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我爸爸是孙悟空 > 第301章 ——摸营(3)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301章 ——摸营(3)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陆天放这边刚跳起来、下面的何仙姑便发出一声惊呼,“这小子果然来了,站住...!”

    陆天放哪里会理睬她,伸开双臂向时迁飞过去,何仙姑和牛香香便在地上猛追。

    奶奶的雄!这两个臭三八。此时陆天放只想救助时迁、才没有工夫理睬她们,可是扭头间又不见了时迁的影踪。

    追时迁的兵士也不知道他藏哪去了,停下来在各处营帐间搜索;反倒是许多兵士随在牛香香和何仙姑身后追赶陆天放,一边追还一边喊叫。

    一时间,陆天放成了众矢之地、飞到哪里地上都有一大群人尾随。

    呼延灼拍马赶到,大声命令道:“弓弩手何在...弓弩手准备,把那个妖人射下来!”

    哎呀!这个王八蛋,竟然敢骂我的妖人、还想射我?陆天放在空中打了个回旋,看准呼延灼的所在直扑过去。

    呼延灼见势不妙立刻拨转马头,陆天放赶到近前挥棍就打;呼延灼反应也够快,见躲不过去急忙左脚甩镫自己摔下马去。

    陆天放这一棍把马鞍打了个粉碎,呼延灼是一百单八星之一,陆天放并没有真心想杀他、否则马脊梁骨都得打断了。

    即便如此也把呼延灼吓了个半死,急忙爬起来钻进人群之中;陆天放降低身子把几个弓弩手打散了,复滑翔到高处寻找时迁。

    忽然,前面传来一声叫:“我看你还能躲到哪里去...?”

    哎哟!那是司马徒的声音啊!陆天放立刻张目望去,没有看到司马徒、只看到时迁从一座营帐里跳出来。

    他的轻功不是如何的好,但是闪展腾挪的小巧功夫非常了得;他从营帐窜出来,单脚一点身体便来了个转折、窜到了右侧营帐顶上,等司马徒钻出营帐他又窜到了后方的营帐里。

    陆天放心中佩服摆动双肩改变方向飞过去,下面的牛香香不住低声咒骂、可惜她只能跳不能飞,只好在地上东拐西绕的紧追。

    那时,时迁正从一座营帐钻出。没想到司马徒追不上他便来了个守株待兔、站在一座营帐上等着他出现,一见他露头立刻从后面直扑过去。

    陆天放想提醒时迁已经来不及了,只得加快速度飞过去;司马徒刚刚抓到时迁陆天放就赶到了,挥棍向他后脑打去。

    司马徒听到背后有风声知道不妙,急忙一缩头,把时迁的头露了出来。

    这时才看出陆天放的功夫,右手抬左手压、硬生生把黄金棍抬高了两尺从时迁头上掠过;他的身子是冲了过去,侧踢一脚正蹬在司马徒的脸颊上。

    时迁被抓被放只是眨眼工夫的事情,一时间没明白发生了什么,扭头看看一个白胡子老头斜跌出去还纳闷呢!暗想你这么大岁数自己都站不住了,还想打人呀?

    “快走!你想什么呢?”陆天放双脚落地急忙喊道。

    时迁这才注意到他,“西门兄...你怎么来了?”

    牛香香和何仙姑紧随而至,陆天放没有时间解释,一个箭步冲过去挥棍迫开二人、立时抓起时迁纵身跳起。

    这一跳有四五十米高、七八十米远,直接就出了官兵大营;时迁惊喜万分,牛香香却在后面大骂不已。

    直到这时,弓弩手才纷纷跑到营边、万箭齐发;可惜已经晚了,陆天放抓着时迁、两个起落就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一口气来到景阳冈下陆天放才放下时迁,时迁拱手施礼,“多谢义公,不是你我今天就出不来了。”

    “客气什么?”陆天放抓了他的手边走边说:“你冒死去烧火药又为了谁呀?自己人就别说外道话。”

    “好、好...义公,你怎么能飞啊?白天我就没好意思问...这也太神奇了!”

    “嘿嘿,这是...我师父教我的法术。”陆天放顺嘴应着,“时大哥,你可是立了大功了,没有火炮再多的官兵咱们都不怕。”

    “啥功不功的,就算个小小的见面礼吧!若不是义公你来救我,我这条小命怕是就交代在这儿了...!”

    两个人回到阳谷县城,武松、李逵等人全没有睡,都候在县衙里等消息。

    陆天放和时迁回来说已经烧了火药,众人都很欢喜;话复前言,陆天放立刻让人准备酒席、为时迁庆功。

    时迁见陆天放只字不提救自己之事,心中感激,举杯说道:“义公大仁大义,果然名不虚传,我时迁敬你一杯、以后就跟着你干了!”

    “时大哥胆大心细、技艺高超才是真的,”陆天放回敬他,“咱们众兄弟聚在一处不容易,既然义气相投就一起干番大事业!”

    “对对对,”李逵嗓门最大,“跟着神仙兄弟干番大事...!”

    众人一直喝到四更天,才分头睡了...

    四更鸡鸣、五更天亮,有探子来报说官军整队向阳谷县城杀来。

    陆天放纳闷,火药被烧、官军失去了火炮优势还来干什么?仗着人多强攻吗?

    当下传令所有兵士集合,虽然说是义军、但是陆天放有钱呀!全都穿着统一的军服、统一的鞋子,长矛队、大刀队、弓弩手全是一样的兵器;看上去整齐划一,也很威武雄壮!

    经过两天休养,武松、张青等人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了;各人没有趁手的兵器便都弄了把单刀,只李逵拿着自己的一对板斧。

    众人开门出城,兵士分队排在两侧,陆天放手持黄金棍率领众将立马于城门之前。

    过了不到两刻钟,远远的看到官道上尘土飞扬,大队的官兵鱼贯而来。

    义军目前也不过三千多人,官兵却以十数倍之,黑压压的排了好大一片。

    有新加入义军的兵士难免心生胆怯,悄声嘀咕这仗可怎么打呀?

    有老兵便说道:“你操什么心呀?别看官兵人多,义公和春儿将军两个人就能搞定,咱们出来就是看个热闹、你就瞧好吧!”那些新兵惊奇不已,瞪着眼珠子看着。

    官兵列队完毕一匹马从阵中行出,马上之人身穿黄铜盔甲、双手各提一条钢鞭,大声喝道:“叛党听着,让首脑出来说话!”

    陆天放也不上前,就在原地朗声说道:“呼延灼,你回去、让高俅那个败家儿子出来!”...

    (本章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