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 537 你会有危险的,流了好多好多血……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537 你会有危险的,流了好多好多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木兰闻言一愣,“未曾啊,娘娘倒是带了许多药材。”

    “女官且看?”侍卫拿着长枪,轻轻敲了敲那口箱子。

    箱子里隐约传出些动静来。

    木兰吓了一跳,不由瞪大眼睛,握了一把短剑上前。

    “女官退后,卑职来!”

    木兰冲侍卫摆摆手,比了禁声的手势,眯眼上前。

    她脚步轻盈的靠近那口箱子,耳朵贴在箱子上听了听。

    箱子上带了锁,她手握铜锁,暗暗蓄力,“啪”她猛地拽开铜锁,一手猛然掀开箱子,另一手上的短剑便刺向箱中。

    “娘呀——”

    一声惊呼。

    木兰吓了一跳。

    箱子里猛然跳出一只半大的豹子来,张口便咬住了木兰的手腕。

    它并未使劲儿,下颌半合。

    木兰倒是被那声“娘呀”给惊了一下,她瞪眼往箱子里看去,“二皇子?!您怎么在这儿?”

    “出了门,我不是二皇子,我是玉玳!”玉玳嘿嘿笑着挠头,他爬出箱子,揉了揉自己已经饿扁的肚子,“有吃食吗?饿死我了!”

    他肩头站着那只小鸽子,前头有豹子开路,大大咧咧的爬下马车。

    看的木兰目瞪口呆。

    “快,快去告诉陆先生知晓!”木兰急声说道。

    木兰跟在玉玳后头,一把抱住想往篝火前凑的玉玳,塞了块胡饼在他手里,“二皇子哪儿都别去,就在这儿等娘娘过来。”

    玉玳撅了撅嘴,“这胡饼又冷又硬,我不要吃,我嗅到了,他们在烤地瓜呢,我要吃地瓜!”

    木兰扶额,“这儿还有吃食,到了鲁西,或许连又冷又硬的胡饼都吃不上。二皇子打量去了怎么办?您跟着来做什么呢!”

    陆锦棠急急忙忙赶过来,就见玉玳正坐在木兰怀里,掰着指头说着自己要吃金丝软饼,红豆凉糕,桂花糖……

    木兰一脸无语,缓缓摇头,“没有,鲁西没有这个,那个也没有……”

    陆锦棠吐了口气,在他面前蹲下身子,“我与你哥俩告别的时候,你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是打量着偷偷跟来的?”

    “阿娘以前就说过,不和我分开了,去哪儿都带着我!”玉玳鼓了鼓嘴。

    “这不是去玩儿,是去鲁西救灾!救灾你知道是干什么?”陆锦棠叹气。

    “我知道,”玉玳连连点头,“阿娘不是说了么,死了好些人,若是不去救灾,还有更多的人会死!”

    “对!那你要去干嘛?”陆锦棠厉声说。

    玉玳伸手让小鸽子落在他手腕上,“阿娘,我去救人呀!”

    陆锦棠闻言一愣,与木兰对视一眼,木兰倒吸了一口凉气。

    “二皇子,咱们不是说好了么,这件事情,是你的秘密,密不外传!”木兰压低了声音,在他耳边说道。

    玉玳撅了撅嘴,“我可以帮阿娘呀,就说是阿娘所救,我不贪功,也不会乱说。”

    陆锦棠迟疑片刻,坚决摇头,“圣上只怕已经发现你不见了,必会派人来追。我们行进速度快,未免他们追不上,木兰你携着一路人马,明日天一亮,就送玉玳回去!”

    “阿娘,我不走!”玉玳猛地扑上来,抱住陆锦棠的脖子。

    “这不是闹着玩儿的!瘟疫你知道吗?和外伤不一样,染上了有可能……会死的!”陆锦棠哑声说道。

    “我不走。”玉玳连连摇头,只死死的抱着她的脖子,不肯放松。

    “你乖乖在京都等着阿娘,哥哥可以陪你玩儿,爹爹也会抽时间陪着你们。”陆锦棠温声哄劝。

    可玉玳一向不如玉琪好哄,他认定的事情,就一定要做。

    “我不和阿娘分开!阿娘是骗子!以前答应过我的!”玉玳梗着脖子,并没有哭,却神色愤然。

    陆锦棠硬着心肠,把他从怀里拽出来,“这次你说了不算,阿娘不能带你去鲁西。即便你觉得阿娘是骗子……阿娘也认了。”

    玉玳眼睛泛红,泪眼朦胧的看着她,“可是如果阿娘……不能回来了,该怎么办?”

    “二皇子,胡说什么呢!”木兰一把捂住玉玳的嘴,“不要乱说。”

    玉玳扒开她的手,“阿娘带着我,我带着小鸽子,阿娘就不会有危险。若是阿娘把我送走,阿娘病了伤了,又该怎么办呢?阿娘会有危险的!”玉玳说的一本正经。

    木兰听得心惊,“二皇子……是不是知道什么?”

    “一个小孩子,他能知道什么?不过是胡思乱想罢了,明日一早,把他送走!”陆锦棠闭眼说道,她喉咙里酸涩,“今晚盯紧了他,人小鬼大,别让他再溜了!”

    木兰面色凝重,半晌才答应一声。

    夜里木兰守在马车外头。

    陆锦棠没有睡帐篷,却是和玉玳睡了马车。

    玉玳睡着前,轻抚着陆锦棠的脸,“阿娘,玉玳不想和你分开。你会有危险的,流了好多好多血……”

    “你是不是做噩梦了?”陆锦棠轻声问道,“梦里都是相反的,阿娘不会有危险。”

    玉玳稚嫩的眼睛里,却是漫无边际的哀伤。

    他在哀伤中沉沉睡去。

    次日天不亮,马车就动了起来。

    比之来时,却是少了一辆马车,也少了一些人。

    随行在陆锦棠身边的女官只剩下乔木一个,木兰却不在了。

    “算着这时间,师父差不多应该和追来的人遇上了吧?”乔木与陆锦棠共乘一辆马车。

    陆锦棠点点头,心头却隐隐约约的忽生不安。

    “娘娘不必担心,咱们走到这儿,都还没遇上流民,可见朝廷的管控力度很大。他们回去的一路上,定也平安无事。”乔木安慰她说道。

    陆锦棠却摇了摇头,“不是担心路上不太平,只是昨夜里,玉玳的眼神,让我心惊。”

    乔木愣了一下,讶然失笑,“娘娘,二皇子即便与寻常的孩子不同,到底还是个孩子呀。”

    陆锦棠嗯了一声,默默点头。

    “关心则乱,娘娘想的太多了。”乔木伸手在她头上轻轻按揉,“娘娘阖目休息一会儿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