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我爸爸是孙悟空 > 第302章 ——对阵(1)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302章 ——对阵(1)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陆天放也不上前,就在原地朗声说道:“呼延灼,你回去、让高俅那个败家儿子出来!”

    呼延灼不知道是谁在说话,“你是谁...出来说话?”

    “我是西门庆,你不够资格跟我说话,让高衙内那个王八蛋出来!”陆天放说道。

    “呀呀呸!我乃带兵主将,凭你个叛党也敢如此说话?”呼延灼举鞭一指,“我警告你快快遣散叛党队伍、下马受绑,否则我大军踏平阳谷县城...!”

    “放你娘的狗臭屁!俺黑爷爷看你有什么本事?”李逵性情粗暴,不等陆天放下令自己就催马冲了上去。

    陆天放也不阻拦任他去,李逵催马到了近前也不问对方是谁,举起板斧就砍。

    呼延灼也是员猛将,右手挥钢鞭架开去,“嗨!来将通名再战...!”

    “通个屁名?黑爷爷先砍你几斧再说!”李逵说着左手斧子又斜砍过去。

    两个人力气都大、使用的也都是重兵器,鞭斧相碰当当响、火星子四溅。

    拆了十几招呼延灼不由收起了轻视之心,因为李逵并不是逞匹夫之勇、他的斧法的确有功夫;拆了十几招、呼延灼挡了十几下,只反攻了三招。

    不过呼延灼到底是名将之后,一对钢鞭也非常了得;收起轻视之心后小心应战,两个人打了个旗鼓相当、谁也奈何不了谁。

    两个人都想赢下这头一阵,拼尽了全力厮杀,可是翻翻滚滚打了近百回合还是平分秋色。

    陆天放下令鸣金,不料李逵根本不明白是什么意思,武松只好高声喊道:“李大哥,俺大哥义公让你回来!”

    李逵这才虚砍一斧拨马回来,呼延灼却也不追赶。李逵回到本队,不高兴的问:“神仙兄弟,干嘛让俺回来呀?俺马上就要赢他了。”

    陆天放笑了,“我是怕你累坏了,你先休息休息。”说着向土豆使个眼色,呼延灼早晚是要上梁山的、得先给他个下马威!

    土豆催马出阵,老远就大声嚷道:“呼延灼别走,有种的跟我打...!”

    呼延灼看到跑来一匹马,将近了才看见马上坐着个小孩,不由心中纳闷、不明白为什么对方用这么个孩子换下黑大汉?

    正犹豫间官兵阵中冲出一匹黑马,马上将官说道:“呼延将军,他们是用车轮战法、待彭玘替你打上一阵!”

    呼延灼本也没想同这个小孩打,胜之不武输了更丢人,稳赔不赚的买卖、没意思!于是乎,呼延灼带马转回。

    土豆催马上前被彭玘拦住了,伸钯指着说道:“你让开,我要打呼延灼!”

    彭玘倒提三尖两刃刀笑着说道:“你这个小娃娃,连牙都没长全还想打人呢?快回去换个人来,否则我一刀就要了你的命!”

    “你叫什么...彭玘?”

    “对呀!你也听过爷爷的大名儿?”彭玘挺高兴,心想自己的名声不小啊!

    其实土豆是不能确定他是不是一百单八星之一,如果是可就不能打死喽、他想不起来就歪头盯着彭玘思索。

    彭玘见了纳闷不已,“看什么看?再不走彭爷爷可不客气了!”

    别人不知道土豆在干什么、陆天放明白呀!大声说道:“别打死他。”

    土豆立刻就懂了,笑着说道:“听到了吧?你得谢谢我家主公,否则你就死了!”

    “臭小子,你真是不知道死活!”彭玘双手持刀砍过来。

    土豆根本就没拿他当回事,九齿钉钯对着三尖两刃刀横扫过去,只听当的一声响、三尖两刃刀就远远飞了出去。

    彭玘吃了一惊拨马就跑,土豆笑着说:“我不杀你,把刀捡回去吧!”彭玘哪里敢相信,一溜烟跑回本阵。

    义军兵士的欢呼声中,土豆拿着钉钯一指,“呼延灼,你小子出来!”

    话音刚落一匹白马从官兵阵中冲出,马上将官手拿一根枣木槊,大叫道:“韩滔来也!”

    到近前高举枣木槊劈头盖脸的砸下来,土豆将九齿钉钯倒轮上去,耳中咔嚓一声;枣木把从中断裂,槊头直飞天空。

    韩滔惊叫一声拨马败回,土豆也不追赶,得意的问道:“还有没有人敢来?”

    彭玘、韩滔二人是此次的正副先锋官,他们俩没用一个回合就败了谁还敢上前?呼延灼没想到这个小孩子如此厉害,摘下钢鞭便要出战。

    “呼延将军等一等,”随着声音司马徒催马上前,说道:“这小子不一般,你去也胜不了他、还是我去吧!”

    呼延灼听了心中气恼不已,但是自己揣度自己也不比韩滔、彭玘强多少,真打不过这个小孩可是丢人现眼啊!所以便忍了这口气。

    司马徒催马来到土豆身前,问道:“你是什么人?”

    土豆上下打量他几眼,说道:“要打就打,我是谁关你屁事儿?”

    陆天放在后面喊道:“土豆小心了,他就是司马徒!”

    “哦,你就是死马徒呀?”土豆故意把司念成死,暗中把九尺钉钯横在手里做好准备。

    司马徒瞪了他一眼,冷冷的说道:“好,那你就得死了!”探手抽出长剑当胸刺去。

    土豆早加着小心,立刻横过钉钯挡过去,司马徒剑锋一转向他钯齿削去;叮的一声,长剑反弹了起来。

    “咦?”司马徒惊讶万分,目光忍不住落到钉钯之上。

    “想让我死可没有那么容易!”土豆双手一轮,九尺钉钯向他头顶钯去。

    司马徒连忙斜剑挡开,顺势刺过来;土豆的泼疯钯可不是吃素的,舞动开来和他打在一处。

    转眼间二十几招过去了,司马徒丝毫没有占到上峰、这可大大出乎他的预料,虽然他的兵器轻灵却怎么也攻不进钯影之内。

    再过几招司马徒仍然占不到便宜,心急之下虚刺一剑拨马就走。土豆打发了性,口中大叫别走、拍马就追。

    司马徒突然转身、一掌拍过来,土豆想躲已经来不及了,这一掌正印在他胸口上、噗通一声摔下马去。

    陆天放在后面一直关注着,见状心惊不已,他嫌马慢立刻跳下马疾奔过去!

    他一上前,对面的何仙姑和牛香香也立时从阵中跑出;司马徒从马上跳落,先向陆天放攻去。

    奶奶的!老子会怕你们?陆天放咬了咬牙,手中黄金棍向司马徒横扫过去...

    (本章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