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我爸爸是孙悟空 > 第329章 ——可恶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329章 ——可恶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云姨跟龟公商量着要用"mi yao"加春.药摆布潘金莲,陆天放在外面气得怒火中烧,见两个人都去取药、轻轻拉开窗子跳进去。

    这个房间很宽敞,隔着一张大床的另一侧有一只红木柜子,云姨和那个龟公站在打开的柜门前翻看着里面的瓶瓶罐罐、丝毫没察觉到房间里多了个人。

    陆天放见房门关得严实便轻手轻脚走过去,长剑出鞘伸到两个人中间,低声说道:“谁敢出声我就要他的命!”

    云姨和龟公初闻声音吓了一跳,待见到寒光闪闪的长剑都不禁捂上了自己的嘴巴,等看到拿剑的是陆天放更吓得倒吸了口凉气。

    “很好,不想死的就别出声。”陆天放威胁道。

    云姨和龟公忙不迭的点头,云姨苦着脸作揖,低低的声音哀求,“大爷,你饶了我吧!我什么都不知道,是他们逼着我干的...。”

    “闭嘴!”陆天放低声呵斥,“再敢说一个字我就割断你的喉咙!”云姨吓得脸都白了,哪里还敢出声?

    陆天放冲龟公一努嘴,“你把她绑上。”

    龟公面露难色却也不敢违拗,解下腰带把云姨绑上了;陆天放让他转过身去,解下云姨的衣带把他也绑上了。

    两个人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都战战兢兢的看着他。陆天放问道:“你们把潘金莲藏到什么地方了?”

    云姨连连摇头,“大爷,是那些老道干的、我也不知道啊?”

    陆天放再问龟公,龟公也说不知道,拿着长剑吓唬他们、两个人脸都吓白了还是不知道。

    “混蛋!”陆天放气得低声咒骂,可是就此放过他们两人又心有不甘,脑中一转有了主意。

    他把床单撕下两块来,团成一团塞进两个人的口中,云姨和龟公以为他要堵口杀人吓得魂飞魄散。

    没想到陆天放没理他们,径去那只柜子前翻看起来,云姨和龟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猜不透他要干什么。

    陆天放见柜子的下面一层里摆了十几个金锭、便不客气的收入自己囊中,再从一堆瓶瓶罐罐中找到一瓶合.欢散、拿了走回来。

    他把瓶上的字让云姨和龟公俩人看,他们二人更疑惑了,诧异的望着他。陆天放笑了笑,轻声说道:“这东西吃不死人,对不对?”

    云姨困惑之极,但还是不得不点了点头。

    “嘿嘿,我就是好奇,也不知道这东西吃下去会是什么效果...记住了,谁敢出声我就杀了谁!”陆天放寒起面孔,云姨和龟公瞪大了眼睛面面相觑。

    陆天放才不管那些呢,捏住云姨的鼻子、拿出她嘴里的布团;云姨自然知道合.欢散吃下去会怎样,可是不张嘴上不来气啊!她又不敢躲不敢叫的。

    她一张嘴,陆天放便把合欢散药末倒入她的口中,然后还喂她水喝;云姨的一张大胖脸都快苦出水了,却也不敢吭声,遭罪总比没命强啊!

    陆天放给她灌了药,又如法炮制给龟公也灌了半瓶,两个人都是欲哭无泪的无奈表情、咧着嘴巴目光中带着几分哀怨和恐慌。

    嘿嘿,让你们害人?王八蛋!陆天放重新塞住他们俩人的嘴,拉过椅子坐下笑呵呵的等着看春.药发作。

    云姨和龟公却是完全相反的一副状态,无奈、茫然、恐惧、苦闷、埋怨...总之是千般的不爽、万般的难受。

    很快药劲儿就发作了,两个人的脸渐渐的变红,先是颧骨上有一点点、然后逐渐扩大面积;等到双腮都红了的时候、药性已经达到了一定程度,两个人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陆天放笑了,“有点意思了...往后还会怎么样呢?我很期待哟!”

    此时的云姨肯定有想杀了他的心、瞪他的目光中带着两把锋利的刀子,鼻孔剧烈的扩张、一呼一吸之间夹杂着"shen yin"之声;这还只是开始,再过一会升级到牛喘、胸脯快速的一起一伏。

    “啊哟哟,这东西很有效果嘛!厉害厉害!”陆天放也够坏的,竟然拿了黄金棍去按压她那雄壮的胸部。

    “呜...呜...嗯...呜呜...”云姨嘴巴被堵住了,只能从鼻子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而且开始扭动身体、一副很痒很不爽的样子。

    “呵呵...有意思...”陆天放继续用棍子折磨她,嘴上还问:“你用这东西害过不少姑娘了吧?嘿,不是不报只是时辰未到,今天我得让你也好好享受一下这销.魂的感觉吧!”

    云姨被***得不行不行的了,身子一仰倒在了床上,一边翻滚着一边扭动庞大的身躯。

    陆天放又把目光转向了龟公,龟公正紧夹着双腿、把全身缩成一团,看到他望过来急忙低下头去。

    “干嘛呀,还低着头?”陆天放故意笑呵呵的问道:“还不好意思呀...来,抬头让大爷看一看。”

    龟公当然不情愿,可又不敢不从命,只好迟迟疑疑的抬起头。呵呵,这个龟儿子连眼珠子都红了,他虽然没有发出什么声、可是鼻子里的热气能喷出三尺多远。

    “嘿嘿...是什么感觉呀?”陆天放问道:“是不是特别的难受...此时此刻特别想上了你的云姐姐啊?”

    龟公疑惑的看着他,不知道他想干什么。“说话呀...哦,忘了你说不了话,那就用摇头点头,”陆天放又问:“是不是想上她?我可以帮你的!”

    “嗯嗯...”龟公连连点头。

    “呵呵...你想得美!那样还是惩罚你们吗?我Dm的就是要看着你们俩活遭罪...嘿嘿,大爷看着开心!”

    龟公恼火的白了他一眼,然后闭上眼睛蜷缩身体。

    “别介啊!让我看看...来...”陆天放拿着棍头点在他胸口上推起来,于是乎就看到了下面高高支起的凉棚。

    “哟呵...家伙不小啊!”陆天放探棍过去顶在凉棚顶上。

    “唔...”龟公哪里受得了?扭动双腿想摆脱,但是陆天放是什么功夫、棍头始终顶在那里。

    龟公跺脚、摇头、瞪眼、闭眼,一副痛不欲生的样子、看得陆天放止不住的笑。

    他可不知道那合.欢散是云姨请高人配制的、药力很强的,只需一点点就可以达到效果;陆天放却把一整瓶分给两个人吃、那可是几十倍的剂量,可以说云姨和龟公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哪里能忍受他的雪上加霜啊!

    恶人自有恶人磨,陆天放心肠是善良、但是那得分对谁!对好人得善良、对待这种人渣可从不心软!

    挑.弄一番云姨、在逗弄逗弄龟公,陆天放心中解气,但是这时房门突然被敲响了...

    (本章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