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苍山风云 > 第十四章 断崖定情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十四章 断崖定情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杨岸买了很多被子,李玉娟房间的,幽曲妹妹房间的,还有堂屋的都换了,但是二老坚持用旧的被子,并将之前的稻草摞在一起,再铺上旧的被子。老爷子还笑着说:“旧的睡着踏实,新的啊,连烟卷都不敢抽。”

    这样,在张家住了好几天了,杨岸本来也不知道自己的老家在哪,所以也不急着回去,想先陪李玉娟找到他师傅,只是李玉娟现在连下床都难,只得先修养几天。

    “杨哥哥,不好了,李姐姐不见了。”幽曲又急匆匆的跑过来。

    “什么?”杨岸大惊,回房里一看果然不见了。杨岸一直在门口,她受了那么重的伤,怎么出去的呢?怎么自己一点都没有察觉。又道:“幽曲,你在家等着,我出去找。”

    刚出门,老太太回来了道:“小伙子,你们怎么啦,又闹别扭了啊,刚看到李姑娘一直往后山走,我叫她她还不答应。这后山啊,可危险啦,到处有人设的捕兽的陷阱,还有很多悬崖呢。”

    杨岸心头一凉,都来不及回老太太就朝后山跑去。急不可耐的左呼右喊李玉娟的名字,不多时就感觉左脚一麻,被一个捕兽的夹子夹了。杨岸心道:自己之前也常在苍山用夹子捕兽,今日还着了此道了,还好没有齿口,于是用手掰开了夹子,不及多想,又一瘸一拐的朝里面跑去。刚下雨不久,山里的泥土都是平滑的,杨岸仔细寻找着脚印,大都是男子的脚印,寻了好久才发现了一组小的脚印,杨岸欣喜若狂,顺着脚印便奔了过去。

    杨岸看到眼前似乎是个断崖,左右扫视,果然看见了李玉娟。

    “李姑娘,你要干什么?不要想不开啊!”杨岸急道。

    “杨岸,我实在不想拖累你了,我不行了。”说完,已经泪流满面。

    “你并没有拖累我,跟你在一起我很快乐,我愿意跟你在一起。来的路上,我很着急,我问我自己为什么这么着急,你李玉娟不就是救了我父亲一次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可是我发现事情不是这样的,三个月了,三个月的相互扶持,我已经离不开你了,我害怕失去你,只要有一刻你不在我身边我就会很害怕,怕你会永远消失。”杨岸喊了出来,这似乎是他憋在心里很久的话,所以就这样一口气流利的喊了出来。

    李玉娟似乎也怔住了,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道:“真的吗?”

    “真的。”

    “可我已经快死了,我活不了。”

    “没事的,我们去找你师傅,他一定能救你的。”说着,杨岸拖着腿朝李玉娟跑去,可是因为刚下过雨,路面潮湿,摔了一跤。李玉娟连忙跑过来,问道:“你的腿怎么了?”

    “没事,只是刚才被夹子夹了一下。”说完,杨岸直直的看着李玉娟,李玉娟见他看着自己,笑了,杨岸似乎第一次见她笑,是那种害羞的笑,美极了。

    杨岸把她搂在怀里,道:“你呀,像个孩子,刚才还在哭,现在就笑了。”

    李玉娟道:“可是,我真的活不了多久了。”李玉娟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真的想跳,还是只是为了让杨岸着急,或者,两者都有吧,人嘛,总归是很难认清楚自己的真实想法的。

    “咦?”李玉娟突然从杨岸的怀抱里惊坐起来。

    “怎么了?玉儿。”杨岸终于叫出了这两个字。

    “你看那座山峰,很像我师傅的青叶峰。”李玉娟指着远方绿意盎然的山峰。

    “真的吗?那太好了,我马上背你过去。”说着背起了李玉娟就往那个方向走,脚上的疼痛似乎全然忘却了。

    走了好几个时辰,已经是日暮时分了。背上的李玉娟异常激动,道:“是这里,就是这里。过了这个坡,前面再走一段路就到了我师傅的青叶洞了。”杨岸也非常激动,一路狂奔。

    二人到了洞里,里面黑漆漆的。李玉娟叫了一声“师傅”。里面一个苍老的声音弱弱的回应起一句“回来了啊”,随着四周的蜡烛微微亮起。杨岸只见是一个两鬓渐白却精神抖擞的老者,衣服破烂不堪,但依稀看得清楚应该是道袍,杨岸放下李玉娟下跪道:“老前辈,求您救救玉儿,她与苍山三大高手比拼内力,以致内力全失,五脏俱损。”

    “小伙子,你先起来,抬起头,看着我?”那老道嘴唇似动不动,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在说话。杨岸抬起头来,老道微微一笑,道:“果然是你,很好很好。”

    “老前辈这是何意?难道老前辈认得在下?”杨岸疑惑不解。

    “南山脚下南山鹰,年少北飞拒万禽,十年俯首凤凰郡,他朝重聚必高音。”

    杨岸原本觉得玉儿的师傅必是一个百岁高龄的隐士高人,谁知是一个五十多岁的道士,心已经凉了一半,还满嘴胡言乱语,他能救得了玉儿吗?

    老道士突然笑道:“你觉得我年纪不大,所以救不了你的心上人?”

    杨岸一惊,这老道士还能看穿人心,只道:“晚辈却有此虑,但不敢对前辈不敬。”

    老道士笑道:“年轻人如此坦诚,不错不错。但是有时候你所见到并非是事实,我多少岁?我已经记不清楚了,只能告诉你,我曾经和包拯包龙图有过一面之缘。”

    杨岸大惊,包龙图距今已有接近两百年,难道这道士已经快两百岁了,杨岸将信将疑。只道:“还求前辈救救玉儿。”

    “救自然会救,但是只能救一时,不能救一世,命中注定的事谁也改变不了。我用玄天真气护其五脏,可免其五脏俱裂的痛苦,但是武功是没有办法恢复的,只能如正常人一样。而且……算了不说了。”说完手一伸,将玄天真气隔空送入李玉娟体内,约莫过去了三炷香的时间才结束。

    李玉娟睁开眼来,顿时觉得精神了许多。道:“多谢师傅相救,这么多年没见,师傅一点也不见老啊。”

    “你个鬼丫头,一出去就是这么多年,也不回来看看师傅,这次要不是被人打个半死,也不会回来找我对吧。”

    “师傅,徒儿知错了。”说完拉着杨岸道:“你先出去,到云台上坐坐,我跟师傅有话说。”杨岸无可奈何只好出去了。

    李玉娟道:“师傅师傅,你觉得他怎么样?”

    老道敲了一下她的脑袋,道:“他是不错,可是你知道吗?你只有一年多的寿命了!”

    “我知道,可是我……”

    李玉娟没有说话了,默默的走了出去,杨岸道:“这个云台也不知是什么做的,真是神奇,不饿也不冷。四周寒风呼啸,在云台之上却一点也感觉不到。”李玉娟没有理他,只是默默的上了云台,躺在了杨岸的怀里,杨岸搂着她,也没有说话,不一会儿,他发现怀中的李玉娟流泪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