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苍山风云 > 第二十四章 疯子戏子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十四章 疯子戏子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杨哥哥,我们已经到了蒙古人的地盘,以后得更加小心在意了!”幽曲像个大人一样交待着。

    “不让你跟来你非得跟来,要是有什么事情,我怎么跟老太太交待?”

    “如果我不跟来,谁扶你上马,谁给你端茶喂饭?”

    “我杨岸即使没有双手也不至于饿死,之前你有不在的时候,我还不是活下来了么!”

    “好了,杨哥哥,前面有客栈,我们去休息一下吧!”

    二人停下歇了马,刚进客栈就听到有人说道:“这小姑娘长的真标致,可惜配了个残废。”

    “是啊,是啊,好白菜都让猪拱了!”

    杨岸并没有理会他们,只见幽曲先是一笑,转而怒道:“说什么呢?吃饭都堵不住你们的嘴啊!”幽曲之前在家奶奶总是这样说她,今日终于可以说一次别人了。

    “不说话还行,一说话就现行了!”

    “你……”

    “小丫头,小心一点,小心被疯子抓走了!”

    幽曲正欲说话,却被杨岸拉住了。道:“我们先上去吧!”

    “杨哥哥,他们说的疯子是什么意思?”

    “我也不知道。”

    到了二楼,走到转角处,就听到房里依稀传来“都听清楚了没有,今晚的事情,一定要一击得手,都各自准备去吧!”

    “什么人?”突然一个人影从房间里闪出来。黑衣蒙面,只看得到身材比较魁梧以外,其他的什么都看不见。心道,天还没黑就穿着夜行衣,肯定要干见不得人的勾当。

    幽曲灵机一动,道:“相公,你怎么又到处乱跑,手脚不好就不要出来嘛。”说完又对那黑衣人道,“不好意思啊,打扰您了。”说完便领杨岸到了房间。

    “好险,那些人一看就不是好人!”幽曲笑道。

    “我倒觉得他们是好人,他们要做的事肯定很重要!”

    “那也不能说明他们是好人啊?”

    “做如此重要的被我们发现了,却不杀我们,只是派人盯住我们,这样还不能说明他们是好人么?”

    “你是说现在有人盯着我们?”幽曲不相信的问道。

    杨岸走到门口,用脚将门打开,道:“兄台,不如进来喝一杯如何?”说完,回到桌子边坐了下来,不时,刚才那个黑衣蒙面之人便进来了,也坐到桌子旁边,幽曲关上了门。

    “兄台是什么人?”杨岸问道,可那人却不说话,杨岸又问,“你们要干什么去?”那人还是不说话,杨岸索性问个简单的,“你是奉命盯着我的对么?”黑衣人依旧不说话。

    杨岸笑道:“既然你不说话,那我就来猜一猜,你是打西边来的对不对?”那人虽然没说,但是一丝眼神的闪动已经告诉了杨岸他猜的是正确的。杨岸接着说:“你们此行的目的,我也猜到了几分,我这人别的没有,算命测字倒是挺在行,不如请兄台赐一个字,我来算算兄弟们这次行动的吉凶如何?”

    那人踌躇了一会儿,用手指沾着茶水写了个“藏”字,此字一出,杨岸更确信他们是藏边被蒙古剿灭的吐蕃国的武士了。杨岸装模作样,说道:“藏,里面是个臣子,臣者,公卿,六部,地方官员皆可为臣,都是身担要职,是很重要的人,可是你这个臣字被包的死死的,显然是有牢狱之灾啊!”

    “没错,我们的确是有很重要的人被关在了牢里,你就算算我们这次能不能救出他。”黑衣人终于开口了。

    “不急,再看看右边,是个戈字,右面也就是东面,你们由西而来,这里肯定算是你们的东面了,看来一番兵戈之争是少不了啊!”

    “要救人,动刀动枪肯定少不了啊,你还是没说吉凶。”黑衣人提醒道。

    “照字面上看,倒是有一线生机,不过要看各位怎么做了?”

    “怎么说?”

    “你看这个藏字,三面皆被包围,独下面也就是南面有一个缺口,要想逃脱,只有往南面。”杨岸得意的说。

    “你说的没错,南边是大宋境内,蒙古人暂时还不敢放肆。往南面就能安全无阻么?”

    “也不是,你看这戈字的一撇犹如一把利刃袭来,追兵是免不了的!”

    “好,多谢兄弟指点。糟了,告辞!”黑衣人说完夺门而出。

    幽曲赞道:“杨哥哥,想不到你还会测字?”

    “我只是猜到了他们是什么人,要干什么事而已。”

    “可你刚才说得头头是道啊!”

