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我爸爸是孙悟空 > 第322章 ——辜负(1)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322章 ——辜负(1)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陆天放心思缜密,向窗外观察了好一会、直到确认没有人跟来才回过身,猛然发现了真不见了。

    哎呀!没听到什么特别的声音呀!了真哪去了?带着她飞了几公里,陆天放的胳膊都酸了,这时把黄金棍拿在手里耍了几个棍花活动一下筋骨、眼睛四下里扫视。

    这座佛塔共有十三层、第十三层代表功德圆满,塔内空间不大、除了正中有佛座佛阁佛像外再没有其他东西。

    也不是没有东西,佛阁外还有一圈纱帐布幔,但只是很小的一圈、藏不住人的啊!了真怎么会不见了呢?

    塔是木头建成的,塔内的上下楼梯自然也是木头的,如果了真到下一层去自己应该能听到声音呀!

    但是...自己没有听到楼梯响啊?木板楼梯不会不发出声响,陆天放的耳音远超于常人、哪怕一点点儿声音也逃不过。

    “了真...?”陆天放向佛像走去,佛座佛阁不大不可能藏住人,口中低声问道:“你在哪儿...?”

    当他绕过佛座时了真从对面窗口跳进来,陆天放纳闷的问道:“你干什么去了?”

    “哦...我见你观察有没有追兵,就到那边察看了一番。”了真答道:“什么动静都没有,应该没有人追来。”

    “嗯,你还挺小心的。”

    “那当然,”了真带了几分得意,一直凑到陆天放身前才停下来,“他们...怎么忽然找到了咱们?都一个月了...一直很安全呀?”

    “我也不知道。”陆天放摇头。

    这件事情是有点奇怪,难道是下午时自己暴露了行踪?又一想不可能啊!如果了然他们发现了自己,就不可能说那么多话呀!那他们是怎样找到自己呢?

    “挺奇怪的...”了真嘀咕道:“咱俩就先在这里躲着吧!这座塔平时没有人上来,没有人会发现咱们。”

    “你怎么知道没有人上来?”陆天放好奇的问道。

    “上次来汴梁时我就想上塔看看,寺里的僧人说的、只有每月初一才开。”

    “哦...那挺好的。”

    这时快到凌晨了,是一天里最冷的时候,怎么也得找个可以坐的地方啊!塔里又不能点灯,便由陆天放带路、了真紧紧拉着他的手臂。

    塔的各层都供奉着不同的佛像,越往下去面积越大。到第三层时找到了一个小隔间,应该是看塔人住的地方,有张小床、还有被褥。

    陆天放察看一番塔内,塔门从外面锁着、塔内没有其他人,两个人便躲进隔间里。

    关上了门感觉能暖和了一点儿,但是空间太小了、两个人只能并排坐在小床上。

    静默了一会,陆天放忽然感到气氛有点尴尬,正想找个话题了真突然问道:“你打算怎么办?”

    “哦...没有什么怎么办,我必须得找到潘金莲、哪怕是...”

    陆天放心里想的是哪怕她失去了处子身,老爸孙悟空的计划能不能完成他也不知道,但是...萧七月必须得救。

    “了真...”陆天放说道:“明天我还是送你出城去吧!你跟潘金莲没有关系,犯不着跟着冒险...。”

    “不!”了真忽然靠到了他肩上,并且伸手搂住了他的腰,“我要跟你在一起,什么危险也不怕。”

    “何苦呢?”陆天放在黑暗中摇头,“我知道你的心意,但是...但是我不属于这里,我只是个过客、办完事情就得离开,我是不可能娶你的。”

    “那你为什么能娶吴氏和李氏呢?”了真疑惑的问,两个人距离很近、湿热的气息都喷到了他的脸上。

    陆天放不由心中一荡,“她们是西门庆的女人,我不过是穿越到了西门庆身上而已、其实我不是西门庆。”

    “啊?”了真惊讶万分,“那你是谁?”

    “都跟你说了我来自一千年后的未来,我本名叫陆天放。”

    “那你到这里来干什么?”

    “我是来...受难的...”陆天放忽然想起影视剧里的说法,“我命中该有此劫,我是来度劫的。”

    “喔...我不管,”了真的手上抱得更紧了,“反正我喜欢你,就想跟你在一起,别的都不管。”

    两个人的身体挨在一处、面孔相距不过半尺、呼吸可闻,陆天放刚被那些女鬼撩.拨得心猿意马,这时禁不住心潮起伏、蠢蠢欲动。

    “别...了真,我们...就做个普通朋友吧!”陆天放试图推开她的手臂,不想了真忽然探头过来、贴到了他的脸上。

    哎哟我去!本来干柴就要冒火星了,她这下不亚于点燃了火药桶啊!

    “不行了真,我...我不能...”陆天放越拒绝了真贴得越紧,微热的双唇喷着湿热的气息寻找着。

    我去!陆天放本来就不是善男信女、再加上已经被那些女鬼搞得如火如荼的,这时哪里还受得了如此的诱.惑?

    心想反正是你主动的,我也不能太不给你面子了吧,于是乎把嘴唇凑了上去;四唇相接便再难以分开,刹那间气温陡升...

    十指如春笋嫩、纤纤玉软红柔,山前弄展强娇羞、山后微露云衣霓;凡心无计奈闲愁、试拈花枝频频嗅、髻金龙纹玉掌梳、画眉深浅入时无?

    弄笔偎人久,描花试手初奇葩艳卉,惟是深红浅白而已。争如此多情,占得人间千娇百媚...

    一番巧云翻弄、骤雨初歇,了真伏在床榻上喘息难平。陆天放微叹了口气,“只希望...你以后别埋怨于我。”

    “你...”好一会了真才翻转身体,“怎么这么说?”

    “我注定要离开,又不能带你走...岂不是辜负了你的一番好意?”

    “我自己决定的事情儿,为什么要埋怨你?”了真靠过来身子便硌到了什么,伸手一摸是个长条盒子,便问道:“这是什么东西?你还贴身带着。”

    “嘿嘿,这可是个宝贝。”陆天放把月光宝盒推到了身后。

    “这么小的盒子,能装什么宝贝呀?”了真追问道。

    “不太好解释,也许...你以后有机会知道。”

    “喔...”了真便不再问,贴紧了身子轻声说道:“我困了...你也睡一会儿吧?明天还不知道怎么样呢?”

    “你睡吧!我不困...”话是如此说,不大工夫陆天放就迷糊着了。

    睡梦中感觉了真动了动,陆天放立时就醒了,“你怎么...?”

    “你先睡,我找地方去解个手。”了真轻轻的出了隔间。

    陆天放也没有太在意,合上眼睛继续睡,恍惚间猛然意识到什么...

    (本章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