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我爸爸是孙悟空 > 第330章 ——红尘知己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330章 ——红尘知己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陆天放正在乐此不疲的逗.弄云姨和龟公,忽然有人敲门,哎呀!这时候会是谁啊?应该不会是翠云轩的姑娘吧!

    陆天放想了想,云姨弄出的动静外面不可能听不到、假装房间里没有人可不行;他便扯过云姨,指了指外面、又抽出长剑在她脖子上比了比。

    云姨会意,喘着粗气点了点头,陆天放这才取出她口中的布团。

    “是...谁...呀?”云姨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这三个字都带着颤音。

    “是我云姨...”外面略带稚嫩的声音陆天放听着有几分熟悉,“我家师师姑娘害了咳嗽,让我来找你拿些咳嗽药。”

    哦,原来是那个侍候李师师的小姑娘。云姨答道:“我...我这也...没...有了,明天...再说吧!”

    “哦...”小姑娘应了一声,随即问道:“云姨,你也生病了吗,怎么说话气喘吁吁的呀?”

    “不用你管啊...!”云姨趁机叫了一声,心胸似乎畅快了一些。

    听听外面没有了声音,陆天放重新把布团塞进她口中,于是、云姨又到翻滚扭动中寻找些许快乐去了。

    陆天放冷笑说道:“臭娘们儿,你给我听好了!以后你再敢欺负潘金莲,我就用更厉害的手段对付你!春.药还只是小意思,惹恼了我、老子下次把你这身肥肉剔下来腌咸肉!”

    云姨倒是也很讨厌自己这身肉,但是被别人剔了可不行,何况是去腌咸肉!云姨点头如鸡啄米。

    陆天放冷冷的看了她们几眼才走去木柜前,那里的瓶瓶罐罐上面都写着字、他找到咳嗽药便悄悄出了门。

    楼里很安静、似乎楼下大厅里也没有人了,陆天放没有理会、直接上楼来到李师师的房间。

    敲了两下小姑娘立时来应门,开门看到是他不禁瞪大了眼睛,“西门大爷...你怎么来了?”

    “嘘...进去再说。”陆天放不请自入,刚走进房间就听到里间传来咳嗽声,好像还挺严重。

    “西门大爷,那些...坏人都在这儿你怎么还敢来呀...?”

    “先不说这些,这有咳嗽药、快给师师姑娘服下。”陆天放说道。

    “小姑娘...咳...是谁来了...咳咳...?”李师师在里面问,陆天放这才知道这个小姑娘就叫小姑娘。

    “西门大爷送咳嗽药来了...。”

    “啊...!”里面立时响起踢哩趿拉的声响,李师师伴着咳嗽快步走出来,看到陆天放双眼便定住了,惊喜道:“西门公子...真的是你呀?”

    她只穿着贴身的肚兜、绸裤,白生生的臂膀都露在外面,陆天放连忙移开目光,“师师姑娘多穿些吧,小心着凉咳得更厉害了。”

    “没事儿没事儿,”李师师笑着说:“小姑娘去给我拿个披肩来...快请坐西门公子,水怎么都凉了...小姑娘快去沏热茶来...!”能看出来她很高兴。

    陆天放连忙摆手,“不用不用,太晚了就不麻烦了。”

    “西门公子...特意来看我的吗?”李师师的一双眼睛盯着他不放。

    “嗯...算是吧!”陆天放说道:“那时我在云姨房间,听说你害咳嗽就来给你送药...。”

    此言一出李师师的脸色立时变了,还微微蹙了眉头,那时小姑娘拿了裘皮披肩出来、听到他的后一句话也诧异的望着他。

    陆天放心如电转立时便明白了缘由,肯定是小姑娘听到云姨的那种声音、回来当笑话跟李师师说了,这时自己说在云姨房间、她们便误会自己和云姨在做那种事情。

    陆天放急忙解释道:“我来探听潘金莲的消息,刚好听到云姨和龟公要用春.药混合了"mi yao"对付潘金莲,我恼火之下便给她们二人灌了春.药...。”

    “哦...咯咯...”李师师笑起来,明眸皓齿巧笑嫣然真是漂亮之极。

    小姑娘把披肩递给她,忽然说道:“姑娘,你怎么突然不咳嗽了?”

    “哎...还真是呀!”李师师这才发觉,将一双美目瞟一眼陆天放,“看到西门公子高兴,就忘了咳嗽了。”

    这意思已经说得很明显了,陆天放怎么会不明白?感动之余生出些许怅然,连忙表明来意,“师师姑娘,我一来是送药、二来是想感谢小姑娘告诉我潘金莲的消息,三来呢...”

    “有什么事儿你就尽管说,跟我不必客气的。”

    “嗯嗯,不客气、这事儿也不能客气,我得到的消息是...潘金莲还在翠云轩,但是我找不到她在哪?我在汴梁城没有朋友,所以只能...”

    “我懂了,”李师师点头道:“明天我就帮你打听,小事情。”

    陆天放摇头,“这可不是小事儿,那些人是想拿潘金莲做诱饵引我入瓮,而我的身份...我知道这件事情关系重大,本不该求助师师姑娘,怕...怕给你带来麻烦。”

    李师师笑了笑,“我知道,你的身份就是一团火,咯咯...西门公子,我虽然是个柔弱的女子、又出身青楼,但是我也有颗侠义之心;你若不信任我,就是不拿我当朋友。”

    噢!这就成朋友了?红尘知己!就因为自己抄袭了古人的几首诗?陆天放忽然觉得自己是个骗子,可是就算他再实惠此时也不能说破,唯有深施一礼表示感谢。

    “西门公子客气了,”李师师闪到一旁不受他的礼问道:“刚才公子说你在汴梁没有朋友,那天来找你的...那个女子,难道不是你的朋友吗?”

    女子?嘿!这个李师师不仅有才气,而且明察秋毫啊!只是匆匆一面她便认出了真是女人了。

    陆天放微微叹了口气,“她...算是我的朋友,只可惜已经死了。”

    李师师和小姑娘都吃了一惊,难免要询问是怎么死的?

    “你们应该见过来这里的那几个道士吧!我的那个朋友便是那个老年道士的徒弟,因为不耻同门的卑鄙行径便参加了我们义军,那天碰到她师父被...她师父打死了。”

    虽然了真是死于黄金棍下,但是究其原因还是司马徒所致,陆天放如此说也不算是推脱责任。

    李师师掩口惊呼,“天啊...出家人还如此狠毒吗?”

    陆天放摇头,“岂止是狠毒,他们...”他本想说还与妖鬼同伍呢,转念又一想别再吓到她们,转口说道:“他们简直就不是人,好歹我帮她报了仇!”

    “西门公子好厉害,我听说你来过了、他们好多人都奈何不了你。”李师师一脸的崇敬之情。

    “不算什么...对了,太晚了我得告辞了。”

    “这时公子还到哪里去,不如就在这里休息吧!”...

    (本章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