    “只要猜到他们想干什么,不论他出什么字,我都会真么说。”

    “那我们现在干嘛去。”

    “找个地方,等着他们。”说完走了出去,不时又退了回来,道,“小丫头,以后不准说我是你相公。”

    “知道了!”张幽曲老大个不乐意了。

    夜里,杨岸和张幽曲躲在树上,等待着他们想等的人。

    “杨哥哥,你等他们做什么啊?我都快睡着了。”幽曲埋怨道。

    “江湖,本来就是这个样子!”

    “不过跟杨哥哥一起待在树上也别有一番情趣!”

    “哦?什么情趣?”

    “说不出的情趣。”

    “小丫头越来越古灵精怪了!”

    不时便瞧见前面尘土飞扬,再近一点,就只见黑压压的一片,再近一点才能借着月光看得真切,有五六十个蒙面人,还有五六十个刚从牢里出来的人,还穿着囚服,后面居然有数百蒙古追兵,这比杨岸想象的可要多得多,小小的一个姑嫂镇,怎么会有那么多官兵。

    杨岸说道:“幽曲,你在树上等着我,我下去帮他们。”说着飞了下去,杨岸双手并残,只能用脚,好在这些都只是普通官兵,杨岸倒也没有受伤,只是官兵人数实在太多,似乎杀之不尽,灭之不绝啊!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道:“小兄弟,是你啊,多谢了,不过你手脚不方便,还是先退下吧,我等应付得来。”

    “放心吧,兄台,我杨岸虽然双手废了,但还不至于被这几个人伤到。”

    “原来你就是智歼蒙兵的杨岸,怪不得测字测得那么准,我吐蕃若是有你这样的人也不至于沦落到今天如此地步啊!”

    “今日同饮庆功酒,壮志未酬誓不休,来日方长显身手,甘洒热血写春秋。”突然从远处杀来一单人独骑,来人蓬头垢面,似乞丐一般,手执一根竹子,他唱的是戏曲,在这血腥的夜里,似乎显得格外的凄凉,又格外的振奋人心。当他唱到“今日同饮庆功酒”的时候,手上竹竿轻捅几下,已有十数蒙古兵血溅当场,当他唱到“壮志未酬誓不休”的时候,竹竿轻轻一旋转,又有数十人被划破了喉咙,唱到到“来日方长显身手”的时候,左挑右举,又是十数人倒地,唱到“甘洒热血写春秋”的时候,蒙古兵已经人人胆颤心惊。这老头就这么来回穿插,专挑蒙古兵刺,不时,数百蒙古兵已经死了大半,剩下只得退兵了。

    众人聚在一起,正要上前拜谢那老头,只见他已经策马奔走了,远处传来的还是那四句:“今日同饮庆功酒,壮志未酬誓不休,来日方长显身手,甘洒热血写春秋。”

    杨岸回想着那人的武功,跟苍山庄风的路数有些相似,而且都是戏子,可惜庄风已经死了,要不然也能让蒙古人闻风丧胆,望风而逃。

    “多谢杨兄弟出手相救!”蒙面人终于拉下了面巾,只见也是一个年轻人。

    “兄台客气了,真正救大家的不是我杨岸,是那个老前辈。”杨岸道。

    “我等刚来的时候就听说这里有个疯子,莫非是这个老前辈?”

    “不说这个了,兄台贵姓?”

    “在下雷霆,祖上也是汉人,后来投身吐蕃,前段时间吐蕃被蒙古所灭,蒙古人为了得到宝物阴阳镜的下落,抓了我们各大寺庙的高僧主持,我们这些侥幸没死的武士特来相救。”蒙面人雷霆道。

    “好的,雷大哥,那就依之前所定的,你们即刻投入宋国。”杨岸道。

    “杨兄弟不走么?”

    “我在这里还有要事要办。”

    “杨兄弟行动不便,我留下几个人相助于你吧!”

    “不用了,人多了反而目标大。”

    “那好,杨兄弟救命之恩,他日定当报答,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杨岸等他们走的差不多了,这才飞到树上。幽曲一阵捶打,道:“你刚刚一个人下去吓死我了,双手都废了还要逞能。还有,打完了也不先上来接我下去,我在上面看你们慷慨激昂的,闷死了。”

    “好了,好了,我双手已经残废了,你要把我打成全身残废么!”

    “你呀,得罪了蒙古人,吐蕃武士又走了,我看你啊,想办的事办不成了!”

    “办不成就办不成吧,只要是蒙古人的敌人就一定要救!”

    “恐怕以后要天天被追杀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