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苍山风云 > 第五十章 蛐蛐退敌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十章 蛐蛐退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宋慈,你要干什么?要造反么?”贾似道有些气急败坏了!

    “贾相啊,我宋慈都快六十三了,造反了带到棺材里面去么?再说呢,造大宋的反有什么好处,要是有好处你贾相还等到今天么?”

    “宋慈,你不要胡说八道!”

    宋慈的确是在胡说八道,以言语相激,要说得贾似道方寸大乱。

    展望月在贾似道旁边低语了几句,贾似道勃然大怒,道:“不行,无论如何也不能放过他们!”说完又指挥手下人冲了上来,小樱和杨岸同时上前,又有几十人躺了下来。明眼人一看就看的出来,小樱是以灵巧的身法取胜,而杨岸只是在空中直直的一剑一挥,离那些官兵尚有十步之遥,用的全凭内劲。

    “你要知道,我要杀你,不管你是在十步之内,还是二十步之内,都逃不了!”小樱冷冷的说道,完全不像个黄毛丫头的样子。

    “没错,我杨岸要杀人,不管他是在高宅深府,还是皇宫内院都逃不掉!”

    贾似道无计可施,道:“展望月,拿下他们!”

    “属下无能!”

    “你真是个废物,要你有什么……”贾似道话未说完,脸色变得非常凝重,全身贯注的听着什么,过了一会儿,好像又嫌太吵,喊道:“都给我安静一点!”

    “相爷,怎么了?”展望月一脸茫然。

    “有蛐蛐,上好的蛐蛐,走,跟我找蛐蛐去!”

    展望月顿时无言以对,这生死攸关的关头他竟然想起了捉蛐蛐。

    贾似道全身贯注的听着,觉得越来越近,突然看到一官兵手里拿着装蛐蛐的盒子。

    “快,把蛐蛐给本相,本相给你加官,封你当将军!”贾似道近乎哀求的说。

    “相爷,第一,我不是你的兵,第二,我也不想当将军!”说着取下帽子,白云道长等人一看,道:“尽忠,你来了啊!是不是嵩山的军队过来了!”

    “见过白云道长,是法大师听闻有朝廷军队向白云观开动,特命我率一万人等身穿便衣,秘密包围朝廷军队!”

    白云道长一听这话就有蹊跷,嵩山总共也就一万多人,怎么会全部让一个孩子带领呢,但是外人就听不出来了。

    “这下啊,你可算干了一件令我刮目相看的事!”丹莲说道。

    “承蒙丹莲妹妹金口一赞实在是不容易啊!不过待会儿还有一件令你刮目相看的事!”

    “哦,那我拭目以待!”

    张尽忠转而对贾似道说:“素闻丞相对蛐蛐研究颇深,在下有只蛐蛐……”

    “多少钱,我买!”没等张尽忠说完,贾似道就打断了他。

    “臣相误会了,我的意思是和臣相斗一场蛐蛐,如果臣相赢了我立马率兵撤退,这里的事情不再过问,如果我赢了,臣相也是同样,可否?”

    “斗蛐蛐可以,斗蛐蛐的规矩我也懂,这一旦说了的话就不能反悔,所以我想改一改规定,如果我赢了,你带兵退,并且你的蛐蛐归我,如果我输了,我不退兵,但我答应不杀人,但是恰好宋慈在这里,我要请他查出杀害我儿子的凶手!怎么样?”

    杨岸一听张尽忠要斗蛐蛐,心中就明白了大半,又听贾似道的要求不怎么过分,便走到张尽忠身边道:“答应他!”

    “好,就这样定。”

    丹莲也走到了张尽忠身边,道:“要是斗输了你真要退兵啊,你要知道这个贾似道可有蟋蟀宰相的称号!”

    杨岸怕露出破绽,忙拉走丹莲。

    贾似道说道:“取本相的黑金刚来!”

    二人将蛐蛐放在罐子里,用枯草拨弄它们相斗。杨岸见过一般斗蛐蛐的,应该是有很多人围着吆喝的,可这次却只有贾似道和张尽忠两个人叫唤着,别人都没有那个心情,自己的生命被两只蛐蛐左右着,想想都觉得可笑。

    到后来贾似道唤了很多官兵过来一起吆喝,这边也有很多道士过来吆喝了。杨岸等人也凑过去看了看,贾似道的那只通体黑色,而且发亮,即便外行也看得出来外壳肯定很坚硬,却略显笨拙,被张尽忠的蛐蛐上窜下跳的挑逗着,咬着,但是却好像什么事也没有一样。

    突然张尽忠的蛐蛐似乎受到了极大的侮辱,不再使用游击打法,猛的跳起,直扑到贾似道的黑金刚背上,撕咬起来。黑金刚一个翻身,两个蛐蛐又面对面的撕咬起来,不多时,黑金刚被踢出了罐子。

    丹莲跳了起来,众人也都非常欣喜,虽然都不耻这种做法,但是毕竟是这种方法救了自己的命,杨岸心中也有说不出的高兴。

    “哎呀,你这个没出息的,平时给你那么多好吃的你都白吃了吗?”贾似道对着蛐蛐骂了起来。

    “丞相,你该兑现诺言了吧!”杨岸说道。

    “来人,留一百个精兵护卫,其他的全部退到十里以外驻扎。宋慈,那我儿子的事就要麻烦宋大人了!”贾似道突然变得客气起来了!

    “宋慈身为提刑官,奉旨巡查四路,死的即使不是臣相之子,我也得查个一清二楚。”

    “那好,本相就令你三日之内查出凶手!”

    “好!”宋慈满口答应,杨岸心里却吃不准,有些担忧,轻声道:“宋大人,这件事情一点眉目都没有,三天时间恐怕不够啊!”

    “放心吧!我心中自有计较!”

    众人都各自回到了自己房间,杨岸,幽曲,丹莲,张尽忠回到了房间。丹莲笑道:“你还真不简单,这个贾似道号称蟋蟀宰相,你能打败他,看来你张大少爷平时一定没少逛花街柳巷,赌场妓院啊!”

    “你怎么知道只有在花街柳巷,赌场妓院才有斗蛐蛐的?难道你去过?”张尽忠反击道。

    “你……哼……这个随便听人说就知道了!”

    “是啊,是啊,不过我劝丹莲妹妹还是少了解一点这方面的事,对姑娘家不好!”

    “我懒得跟你说了!”

    幽曲笑道:“不容易啊,难得有人能镇的住丹莲妹妹!”

    “幽曲姐姐,你就快成我嫂子了,也不帮我!”

    突然,张尽忠脸色变得深沉起来,道:“只可惜了我这只蛐蛐哦!”

    “怎么了?”

    “死了!”张尽忠说着打开装蛐蛐的盒子。

    “怎么会死的?”丹莲又与他说起话来,似乎全然忘记了刚才的争吵。

    “你以为它真的打得过贾似道的蛐蛐,我给他服了药,可以让它的力量暂时增强!”

    “贾似道是一个蟋蟀精,他看不出来?”

    “正因为他是一个蟋蟀精,所以他看不出来!”

    这时一旁的杨岸说道:“因为贾似道视蟋蟀如性命,所以他不会想到有人会把自己最好的蛐蛐下药致死。唉,朝廷的臣相昏庸至此,大宋江山岌岌可危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