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我爸爸是孙悟空 > 第308章 ——有德者居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308章 ——有德者居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陆天放把鱼叉抛还给阮小七,笑着问道:“怎么样,你服不服?”

    阮小七都看傻了、张着嘴说不出话来,刘唐、朱贵和公孙胜等人先后站起来,惊骇的看看陆天放又看看聚义厅门口的晁盖。

    “西门兄弟好本事!”晁盖拍着手走下台阶,快步来到陆天放近前抓起他的手,“恕哥哥我眼拙,不识庐山真面目啊!我这就派人下山,把义公的义军都请上山!”

    嘿!不露些真本事你们不知道马王爷三只眼。陆天放笑着说:“如此就有劳晁盖哥哥了!”

    晁盖立刻派杜万和朱贵下山去,余下众人再次回到聚义厅。众人对陆天放的功夫都大加赞赏,林冲特意敬了他一满杯酒。

    宋江笑着说道:“义公,不是如此众兄弟也见识不到你的真功夫呀!这下好了,大家都成一家人了!”

    陆天放心中暗想:这家伙真是个滑头,里外话都被他说了,嘿嘿、够有心机的...

    不大工夫,杜万、朱贵就引着土豆、武松和李逵等人上山来;相互一引见,众人都是闻名已久,于是乎众人都坐下饮酒。

    既然两下合在一起自然就涉及到谁做大头领的位置,李逵头一个说道:“俺是粗人不会说话,但是俺知道咱们造反靠的就是本事,

    这里本事最大的末过于神仙兄弟、当然是由他来做大头领!有谁不服吗?”

    武松、张青等人自然没有异议,阮氏兄弟、吴用和公孙胜等原梁山的头领相互看了看都没有说话。

    人家义军人多、西门庆的功夫有目共睹,还说什么呀?况且晁盖的位置也是抢人家原梁山寨主王伦的,这叫有德者居之。

    晁盖说道:“西门兄弟的功夫自然是无人可比,但是我们兄弟相聚为了个义字。宋江兄弟绰号及时雨、义薄云天,我推荐由他来做大头领,咱们梁山肯定会兴旺发达!”

    武松说道:“难道我西门大哥就不讲侠义了吗?西门大哥之所以起兵,就是因为救了宋大哥,官兵要抓他才不得不反,对不对宋大哥?”

    李逵也说道:“宋江大哥是很好的,若没有神仙兄弟俺肯定支持他,但是神仙兄弟是上天派来救助俺们老百姓的、所以必须得由神仙兄弟做大哥。”

    “对对对,”宋江站起来表态,“我何德何能、哪敢居此位?必须由义公来担此大任。”

    “看来这是众望所归呀!”吴用说道:“既然大家都不反对,那咱们就推举义公西门庆为梁山的大寨主、晁盖哥哥为副,大家参拜大头领!”

    于是乎,陆天放升坐头把交椅,众人一起上前参拜...

    一下子来了一万多人,梁山上也没有那么多住处啊!好在山林茂密,众人一起动手建屋。

    陆天放带了成车的金银,缺少什么就派人下山去买;那些百姓都被安置在山下,义军兵士和西门庆的家眷住在山上。

    那些百姓也多是义军兵士的家人,见他们无以为生陆天放便拿银子出来、买来耕牛帮他们开荒,又买了好多猪羊、鸡鸭让他们饲养...

    一切安排的差不多了,这天陆天放把晁盖、土豆和吴用找来,对众人说自己要去东京汴梁。

    土豆立刻说道:“你自己去怕是不行吧?我跟你一块去。”

    陆天放摇头说:“不可,你得帮助晁盖哥哥守梁山,万一官兵大举来攻你我都不在可不行。”

    土豆扁了扁嘴不说话了,晁盖问道:“义公,你去东京...几日能回来?”他本想问他去干什么,话到嘴边又改了口。

    “我去找个人,快则几天、慢则就不好说了,反正我会尽快回来的。”陆天放说道:“晁大哥、吴大哥,我知道你们跟宋江大哥的关系,但是我奉劝两位一句,此人虚伪不可深信。”

    晁盖和宋江互视一眼,各自点了点头。其实,这是陆天放留下土豆的真正原因,自己上山不久、别离开后再反了天!有土豆在万事都可解决。

    陆天放临下山又找来武松和李逵,叮嘱他们凡事都要听土豆的,安排妥当了陆天放才换了身普通衣服、骑了匹马下山。

    下山没多远陆天放就觉得有人跟着自己,可是回头看了几次都没有看到人,惊疑之下趁着道路转弯他隐在了树林之内。

    隔了不大工夫,马蹄得得、一匹白马从后面走过来,马上之人却是一身道袍的了真。

    转过弯没看到人了真勒住了坐骑,张望一番后便要拨马调头。“别躲了,我看到你啦!”陆天放催马走出树林,“你怎么下山了?”

    了真瞟了他一眼,说道:“我要跟你去。”

    “那怎么行?私自下山是有违山规的!”

    “我才不管什么王八乌龟呢!我是因为你才加入义军的,你去哪我也去哪,你不让我去我就退出义军。”

    “呃...?”陆天放颇感意外,心想难道这个出家的道士也看上自己了?哎哟喂!自己不需要桃花运了呀!

    他想了想说道:“我去东京汴梁,很可能遇到你的师父和师兄们,你去...不方便吧?”

    “有什么不方便了?他们都不顾我的死活,我还在天师门呆着呀?”了真说道:“我决定还俗了,等到了前边镇子我就买百姓穿的衣服。”

    都要还俗了,越说越像那么回事呀!陆天放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高兴,“可是你我男女有别呀!再说我...我不能再娶一房了。”

    了真的脸立时就红了,啐道:“我说要嫁你了吗?我只是...跟着你...好了好了,我退出义军了,我要去东京汴梁玩、你管不到吧?”说着催马先走了。

    说的是啊!这大路又不是自己家的,陆天放也没权力不让人家走呀?陆天放无奈只好催马前行。

    了真也不走快,就在他前面不远处,陆天放快马加鞭超过去、她便随在身后。

    陆天放勒住马说道:“你退出义军我自然管不到你,但是你别跟着我啊?”

    “嘿!你这个人说话奇怪了,”了真板着脸说道:“这是官道我不可以走吗?汴梁是大宋的京城,你去得我就去不得吗?

    你走你的、我走我的,怎么叫跟着你呢?难道这官道和汴梁城都是你们家的呀?”

    一席话问得陆天放哑口无言,只得掉头赶路,了真还是随在他身后、搞得他哭笑不得...

    (本章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