从苍山逃离的时候,也很少餐风露宿过,突然间要无聊的守着凶手的出现的确有些不适应。

    那个声音是一个人走路发出的声音,年龄并不大,但是却显得极为谨慎,时不时的左顾右盼。或许他就是凶手的下一个目标,杨岸正准备跟上去,突然发现有一个黑衣人跟着他,武功绝非庸手。那个人并没有发现杨岸,杨岸等黑衣人走了之后才尾随上去。

    最前面的那个人是走的,黑衣人也没有飞太快,杨岸也只能在后面保持一定的距离。到了一片小林子,那人停了下来,黑衣人找了一棵树隐藏起来,杨岸为了不被发现,绕了一段又回到了附近,也找到了一颗树隐藏起来。这时,杨岸发现那个人就是济王赵慧,而他的对面又多出了一个黑衣人,从身材上看,跟之前那个黑衣人完全不同。

    “你约我出来干什么?”赵慧问道。

    他对面黑衣人道:“你不是要找一件东西吗?”

    “你到底是谁?怎么会知道本王的事?难道你是当年的幸存者?”宋慧明显变得有些惊恐。

    “当年?没错,反正你要的东西在我手上。”黑衣人一开始还有些疑惑,后来说话的语气变得肯定起来。

    “这东西你留着又没有用,不如给我,本王让你荣华富贵享用不尽。”

    “这个东西能让你荣华富贵?”

    “当然!到时候你想要官要财都不在话下!”

    黑衣人突然大笑起来,道:“我明白了,不过你没有机会再享受这些荣华富贵了!”说着手中的剑突然出鞘,出剑快如闪电,杨岸心道,看来这个人是凶手的可能性很大,要是这一件到了赵慧身上,又得多一个受害者,正欲上前搭救,开始的那个黑衣人从树上飞了下来,阻挡了对方的剑。杨岸知道凶手剑法不凡,能挡住凶手这一剑的道观里的不多,还会出手救赵慧,杨岸有八分猜到这个人是谁了。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杀害王爷?”先前的黑衣人说道。

    “没想到赵慧还带了你过来!”要杀赵慧的黑衣人说道。

    “你认识我?”

    “即便不认识你,我也认得你的剑!除了你苗千竹还有何人?”

    保护赵慧的黑衣人拉下了蒙面,道:“没错,的确是我!你既然知道我的名字,想必也是这观内的人,如果我猜的没错,你就是展望月!”

    “我看,你不必知道我是谁了,因为你知道了也没用,因为你马上就要死了!”黑衣人说道。

    “展望月,你有几斤几两我还不知道,就算我杀不了你,你也绝对杀不了我!”

    “你那么有信心?”

    “我当然有信心,你我交手也不止一次了!”

    “好吧,我会让你为说出的话后悔的。”要杀赵慧的黑衣人说着引剑袭来。

    两个用剑高手的决斗,简直让人眼花缭乱,精彩绝伦。如果另一个黑衣人真是展望月的话,那他们这次的决斗比上次在道观要精彩不少,上次他们心里明白,有白云道长在场,绝不可能让他们将对方置于死地,他们也没打算把他们置于死地。这次却不同,黑暗的树林,不论谁把谁杀了,都没有关系,因为他们觉得没有人看到他们。杨岸暂时并不关心谁是谁,他在心里默默的记下一招一式,他是用剑的,对剑法本来感兴趣,更何况,这二人的剑法实在让人瞠目结舌。

    苗千竹渐渐落了下风,手中忙甩出三根透骨钉,却没有一个打中对方,反而被反弹回来的其中一颗打中左肩。

    “你到底是谁,展望月的武功我太了解了!”苗千竹左肩受伤,却不敢去拔,他自己暗器自己知道,一寸长的透骨钉上有二十八跟倒刺,盲目的拔的话,会使伤势加重,好在苗千竹平时行走江湖,凭一柄剑也就足够了,并不靠暗器,也并没有淬毒,要不然这会儿他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我是谁?你已经没有必要知道了,你还是下去问阎王爷吧!”黑衣人说着再次向苗千竹袭来,苗千竹虽然受了伤也不至直接落败,心中已经做好了迎接的准备。谁知,黑衣人到了苗千竹面前突然转而一剑向赵慧斜刺而去,直中赵慧颈部,鲜血喷涌而出,赵慧倒在地上抽搐了,杨岸知道那已经是他最后的挣扎了。这一招突如其来,杨岸也没有料到。

    “你好大的胆子,真的敢杀王爷!”苗千竹怒不可遏。

    “一个有权无实的王爷,杀了又能怎么样?”

    “这么说赵聪也是你杀的?”

    “我何必要跟一个死人说呢?”

    黑衣人又准备动手,这一次杨岸坐不住了,飞身下去挡了一剑,黑衣人后退数步,道:“你是什么人,内功如此深厚!”

    杨岸拉下蒙面,道:“我就是那个要抓凶手的人!”

    “好,果然是你,你不但内功深厚,你手上的剑也并非凡品。”黑衣人说道。

    “你认识这把剑?”杨岸也想知道这把剑的来历。

    “我不认识,不过我感觉这把剑带着一股霸气!”

    “别说那么多,今天我要抓住你,要不然整个道观都会被你连累!”

    “你认为我是凶手?”

    “难道不是吗?”

    黑衣人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道:“你内功深厚,我不是你的对手,如果单论剑法,我输了,我甘愿引颈待戮,并且到丞相面前承认自己的杀人罪行。”

    “好!”

    二人交手数十招,黑衣人诡异的剑法在杨岸面前却处处受制,黑衣人的剑法如灵蛇,杨岸的剑法就犹如鹰击,使其施展不开,黑衣人的剑法如蝶舞,杨岸的剑就如剑网,将其压制,要不是杨岸不想杀他,黑衣人已经躺着了。

    “不可能的,我这套天遁剑法受教于异人,从未用过,你不可能每招每式都知道破解的方法。”黑衣人实在不敢相信。

    杨岸答应他以剑法论输赢,并非斗狠逞强,之前在树上的时候,杨岸已经看清了他的一招一式看得清清楚楚。如果说七年前他增长的是内力,那么这七年来他增长的是武学的修为和见识。虽然他还没有到可以自创剑法的程度,但是对剑法的破绽却看得清清楚楚,破解之法也随之就浮现在脑海中了。当然杨岸不会跟他说那么多,只说道:“你的剑法我的确从未见过,但只要是剑法都会有破绽,也没有什么奇怪的,你现在可以跟我回去了吧!”

    “好,我佩服,但是我不能实现我的诺言了!”黑衣人说着挥剑自刎了!

    杨岸冲上去已经来不及了,杨岸拉开他的蒙面,果然是他,展望月!

    “你,你的剑……”展望月说完最后一句话咽气了!

    杨岸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今天发生的所有事,脑子一片混乱,如果他是凶手,有很多解释不了,说他不是凶手,也有很多事解释不了。看着旁边的苗千竹,想问他些什么,也不知从什么地方问起。

    正准备回去,突然发现这里还有人,又一个黑衣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